1.优秀产品经理的特质

产品经理社区PMCAFE的微信公号发表了一篇俞军谈产品经理的文章。俞军被称为“百度贴吧”之父,曾任百度副总裁,现在是滴滴的产品顾问。俞军说,优秀的产品经理做的是两件事:先理解这个世界,然后把他理解的这个世界讲述给别人。他把产品经理分为ABC三类。对A类产品经理而言,最重要的品质是洞察力。在俞军看来,虽然说今天互联网领域绝大部分创新都是建立在之前创新的基础上,但也可以说今天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新的,因为,即使同一个人换一家公司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产品,“无数的边界条件已经变了,他要做的依然是结合所有内部外部情况找出最优解”,而找出最优解的方式就是更透彻地理解问题,然后找出最优答案。俞军曾在看了一个毕业半年的学生的知乎答题后,把对方特招到滴滴,就是因为他认为这个学生洞察力不错。洞察力可以从逻辑、视野、同理心和自我否定的能力四个方向去修炼。至于B类和C类产品经理,俞军说:“一般任用产品经理的话,只要逻辑不出错,会被归为B类,但也不是完全不能出错,只是在这个人现有的知识体系内不能出错,因为未知的东西可以教可以学,但如果这个人在已知领域内还频频出错的话,我会把他直接归为C类。”

俞军曾总结过一个公式:用户价值=(新体验-旧体验)-替代成本。新旧体验差距,是产品核心价值。替代成本包括认知成本、获取成本和使用成本。运营可以来降低替代成本。但是,替代成本最多也就降低到零,因此,新旧体验差越大,产品的用户价值才越大。


2.一个成功音乐节的秘密:细节、细节、细节

科切拉音乐节(The Coachella Valley Music and Arts Festival )创始人保罗·托莱特( Paul Tollett)接受《纽约客》杂志采访时说,为了邀请到重磅表演嘉宾,他会亲自飞去找他们敲定演出细节。他会开出合理的出场费(顶级嘉宾两个周末的酬劳可以达到300万至500万美元)并满足每个嘉宾的个人习惯,比如滚石乐队的主唱米克·贾格尔习惯演出前跑步热身,托莱特为他打造了一条37米有空调调节室温的跑道。去年的“沙漠之旅”音乐节,托莱特请来了鲍勃·迪伦、滚石乐队、保罗·麦卡特尼、尼尔·杨等摇滚巨星。

确定演出嘉宾之后,科切拉音乐节会提前几个月公布阵容海报,因为赶在其大型音乐节之前公布,会让对音乐节有兴趣的人对科切拉有更深刻的印象。演出时,托莱特会为表演嘉宾和观众规划细节。他把最靠近舞台的 VIP 座位换成黑色的椅子,这样做的目的是,演出开始后,表演嘉宾从台上往台下看时,由于光线昏暗看不出哪张椅子是空的,“表演者讨厌看到空座位”。音乐节为离舞台比较远的观众准备了很多大屏幕,考虑到声音从相距几百米的舞台传过来要一段时间,托莱特特意延迟了屏幕画面,这是为了当声音传到时,可以跟屏幕上画面同步。去年,托莱特和团队主办的科切拉音乐节和“沙漠之旅”音乐节合计营收1.6亿美元,是全球音乐节史上最高票房。


3.“打仗,打胜仗!”

阿里影业旗下淘票票原资深总监原源,在5月16日晚上被媒体报道加入共享充电宝公司深圳街电科技担任CEO。在写给街电员工的内部邮件中,原源说:
“就我自己的个人评价而言,我骁勇好战,喜欢简单有效的沟通方式,带领团队一起赢是我工作中最大的满足感,我的职责就是带领大家一起打仗,打胜仗!”他把共享充电和共享单车相比,“共享充电领域是一个比单车更迅猛的风口,过去几个月里,共享充电的融资速度远超共享单车,这场战争的激烈程度会比此前互联网领域里的任何一场大战都要惊心动魄”;“这会是一场苦战,越往后战况就越复杂,它不仅是战略规划和执行能力的较量,更是一场持久战,每一位同学都需要做好打硬仗的心理准备”。

李翔
关于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是否成立,以及能否持续的争论一直都存在。最近一次正是围绕着街电产生。5月4日,聚美优品以3亿人民币收购街电60%股份,紧接着第二天,聚美优品CEO陈欧和王思聪就共享充电宝是否能成的争论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了大量围观。

4.投资人龙宇的投资逻辑

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人龙宇说,她投资逻辑的基础是:A轮看人、B轮看产品、C轮看商业模式、D轮看资本效率,也就是初期看团队的能力和决心,B轮看产品是否被验证有真实需求;C轮公司要有初步的商业模式和盈利的可能性。在龙宇看来,这是风险投资最基本的关注点,但却常常在投资过程中被遗忘。龙宇说:“已经融了几千万甚至上亿美金的公司,还在执念于流量成长,未来通过卖广告或流量分发赚钱,这是非常危险的。”
龙宇还坚持不赌赛道,她的方法是在一个大需求方向上选择第一名或可能弯道超车的第二名,然后下重注。龙宇说:“赌赛道是有代价的,想把几家同时管理好是不容易的,互相竞争会导致资本效率不够高,而竞争之中一定会产生摩擦,这其中的赢家下一次投资优秀项目时,也不一定会邀请总是狡兔三窟的你。”从赢家中衍生出下一个优秀项目,龙宇投的项目有过先例。她投资了易车网的李斌。随后,她又投资了从易车中衍生出来的易鑫金融和优信二手车,也投资了李斌天使投资项目摩拜单车。

李翔
押赛道和不押赛道是基金和投资人的选择。像红杉和真格这样的基金,都以押注赛道,在同一赛道上投资几个看好的项目著称。红杉中国就曾被媒体称为是“买下赛道”。当然,创业者不一定会高兴看到这个现象。但是,对投资人而言,如果赛道很好,的确可以增加命中的概率。

5.华为的供应链问题

华为终端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说:“过去出货量小的时候,供应商给华为面子,看好华为的潜力,挤一些货给华为就够用。现在华为1.4亿出货量,未来甚至更多,这就需要提前一年多锁定生产物料的基础设备,甚至于这些制造设备还没有开发出来,要跟供应商一起开发这些设备。”华为需要跟供应商分享各自对未来两三年战略的看法、一起设计未来的产品方向、制造基础设备等,“和产业链最优秀的合作伙伴一起面对未来不确定的事情”。

李翔
中国手机厂商的供应链管理问题频频出现,出货量小的厂商像锤子,出货量大的像小米,之前都经常被报道出遇到供应链管理问题。小米CEO雷军现在自己亲自去抓供应链问题。而苹果的CEO蒂姆·库克,之前在苹果负责的工作就是供应链管理。

6.“团队的最高境界是士为自己者死”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黑马成长营结业典礼上说,如果创业者没有合伙人、没有一两个核心团队成员的话,最好不要成立公司,因为一开始就注定这家创业公司的基因有问题。徐小平建议,创业者要先找人、再找钱。“先有人,再有公司。当你已经找到钱,再去找一个人的话,你已经是被市场定价的人。对于后加入的合伙人来说,你给他多少都是一种给予、施舍,而不是说两个人一起定价,一起寻找市场的承认”;同时,在股权的分配上要让合伙人认为自己是你的利益共同体,“如果一个公司,老大拿着90%的股份,剩下三四个人,每个人一两个点,这家公司基本做不大。因为这时候那三四个人的心态不是老二、老三,而只是「小二」、「小三」。他只跟着老大在一起往前走,而不是作为公司的主人”。

徐小平说,团队的最高境界不是士为知己者死,因为那依然是被雇佣的心态,“团队的最高境界是士为自己者死,不是知己,也不是他人,而是自己”。当团队把你的事业当成他的事业,这时候这个团队就会成为战无不胜的铁军。徐小平说:“创业者在创业过程当中,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找到顶级人才,为了共同的目标,把利益绑定在一起。建立’士为自己者死’的团队,才能够无往而不胜,既能够抵御外来的敌人,也能够征服人性深处的阴暗面”。


7.我们对教育的认识,过于局限在“知识”上

2005年,科学家钱学森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说,一个原因是我们对教育的认识,过于局限在“知识”上,教师传授知识,学生获取知识,好像就是教育的全部内容。“我曾把中国式’因材施教’的特点概括为’多学一点、早学一点、学深一点’。’早学一点’就是说中国教育比较超前,恨不得让两岁孩子背古诗、学算术,将知识提前学习,很多中国孩子小学学习的知识是欧美国家中学的知识。所谓‘多学一点’、‘学深一点’就是中国孩子的作业、学习内容的范围和程度远远超出国外学校。但是不管怎样,所有这些都是局限在知识上”。在钱颖一看来,教育绝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和知识获取,他引用了爱因斯坦的一句话:“大学教育的价值不是为了记住很多事实,而是为了训练大脑会思考。” 钱颖一认为创造力等于知识乘以好奇心和想象力,知识越多,未必创造力越大;知识通常是随着受教育时间的增多而增多,但是创造力并非随着受教育时间的增加而增加,“因为好奇心和想象力并不是随着受教育年限而增长,而是非常取决于教育环境和方法”。

微信公众号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