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球金融系统的偏远角落蒙古,一场以全民皆成股民为目标的大胆实验正在展开。更以住帐篷、过游牧生活而闻名的蒙古人,现在已经是一家煤炭公司的股东。这家公司将在来年举行一次受到热烈期待的首次公开募股(IPO)活动。政府刚刚给每位蒙古人分配了538股该公司股票。

     政府希望通过分发Erdenes-Tavan Tolgoi Ltd.(一般叫为“TT”)股票和其他一些措施来向国民证明,在蒙古大兴采矿业的决定,将会给他们带来甜头。

      在蒙古国内一些人看来,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战略,因为除了环境影响和财富分配等考虑以外,从根本上讲,它还使这个骄傲的独立国家同它常常怨恨的南方邻邦──中国的大宗商品需求挂上了钩。

       800年前,蒙古人在成吉思汗率领下横行中国和中亚大片地区,一路抢掠。现在,根据蒙古的全球化战略,它要从地底下挖出煤、铜,来满足本地区超级大国的胃口。

       边境另一侧的中国内蒙古自治区时常发生争斗,部分原因可追溯至采矿活动的类似激增。

       到目前为止,蒙古从矿业繁荣中感受到的主要是类似中国那样如火如荼的经济发展,包括攀升的通货膨胀。

       用于采矿的资金正在涌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预测,由于预计还有许许多多的资金进入,蒙古经济今年将急剧增长10%左右,2013年的扩张速度可能会接近23%。

       随着国外投资者蜂拥而入,股市在今年很大一部分时间内飙升,房地产投资者已陷入疯狂,而央行也在极力遏制蒙古货币“图格里克”的升值压力。

      财政部副部长冈忽雅嘎•朝伦•胡塔格(Ganhuyag Chuluun Hutagt)说,过去我们没钱,现在我们看到资金在进入,挑战就在于怎样管理这些资金。

       一个显示城镇消费价格的指数在今年4月份呈现为同比上涨4.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预计,通胀率可能会在年内达到20%。

      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查希亚(Elbegdorj Tsakhia)在最近一个论坛上的一个问题说出了很多蒙古人的想法。他说,上天赐给我们在蒙古的矿产,是福,还是祸?

      正在分发给国民的TT公司股票最终会在蒙古证券交易所(Mongolian Stock Exchange)交易。这家交易所的“20强指数”去年猛增138%,到今年2月下旬再次翻番,后来大幅回调,但2011年仍有27%的涨幅。

       政府为使民众普遍感受到这种繁荣所采取的措施当中,除了分发TT公司股票,还包括一系列其他礼物。根据另一个最近生效的方案,每一位蒙古公民将一次性获得折合55美元的现金,然后每个月拿到15美元的津贴。在人均年收入约为2,000美元的蒙古,这些资金帮助刺激了消费支出。

        在乌兰巴托一个户外市场,Nasauboyar说,她正在受益于政府的慷慨。在3月份一个晴朗的冬日,东西卖得很好,这位店主踩着市场内结了坚冰的地面来回忙碌。

        但Nasauboyar主要卖的一种19美元的水缸,却让人想起了蒙古的发展水平。这种水缸是在没有自来水的帐篷里使用的。

        蒙古幅员辽阔,人均国土面积接近0.5平方公里,但集中蒙古一半人口(总人口是280万)的首都兴起了一轮房地产热。

        城郊星罗棋布的高端房地产越来越多,其中包括一大片美式木结构房屋。但在这个灰尘满地的首都,仍有三分之二的人过着乡下人的生活,没有生活设施,常常就住在帐篷里。

        从市中心的苏赫巴托尔广场驱车不远,就可以看到房价飙升的一个证据。在一堵生锈的波纹状钢铁 壁背后,是一顶被称为“ger”(蒙古包)的圆形帐篷。最近的一天,两只狗在那里撕咬着羊腿。

        这座蒙古包是蒙赫珠勒•达瓦(Munkhzul Davaa)的新家。30岁的达瓦说,虽然她的职务是采矿设备销售员,但也就只能买一座蒙古包。要是贷一笔按揭贷款的话,月供就要1,200美元。但这座蒙古包──建在一位亲戚的后院,用一个柴炉供热,里面有蒙赫珠勒的阿迪达斯(Adidas)运动鞋、冰箱和双人床──只花了1,450美元。

         支撑起这座蒙古包的81根橘红色板条看上去闪闪发光,但她的盥洗室却在冰冷的室外。她说,我不穷也不富,我处在中间。

         银行家们预计,煤矿公司TT虽然尚未开采煤炭,但该公司公开发行股票后其总市值将达到100亿美元,这将使每个蒙古人手中的TT股票大约值360美元。

         有人担心,TT上市会成为2.0版的蒙古私有化。

         20年前,在蒙古放弃了苏联式的共产主义模式后,该国因设立了股票交易所并对数百家国营企业实施了私有化而受到西方的喝彩。这些国营公司的股份当时也是免费分发给了全国公众。

         但投机者迅速散布到蒙古的穷乡僻壤,把现金摆到牧民们的面前,许多牧民眉开眼笑地用手中那些蓝色和粉色的股权证明换取了现金。这种大规模的资产转手造就了蒙古当今一些最大的富豪,也引发了公众普遍的憎恨情绪。

        有些人担心,向全民发放TT股票将重演历史上的这一幕。在不久前一次有政府官员和股票交易所管理人士出席的会议上,一个名叫Bazarsad Jargalsaikhan的商人摇着食指进行的一番调侃赢得了与会者的掌声。他说,我们在过去被给予了许多东西,但它们一钱不值。

        TT的执行董事Enebish Baasangombo回应说,我们对首次公开募股必须持审慎态度。

       在乌兰巴托,一些分析人士不无忧心地将蒙古的股票市场与哈萨克斯坦的股票市场进行了比较。2004至2008年期间,投资者对哈萨克斯坦石油储量所报的希望推动该国主要股指上涨了大约14倍,但这一指数此后却暴跌了80%。哈萨克斯坦的四家银行不得不因此接受救援。

        蒙古证交所位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苏赫巴托尔广场(Sukhbaatar Square)的一座桃色建筑内,证交所管理人士不无怀旧地回忆说,这里曾是一座剧院,他们儿时在这里看过俄罗斯的卡通片。

        不久前的一天,随着一柄小锤敲在了一面CD碟片大小的铜锣上,蒙古证交所开张了。交易指令被通过电话下达给50名左右的场内交易员,开市仅几秒钟,第一桩买卖就做成了。有两股煤矿公司Shivee Ovoo的股票被交易,该公司的上市编号为460。

        蒙古证交所有大约330只股票上市,它们中的大多数已经上市多年,但从来没有被交易过。蒙古投行Eurasia Capital LLC的董事长Alisher Ali Djumanov说,蒙古证交所没有正确反映蒙古经济的现状,更不用说反映蒙古经济的未来走向了。

        不过蒙古证交所的情况正在发生改变。蒙古政府已经与伦敦证交所签署了为期三年的管理合同,后者将为蒙古证交所引入新的证券市场监管规定,并为蒙古证交所提供培训和技术支持。今后蒙古证交所和伦敦证交所还有可能实现股票的交叉上市。

         另一个变化是蒙古证交所许多被活跃交易的股票具有了波动性。由于去年的股市飙升,蒙古证交所上市股票的总市值首次突破10亿美元。交易所管理人士预计,市值总额2015年时将跃升至100亿美元,2020年时会增至400亿美元。

         TT的上市对蒙古证交所来说是一笔巨大交易。尽管这家公司尚未开采煤炭,但投资者却对它抱有很高期望。这家公司在戈壁沙漠地区有巨大的煤炭储量,据估计超过60亿吨。

         蒙古政府目前正在为这家公司挑选运营者,预计这会是一家有经验的大型矿业公司。去年秋天一家煤炭储量不及TT的蒙古矿业公司成功上市,这激起了投资者对TT股票的兴趣。

         蒙古政府将15亿股TT股票(相当于该公司总股本的10%)存入了政府为每位公民开设的社会福利账户。另有15亿股TT股票被留给了成千上万的蒙古商业企业。

         蒙古政府将在未来12个月内的某个时间通过全球首次公开募股出售TT约30%的股份,预计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将成为这一交易的牵头行。TT的其余股份仍将掌握在政府手里。

         蒙古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说,一项锁定期条款将禁止个人在一个未予明确的时间段内出售他们免费得来的TT股份,以避免重犯以往私有化的错误,即少数人得到大量资产,而大多数人却一无所获。

         尽管如此,那些即将成为TT投资者的蒙古人近来还是一早就聚集在蒙古证交所的大门前。许多人说,他们都忘了自己是否仍持有上世纪90年代初政府免费派发股票时开立的股票账户。

        James T. Ared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