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十年来,买入并持有策略受到了猛烈的批评,但我却依然持有并且愿意推荐我认为值得买入并持有的股票。多年来,我一直持有这些股票,而且我想它们是我长期以来能够超越市场表现的关键原因。

识别这些股票并没有现成可用的一定之规;不然的话,每个人都会持有它们,而可能的收益也会大幅缩水(我的选择远非一贯正确,也曾买过看似符合我的标准,最后却落得以亏本抛售收场的股票)。不论短期内出现什么状况,我甚至不会去想卖掉这些股票当中的一只,除非我买入股票的根据被证明是错误的。

一档股票需要满足哪些条件才能进入买入并持有俱乐部呢?

*对我而言,一档股票最重要的特质是拥有市场影响力——当然是在合法的范围内。比如,其他公司无法复制的专有技术带来的地位,通常被称为自然垄断;大范围规模经济;或者最好的情况是,两者相结合。从这些公司的财务报表中,你可以找到一条确定无疑的线索:那就是高利润率。

*即便是市场支配者也需要通过实现增长来推动股价的大幅上涨。增长可以来自于推动收入和利润的长期趋势、占有(少数)竞争对手已有的市场份额,或者两者的某种叠加效应。

*当公司业绩超出预期时,其股价就会上升。因此人们对一家成功企业越是怀疑,其股票潜力也就会越大——只要这种怀疑被证实是错误的。怀疑往往通过与公司的增长前景相比相对较低的市盈率来体现,而这将导致较低的市盈率增长比率(即PEG)。

下面将说明有关标准如何在五家公司中得到体现。我计划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持有这些公司的股票。

谷歌(Google, GOOG: 股价518.39美元, 下跌5.64美元, 跌幅1.08%)(注:以下均为截至5月23日收盘价)

我在2004年谷歌首次公开发行时即购入了该股。我一直以来相信,谷歌排名的运算法则,即无数搜索请求的结果,赋予其搜寻引擎自然垄断的地位。谷歌的搜寻引擎正在不断得到改进和提高。在成为上市公司将近七年之后,谷歌在2010年仍然得以实现超过20%的利润和收入增长。从更广泛的范围来讲,如果将谷歌的收入看作是全球广告市场的一部分,那么其所占份额还是相当有限的。我认为数字广告产业的发展潜力巨大,而谷歌在起步之初就占据了很大的优势。尽管如此,谷歌的预期市盈率仍接近于市场均值;有些经理人甚至将其视作价值股。

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iton, BHP: 股价90.55美元, 下跌2.63美元, 跌幅2.82%)

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然资源公司,在至少六种重要金属和矿产资源上占据重要地位。矿产行业的规模经济效应非常巨大,以至于出现新的有威胁竞争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么,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拥有这支股票呢?显然,很多投资者仍然认为大宗商品是个周期性强和利润率低的行业。一些投资公司最近已经调降了该股的评级。

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LVMH Group, LVMUY.PK)

总部位于巴黎的这家奢侈品集团打破了我的经验法则:时尚界极少有公司能够长期占据垄断地位。香槟王(Dom Pérignon)、芬迪(Fendi)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等品牌在该集团经理人手中超越了时尚,他们在行销方面似乎有着不可思议的本领。品牌本身也具有定价能力(路易•威登在经济低迷时期也不会打折销售)。集团首席执行长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在一定程度上通过收购其他标志性奢侈品牌来实现增长。3月份,他宣布集团正在收购宝格丽(Bulgari)珠宝公司,而且他的目光还一直追随着世界上最成功的品牌之一——爱马仕(Hermès)。

甲骨文公司(Oracle, ORCL: 股价33.16美元, 下跌1.11美元, 跌幅3.24%)

甲骨文公司和它的竞争对手德国SAP公司瓜分了全球大部分企业软体市场,两者之间的竞争非常激烈。2004年,美国司法部提出诉讼,阻止甲骨文收购PeopleSoft公司,理由是合并将造成甲骨文的实力过强。当时,甲骨文的首席执行长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联邦政府面前不甘示弱——并最终胜诉。收购是否有利于消费者值得商榷,但对甲骨文的股东来说毫无疑问是有利的。埃里森还致力于企业扩张,最近一例即是收购硬体制造商Sun Microsystems——其产品的竞争对手是惠普(Hewlett-Packard)等科技业巨头。依我看,这种垂直整合不会像收购其他的软体公司那么容易,但此举显示了甲骨文不容否认的雄心壮志。而且到目前为止,这种做法似乎是奏效的。

美国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Norfolk Southern, NSC: 股价71.78美元, 下跌0.48美元, 跌幅0.66%)

一家老式的铁路公司和以上这些企业相比似乎显得平庸不堪,但想想看:现在还有哪家公司在修建新铁路?铁路的特征是庞大的规模经济,而且还提供了卡车和空运之外的更加廉价的选择,在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业务范围所在的极为拥挤的美国东部地区情况尤其如此。其业绩容易受到经济周期的影响,特别是市场对原材料需求的影响。但是,我们目前仍处于经济长期复苏的早期阶段,诺福克南方铁路公司将因此而受益。我并不指望一家铁路公司的股票到年底会登上年度表现前10名的榜单,但从长期来看,只要它可以缓慢而稳定地增长,我就很满意了。

JAMES B. STEW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