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一些重要事件和措施可能会对人民币的未来产生重大影响,值得人民币观察人士注意。人民币对美元的渐进、稳定升值。截至目前,中国还没有偏离去年年底向美国做出的一个非正式承诺,即每个月允许人民币升值0.5%左右。按名义汇率计算,去年6月北京解除人民币对美元事实上的挂钩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5%左右。但如果把通胀因素考虑在内,升值幅度就在10%左右。

     人民币贸易结算试点项目从当前20个省市向全国其他地区铺开。鼓励进口商和出口商用人民币结算,是北京允许人民币流向海外最喜欢采用的办法,因为用人民币从事贸易结束将排除出口商的汇率风险,并使它们不需要向中国央行出售美元。试点始于2009年,很快形成声势。中国银行监管机构一位地区官员最近说,他预计,到今年年底,中国约8%的对外贸易可能是用人民币结算,高于今年一季度6.84%和去年一季度0.5%的比例。

      人民币境外投资试点项目扩大,以及人民币汇回内地流程简化。中国可能会允许更多国内企业拿人民币到海外投资,并让企业能够更方便地将这些投资产生的利润汇回国内。此举受到人民币境外债券和IPO潜在发行人的密切关注。

      更多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建立。可能会从新加坡开始,目的是利用全球资金,并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对于亚洲经济体来讲,成为第二个人民币交易中心的机会是十分诱人的,特别是在看到香港市场所发生剧变的情况下。去年7月以来,香港人民币日成交量已经从零激增至最高15亿美元。分析人士说,马来西亚也有可能加入竞争。

      香港人民币业务范围扩大,比如为人民币零售贷款放行。目前只有经纪商等非银行机构可以为零售客户提供人民币融资。

      香港的人民币境外债券(“点心债券”)、人民币首次公开募股(IPO)和双币IPO发行量增加。预计到年底,香港人民币存款将从2010年年底的3,150亿元猛增至逾8,000亿元,从而为人民币投资产品创造更多需求。

       增加与其他央行的货币互换额度,从而增加人民币海外供应量。互换协议有助于其他国家扶持人民币交易,并为它们提供可投资于人民币资产的资金。在人民币意外短缺的情况下,互换协议还可用作备用融资渠道。

       正式建议将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储备资产,也就是一种被称为“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的合成货币。目前特别提款权由欧元、日圆、英镑和美元组成。IMF认为,扩大特别提款权作用,就会降低对美元作为事实上的国际储备货币的依赖,并有助于稳定世界经济中的失衡。

       法国是20国集团现任轮值主席国,它很希望在20国集团官员中达成一份推荐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协议。但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说,完全可兑换应当是接受人民币的先决条件。这个观点和IMF现有标准大体一致。根据现有标准,特别提款权的组成货币必须“可自由使用”。北京反驳说,其他货币最初加入这个篮子时并不是完全可兑换的,不应该存在预设条件。

Jean Yung / Fiona Law / Carol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