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位被妖魔化的人。

  官二代、富二代、煤老板,但这一切头衔前面都有一个“被”字。他的企业常常躺着“中枪”,这些负面声音或是来自于同行恶性竞争,或是来自于媒体捕风捉影。但是,他从未被激怒,也不高调辟谣。但这不代表他屈服,他用行动,践行对企业的执着,这或许更为重要。

  他是谁?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6月初,向来行事低调的贾跃亭接受了本刊记者专访,他说要打造世界级网络视频公司。

  互联网是我的梦”

  谣言遭遇现实后,总会“头破血流”。

  1973年出生的贾跃亭是山西人,在贾跃亭“成名”后,山西这两个字给他和他的企业带来不少困扰。有人说,他是煤老板;有人说,他是富二代;有人说,他是官二代。

  面对这些头衔,贾跃亭没有出面进行解释,他觉得谣言总会不攻自破。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他说:“因为坊间对我个人背景的猜测,导致公司被误解,甚至被质疑。其实我很无奈,事实上,我只是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家庭。从事互联网行业,是我的一个梦想。”

  令人庆幸的是,贾跃亭的梦想照进了现实的第一缕阳光。与很多创业者不同,贾跃亭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与互联网行业息息相关。1995年9月,贾跃亭在山西省垣曲县地方税务局任网络技术管理员,平凡的网管工作成为他渗入互联网行业的开端。在这个岗位上他做了不到一年。1996年7月,贾跃亭进入山西垣曲县卓越实业公司,担任总经理,一直工作到2002年,对于这段经历,贾跃亭并未多谈,在记者看来,这更像是他事业的积淀期。

  人生无常,无论顺境逆境,都要勇敢攀登。成为公司总经理,并没有令贾跃亭满足。2002年是贾跃亭人生中关键的一年,这一年他创建了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随后在2003年又创建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彼时,中国电信业异军突起,贾跃亭看到了基站蓄电池的发展前景,于是将其作为公司主业,这家公司就是2007年在新加坡主板上市的西伯尔科技的前身。西伯尔科技上市募资超过2亿元人民币,国际基金、东南亚地区国家财政基金及银行等大机构、大财团是该公司新股主要认购者,贾跃亭也一举成为亿万富豪。

  但这并不是贾跃亭梦想的完结篇,这些年他似乎一直在为进军互联网做准备。2004年,在“蓄势”近10年后,贾跃亭终于开启了他的互联网梦想之门成立了乐视网。

  风雨乐视

  作为中国成立最早的视频网站,乐视网可谓是行业开创者。

  作为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贾跃亭对其成立之初记得很清楚。他告诉记者:“乐视网成立时,落地在北京中关村高科技产业园区内。那时候,我的心情其实很复杂,因为互联网行业充满机会和挑战,投身互联网行业,打造一家世界级网络视频公司,是我的梦想。”

  乐视网成立时,互联网进入中国也仅12年。贾跃亭说:“当时,网络视频行业刚起步,没有现成模式可供借鉴,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由于我角色转换跨度并不大,而且有着多年通信行业的从业经验,因此,我看好网络视频的未来。”

  乐视网成立后,经历了视频网站发展迅猛的时期,优酷、土豆、百度奇艺以及搜狐高清等都积极投入这场视频大战,之后,视频行业又遭遇了整合、淘汰,从当初的数百家网站残酷竞争至现在的十来家。在互联网行业大浪淘沙的年代,潮退之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视频网站也是如此。在这场战役中,乐视网是胜利者。

  贾跃亭和乐视网能够胜出,并不容易。贾跃亭回忆说:“乐视网成立之初,就确立了正版化、长视频发展路线,并且坚持至今。”在乱象丛生的中国视频网站行业,坚持正版需要勇气,这也成为乐视网发展过程中的一次挑战。

  在正版化路线上,乐视网管理层曾有过争议,因为当时正是盗版丛生的年代,有人担心投入大量资金采购影视剧网络版权是否有前途,事实证明,正版化路线完全正确。

  贾跃亭对这次决断很坚定。他说:“这是正确的道路,我们应该坚持,哪怕得到回报的时间会很长。我们的坚持在2010年开始得到回报。”

  孤胆英雄

  融资,上市。这一切似乎顺理成章。但在前行路上,贾跃亭更像孤胆英雄,虽然在采访过程中他把这个称号给予了公司。

  2008年8月,乐视网成功获得北京汇金立方、深圳创新投资以及深圳南海成长精选基金总额为52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贾跃亭告诉记者:“乐视网这轮融资,是投资公司主动找到我们,经过充分的双向选择,最终双方达成了合作。”

  2010年8月,乐视网成功登陆创业板,成为全球首家实现IPO的视频公司。此后,乐视网一直处于资本市场的风口浪尖上,用贾跃亭的话说是“常常躺着中枪”。但除了进行官方渠道公告,贾跃亭本人并不愿意过多解释。

  “乐视网成立至今,我一直很坚定地看好。”虽然行事低调,但对于公司前景贾跃亭并不讳言。他笑谈:“目前,网页视频网站主要为三二一竞争格局:三家"富二代"腾讯视频、百度奇艺和搜狐高清,成立了合作组织;两家UGC巨无霸优酷网和土豆网合并了,只有乐视单枪匹马孤苦伶仃幻想成为孤胆英雄。”

  在上市之初,躺着中枪的乐视网被批“圈钱”;不久前发公司债时,又被批评“钱烧光了,再次圈钱”。对于这些传言,贾跃亭抱着理解的态度:“真金不怕火炼,通过耐心沟通,还有市场长期发展,相信乐视网不会让投资者失望。”

  弗洛伊德说:人生就像弈棋,一步失误,全盘皆输,这是令人悲哀之事;而且人生还不如弈棋,不可能再来一局,也不能悔棋。贾跃亭深知这个道理,他说,他和他的公司不会去做边缘化的事情,即便孤胆前行,也会为投资人负责到底。

  “成功的路上必然长满荆棘,甚至有意想不到的灾难,只要我们坚定信念,那些苦难不过是过眼云烟。只有遭遇曲折坎坷,经历千锤百炼,才能劈波斩浪成功到达彼岸。”这段话,是贾跃亭发给公司员工进行共勉的箴言。

  如今,贾跃亭又有了新的梦想,他告诉记者:“通过未来数年稳健发展,我们希望构建中国最大网络视频平台,成为中国最大网络视频服务提供商。”

  《投资与合作》:你周末常约同事打篮球。以你的身份,现在的工作很忙碌,这会影响到你的生活吗?

  贾跃亭: 篮球是我最主要的爱好。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坚持打球。随着乐视网不断发展,工作也确实越来越忙碌,但打球的习惯还是坚持了下来。生活和工作都是人生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管理团队和公司的成熟,相信会解放出一些精力用于生活。

  《投资与合作》:艾瑞数据显示,乐视网在周有效浏览时间、周覆盖用户数这两项衡量视频网站最关键数据上,首次全面超越爱奇艺,跃居长视频行业第一。你在意这些排名吗?

  贾跃亭:对于排名,我不是很在意,但是如果排名靠前,心里自然也高兴,因为这是用户的认可。事实上,作为中国第一影视剧视频网站,长期以来,乐视网收费视频业务、版权分销业务,一直稳居行业第一。自发展免费视频以来,流量、时长、覆盖人数等数据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投资与合作》:视频行业鱼龙混杂,公司的优势和劣势在哪里?

  贾跃亭: 这个问题,我私下和团队交流过,大家对公司的现状认识比较清晰,优势是战略规划长远,“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商业模式独特,网站业务线和终端业务线清晰。

  劣势在于长线作战。虽然我们具备完整的产业链,但这既是优势也隐含风险,我们现在担心一旦资源整合不力给自身带来的考验,但我相信自己,也相信我的团队,能够平稳过渡。

  《投资与合作》: 从公司上市融资到发债,有媒体质疑称,公司 “钱烧光了”。而事实上,公司目前是否存在资金压力?公司有怎样的对策?

  贾跃亭: 视频网站是资金驱动型企业。但公司完全有能力应对资金的压力。乐视网长期以来,一直以较少的资金与资金实力雄厚的同行竞争,我们始终如履薄冰。我们习惯于用较少资金与资金实力数倍于我们的同行竞争,虽然采取先稳健发展,拥有较强造血能力后再扩张免费视频的策略,但视频行业资本密集型的特点,依然会给我们造成一定的资金压力,所以我们更要擅于面对资金劣势,创造更好的经营现金流,更健康的发展。

  《投资与合作》: 不久前你在写给公司的邮件中称,“躺着中枪”,你想过原因吗?一家企业上市以后,毕竟要接受投资者的“检阅”,有负面消息出现时,一定会引起公司股价波动,你如何应对?

  贾跃亭:对于市场的不理解、媒体的质疑,我们理解。其实我们真心感谢在乐视网发展过程中曾经提出过质疑、发出不同声音的机构和媒体,真理越辩越明,他们的声音对于我们也很有价值,首先证明外界是关注乐视网的;其次,乐视网有机会通过这些不同的声音看到自己的缺点,发现进步空间。

  很多非常重视公司发展的投资者,从公司上市到现在,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支持公司。我的团队也很有凝聚力、能动性、创造性,这些都难能可贵,也是公司能够在复杂的市场环境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投资与合作》: 你怎样看待视频网站行业的未来?你对乐视网的未来有何期待?

  贾跃亭:截至2011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突破5亿,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超过3.25亿,较上一年增加14.6%,使用率提升至63.4%。未来,网络移动化、网络社交化、网络视频化是大势所趋,而视频行业最易货币化,且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有数千亿的市场规模,必定是未来十年发展最快和最具爆发力的互联网领域之一;一定会产生一到两家过千亿市值的公司。我们有幸投身其中,就有机会创造历史。

  未来,公司将坚持专注于网络视频技术的研究、开发和应用,致力于成为全球领先的网络视频服务商,打造“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全产业链模式。如果说个短期目标,那就是构建中国最大的网络视频平台,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络视频服务提供商。

  《投资与合作》:你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也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刻意低调,还是性格使然?

  贾跃亭:可能是性格使然,我个人更加偏爱行业研究,定战略,抓技术,抓执行,不愿意长袖善舞做演讲,也不善于在公众面前抛头露面做宣传,因为性格的原因,我在不久前发给公司同事的邮件中,向他们道歉。

  今后,我可能会在这些方面做出一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