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之后的20多年,王石一直自称为“土鳖企业家”,因为他是工农兵大学生,没有留过学喝过洋墨水。但他一直有留学梦。这个梦想,在他60岁的时候实现了。他像个年轻的学生一样,在哈佛大学的校园里,认真学着英语。此后,在美国的多次演讲中,他开始突破自己,用有些蹩脚的英语演说。

2011年,王石开始了三年时间的访学计划,先是在美国哈佛大学学一年,接着到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一年,再到耶路撒冷、伊斯坦布尔各学半年。不过进入哈佛大学之后,他被货真价实的学问所吸引,修正学习计划,将三年改为五年,由在哈佛大学学一年改为两年半。在哈佛大学完成了两年半的访学之后,今年下半年,他将启程赴英国伦敦访学剑桥大学,而不再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在哈佛大学的两年半,他学习并研究了资本主义发展史、基督教对资本主义的影响以及日本江户时代的转型。到了剑桥大学,他将研究犹太史。

王石对具有国际观的历史着迷。刚去深圳创业时,他迷上了历史学家汤因比的《历史研究》,在这本书里,他看到了历史发展是一个过程,同时历史有相当的偶然性,而非必然性。此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也让王石受益良多。读这本书,让他看到中国的差距。

“哈佛求学过程,更强化了王石的全球意识。”杨鹏说。

王石喜欢了解全球,也喜欢从全球看中国。例如,他研究日本江户时代,正是为了借鉴日本经验,并从历史和全球的视角看中国改革将何去何从。

“日本是第一个完成工业化和现代化的非西方国家,它是怎么完成的?这也是我为什么要研究江户时代,就是在明治维新之前,他们的社会是什么状况。深入进去会发现,他们已经做好准备了。为什么?你得服气它。不是说殖民、侵略,打了两次战争把中国打败了,占了赔款,我们是衰落了,他们爬起来了。不是这样的逻辑。江户时代国民扫盲运动、国民教育已经是全世界最好的了,甚至高过德国、英国、荷兰。我们到1949年的时候,不要说1860年代,差不多过去80年之后,我们的文盲率还在80%左右。而日本江户时代,男子扫盲运动后文盲率50%,女子扫盲运动后文盲率25%,也就是说,日本女子的扫盲远远超过中国男子的扫盲。”谈到历史,王石总是侃侃而谈。

从明年开始,他将在香港科技大学讲授日本江户时代的历史。2010年,香港科技大学聘任王石为兼职教授,为EMBA班授课,主讲商业伦理。

不过,王石无意当一名纯粹的学者。“当大学教授养不起我,我现在开支也很大,我不是万科的大股东。换句话说,我还要挣钱。”1988年,万科股份化改造,王石放弃了股权。他只要名,不要利。在退出万科一线管理15年之后,他给未来的自我定位,仍旧是企业家。“万科真正的、持续的、高质量的增长,还没有开始。万科真正的成长是2015年才开始。我干吗急着不当企业家了?”

2010年,万科实现销售额1000亿元,成为中国第一家销售收入突破千亿的房地产公司。而在2008年,万科即成为全球最大住宅企业。即将到来的2014年,也就是万科创业30周年之际,万科收入将突破2000亿元。但王石并不看重这些数据。

作为万科董事长,王石坚持三点:第一住宅产业化,第二精装修,第三国际化。这三点,均是发达国家住宅地产企业的主流做法,例如发达国家没有毛坯房,都是精装修的房子。“我们预计万科到2015年将形成住宅产业化体系,这一体系的推广将促进万科产品质量的进一步提升。”毛大庆说。

而关于国际化,万科一直以国际化眼光和思维做事情,从公司成立初期向索尼学习售后,向帕尔迪学习市场细分,到今天启动国际化战略。只是,今天的王石有着更雄伟的计划。毛大庆说,万科希望第四个十年,在全球标准之下成为优秀的企业。“第四个十年的万科,一定是国际化视野的万科、用全球资源发展的万科。万科的国际化战略目前还处在学习和尝试阶段。”

国际化的定位,将让王石从中国企业领袖转向全球企业领袖。


但是作为深度介入公益事业的企业领袖,王石将如何“青史留名”?如今,提到洛克菲勒,大家首先想到的是他捐建的芝加哥大学、洛克菲勒大学;提到福特,会想到福特基金会;提到陈嘉庚,首先想到的是厦门大学。那么,王石之“名”将归于何处?

“不是有万科吗?有万科不是什么都有了吗?万科本身就是在推动社会。万科明年就是2000亿,真正高增长的开始,它的(这么大的)社会动员能量,能不成立大学吗?现在我们光万科公益基金会建医院就建了三个。他们能做的,我们一定会做。至于是不是以王石命名?不会。会不会以王石父母的名字命名?不会。我想这是一个区别。”王石提高了嗓门,严肃地回应,“你们给点想象力好不好?‘万科真正的高质量增长还没开始’,这句话讲的很恶毒,如果敢说这句话,你说建什么大学,还是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