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罡

中国723铁路撞车事故的原因至今不明,美英媒体在质疑雷击是事故唯一原因的同时,也纷纷对事故的深层原因进行评说。

美国《纽约时报》7月26日的报道说,中国政府目前对上周六铁路撞车事故给出的唯一解释是,雷击导致的设备故障造成两车追尾。但几位铁路专家怀疑雷击并非是造成此次撞车的唯一原因,他们质疑说,为什么铁路的行车安全机制没能警示后面那列火车或让其放慢速度。报道援引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铁路专家Vukan R. Vuchic 的话说,这种情况是非常罕见的,我从未听说过雷击就能导致两车相撞的事,即便雷击真的导致设备故障,列车的其他防护设施也能阻止撞车事故发生,铁路的信号系统应该能使两列火车保持安全距离。

报道援引咨询公司LLA Consultancy驻香港的运输专家Richard DiBona的话说,中国的高速铁路项目中似乎一直存在某种无序状态,这或许是因为腐败,或许是因为工程质量不达标,或许是因为工程进度太快。报道说,鉴于欧洲和日本高速铁路的良好安全记录,一些专家不禁质疑说,中国要在2020年建成两万公里高速铁路的计划是否过于急切了。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7月26日的报道说,中国铁路撞车事故发生后,夹杂着阴谋论传言的愤怒情绪迅速在互联网上蔓延。许多网民质疑说,中国大多数高铁可能建得太快了。还有一些观察人士指出,在高铁建设过程中被大肆宣扬的安全机制似乎并没有发挥作用。

报道援引中央电视台著名评论员白岩松的话说,为什么铁道部处理此次撞车事故的第一项举措就是把上海铁路局局长、党委书记和一名副局长撤职?如果此事事故是由雷击导致的设备故障引起的,铁道部有必要撤谁的职吗?

英国《卫报》7月27日的报道说,虽然在灾难性事件发生后中国经常会出现针对政府部门的批评性报道和网上抨击,但其持续时间却很少像这次这么长。特别是鉴于高铁被视为某种代表国家声望的事,这种现象就更显得不同寻常了。报道援引传媒学教授胡泳的话说,这一次批评浪潮的不同以往之处在于,其范围之广、尖锐性之高以及参与批评的社会阶层之多。

报道援引《南方都市报》的话说,没有对事实真相的独立调查,生者不能同意,死者无法安息;报道还援引《京华时报》的话说,此次事故依然有许多“谜团”有待解决。报道说,国有媒体《环球时报》也对未能对合理质疑做出回答的官员们进行了抨击。该报的一篇社评说,中国社会正在改变,公众民主在互联网时代正在蓬勃发展,但某些政府部门却依然傲慢... ... 中国的民意已经不再能忍受这种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