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合成生物学细分龙头之溢多利

13 03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个股秘密|标签:原料药 溢多利 抗生素 工业酶

毫不夸张地说,合成生物学是一门关于“造物主”的学科,他的诞生与繁荣最终将打破“生命”与“非生命”的界限,实现“人造生命”。

当然,现在谈人造生命还为时尚早,不过,现在通过系列基因工程学手段,将植物/动物生命中一些不错的功能嫁接到微生物体系中,让微生物实现本不可能实现的功能,更好地为人类服务已经可以做得到。

可以说,合成生物学现在正在推动一场制造业革命,探索使用更先进的人造方式替代原有的原料/生产工艺,让我们更高效地得到更好的东西。

举个例子,我们平时感冒,医生最喜欢给大家开抗生素,比如青霉素、头孢,相信看这篇文章的读者或多或少吃过。

这些抗生素最早的生产方式就是化学合成,效率低、环境破坏大,早期的抗生素生产厂跟大家印象中浓烟滚滚的化工厂没什么两样。

而现在,国内最主要的抗生素生产已经换成了生物发酵酶化提取合成法,也就是用玉米、黄豆等农作物为原料,把他们加工成淀粉、糖、豆油等含碳、氮的化合物,再通过微生物的转化制取头孢菌素、青霉素工业盐等核心中间体,最后再生产成抗生素。

也许看到这里大家会很好奇,这关合成生物学什么事?不就是生物发酵么,一点都不稀奇,我们做包子馒头也会用到微生物发酵呀。

其实,要想微生物乖乖听话,最大限度地产出我们需要的东西,免不了会对他的基因进行改造,因此,一般微生物发酵做得好的公司,你去翻他的核心技术,少不了会有基因工程结合选育这一项独门绝技。

01
工业酶龙头的动作

所长昨天给大家讲的百斯杰,算是国内工业酶领域新生代佼佼者,虽然2013年才开始涉足工业酶领域,但由于母公司金斯瑞拥有先进的底层基因合成技术,所以百斯杰从一开始就拥有从基因合成到产业化全链条能力,并于2014年成功开发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首个产品 -普鲁兰酶,打破了国外大公司在工业酶领域的垄断

自此以后,公司在技术上不断取得重大突破,近些年业务高速增长(2017-2020 年 CAGR 为 34.9%),并于2021年H1获得超60%的同比增长,公司提前实现扭亏为盈。

不过,即便百斯杰大有潜力,目前在国内工业酶领域也就还是个后来者,2021H1,即便收入大涨也就1801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17亿,按照这个成绩推2021年全年,百斯杰预计收入在2.5亿人民币左右。

目前国内的工业酶龙头其实是溢多利,溢多利工业酶板块在2021年H1实现收入3.02亿,同比增长28.7%,预计2021全年这块业务收入约为6.2亿,是百斯杰的两倍还多。

溢多利是我国第一家工业酶生产企业,成立于1991年,一开始做饲料用酶起家,目前这块业务占公司整个酶制剂营收的70%左右,国内市占有率接近 20%,之后公司又逐渐将业务横向扩展到其他工业酶的领域,包括能源用酶、食品用酶、造纸用酶、纺织用酶、环保用酶等类别。目前,公司已经是亚洲最大的工业酶制剂制造与服务企业,参与多项国家标准制定。

不过,在市场上,大家对溢多利的认识并不来源于工业酶龙头,对他的认知更多是:甾体激素原料药企业。

合成生物学细分龙头之溢多利

这点,从公司的业务占比就能看出来,2020年,原料药占公司营收比重近57%,我们前文讲了这么多的工业酶一共才不到30%。

这类原料药主要是用来合成皮质激素和性激素类药的,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应用,因此,市场对溢多利的认知停留在“甾体激素原料药”上。

但是,1月28日,公司披露《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草案显示,公司将以13.02亿出售下属原料药企业,并且由于标的资产与公司存在债务关系,出售后债务会由收购方一并清偿,这意味着,溢多利将通过出售自己最大的营收来源回收21.82亿现金。

02
为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溢多利会突然出售自己旗下的第一大业务板块呢?

其实甾体激素原料药这块业务并不是公司自己发展的,而是2014年上市后买来的,公司表示卖的原因主要在于想聚拢优势资源,力争成为全球酶制剂标杆企业和中国动物营养与健康领军企业,并且,医药资产出售后还可以优化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推动长期可持续发展。

仔细看一下公司的资产负债表,确实不一般的丑,今年原料药的业绩大幅拖累公司,反倒是自己的主营酶业务有20%-30%的高速增长,在原料药的拖累下,公司2021年业绩预告,可能亏0.9-1.1亿。

2021Q3,公司只有现金1.6亿,同时却有短期借款6.63亿、长期借款1.37亿,本就处在要崩溃的边缘了……

因此,出售非核心业务是正确的,回笼20多个亿的资金后把借款清干净,还能有大笔盈余为公司的工业酶领域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这个做法,至少在所长看来是绝对正确的,正如这两天的文章所讲,合成生物学的前景巨大,生物酶制剂目前是全球公认的社会生态危机、环境污染、资源缺乏、健康安全四大发展难题的唯一同时有效解决的办法,只要在这个领域深耕,不愁日后没有前景。和合成生物学比起来,原料药这块业务确实有点不够看,投入大收益还不一定很好,还是个典型的周期性业务,至少在溢多利手上发挥的效果肯定不如能实现原料药制剂一体化的药企。

而咱们国内的酶市场近几年确实处在加速成长期(2017年以后尤其明显),放眼全球,更是一直都在以一个不错的速度稳步增长。

合成生物学细分龙头之溢多利

溢多利作为国内生物酶龙头,不好好做酶可惜了,要是不好好巩固优势,说不定就被金斯瑞后来者居上了。

目前公司在研项目储备丰富,涉及工业酶、饲料用酶和造纸用酶的筛选平台、菌种改造、性能优化等多个技术平台。

合成生物学细分龙头之溢多利

至于公司另一项业务功能性饲料添加剂,实则是公司最优势的业务(饲料用酶)下游自然延伸,随着国内饲料禁用抗生素的政策引导,替代抗生素的饲料添加剂有望迎来增量市场需求,2020年,公司这块业务同比增长72.68%;2021年H1,实现收入同比增长 60.98%,延续2020年以来的高增长态势。

合成生物学细分龙头之溢多利

03

最后

溢多利上市之前是国内饲用酶制剂龙头,就这一门业务,上市后积极尝试多元化发展,通过一系列并购进入甾体激素原料药领域,以及围绕下游农牧产业需求横向延伸进入与酶制剂业务具有协同效应的功能性饲料添加剂,从而形成了酶制剂、甾体激素原料药和功能性饲料添加剂三大业务共同发展的格局。

目前公司准备出售原料药业务,是公司从多元化回归以酶制剂为主的专一化经营标志,等剥离原料药业务以后公司可以获得一大笔钱,专心致志地做酶制剂以及下游饲料添加剂,预计将有不错的发展,毕竟,这两样业务每一样都具备高成长性。

不过,似这等多元化失败一团乱麻的企业,你很难说剥离后就真的能专注主业,越做越好,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所以这种企业还是需要更多的追踪。



浏览627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均普智能(688306):全球知名智能制造装备供应商 无人驾驶汽车两大技术路线:纯视觉路线和激光雷达技术路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