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腰斩之后在腰斩的长春高新,你还要吗?

18 04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个股秘密|标签:生长激素 疫苗 长春高新 集采

如果要列一个2021-2022年最郁闷公司名单,所长估计长春高新能挤进前三,看长春高新这份年报,满满的怨气隔着屏幕都要溢出来了,所长发誓,看了这么多年报头一回看到谁把自家市值遭受损失这种事情这么摆出来讲的。

腰斩之后在腰斩的长春高新,你还要吗?

不得不说,太搞笑了。

那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高新的这份年报成色到底如何。

01

2021年报简评

2021 年公司实现营收 107.5 亿, 同增 25.3%;实现归母净利润 37.6 亿,同增 23.3%。

首先从第一印象来说,这份年报很让人失望,尤其利润,完全是公司近五年来增长最慢的一年。

腰斩之后在腰斩的长春高新,你还要吗?

当然啦,长高是个大杂烩,我们还是需要拆开看,一拆开,就发现奥秘了。

首先是长高的命根子,生长激素企业金赛药业。营收82.0亿,同增41%,归母净利润36.8亿,同比增长33.5%。看着还行,比高新自身的年报看着好多了,看来有别的企业拖了后腿。

果然,问题出在公司的疫苗子公司百克生物上。2021年实现营收12.0亿,同比下滑16.6%;实现归母净利润2.4亿,同比下滑41.8%。核心原因是,大家都接种新冠疫苗影响了公司流感疫苗的接种。

剩下两个企业存在感太低,对利润影响不大,就不说了。

这份年报里,所长看到长高最大的一个变化在于,研发投入大幅增长,直接涨了60%,而2020年这个研发投入比起2019乃至更早之前本就已经是大幅增长,看来公司的确也感受到了集采带来的大单品压力,开始谋求别的增长点,大幅投入研发,其次,我们可以看到2020年公司的研发资本化还有30%,去年不仅没有增长反而下降,正是因为研发的大幅投入,使得公司的利润增速不及预期,这个影响比百克的疫苗收入下滑更厉害。

腰斩之后在腰斩的长春高新,你还要吗?

资本化程度也可以看出,公司“藏利润”了,毕竟,如果公司按以往情况30%甚至更多资本进行资本化,利润就能多出好几亿来。

所长想,是不是因为反正市值都跌了这么多,再跌也跌不到哪去了,干脆把利润做低点,这样2022年反而有一个低基数,极容易实现超预期高增长,叠加长高和安科联合弃水针,集采暂时对公司不会造成影响,悬到头上的那把刀短期不会掉下来,那么今年一旦业绩超预期,市值便极有可能会实现大幅反弹。

不过,短期的反弹没什么意义,我们重点要看的,还是后集采时代,长高的长期逻辑是否有变化。

02

长高的长期逻辑

要看长高的长期逻辑我们还是需要回归这次广东集采。

这次广东生长激素集采的情况很有意思,长春高新、安科生物水针联手弃标,而且就粉针市场来说,整体降幅也不大,长高居然是降幅最多的,以4U-主规格粉针为例,其报价30元,相比原挂网价(40元)降了25%,其余厂家降价更加保守,基本维持在20%,安科作为既得利益者是最不愿意降价的,最后降了不到19%。

可见,集采并不可怕,之所以支架、仿制药降幅如此惊人,完全是因为参与者太多、市场竞争太激烈了。

如果市场参与玩家较少,不论有没有集采都不碍事,如果市场参与玩家较多,竞争很激烈,那么集采也只是助推这一趋势。这次生长激素集采之所以如此“温柔”,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竞争对手太少了,粉针一共就四家企业参与。

目前,长春高新的生长激素收入构成是:长效水针约18%、水针超70%、粉针约10%,所以,水针是公司目前营收最主要的来源。

因此,这次长高与安科手牵手双双弃标集采,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长高的业绩影响都不会太大,不过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也就两三年,两三年后很多企业就都有水针了,到那个时候,就再也不会出现大家一起弃标和集采说拜拜的情况。

对此长高自己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有了前文研发加码的情况,其次,在近期的电话会议上,公司也说:“前些年公司对于长效没有投入太多的精力,未来长效这块公司会持续加大投入,加大考核力度,增长指标有更高的要求,公司在2022年要求长效生长激素的占比到25%-30%,第二月份长效的占比已经达到20%,相信今年年底长效占比到30%的目标应该可以达到。”

但长效也不是救命稻草,很多企业现在都在奋起直追,其中,安科动作最快,其长效正处于申报生产前的准备阶段,特宝生物处于临床 II/III 期,天境生物和维昇药业处于临床 III 期。

按照其余药企的进度条,三至四年后,长效生长激素市场有望迎来四五位玩家,到时候,不论水针还是长效水针也许都摆脱不了集采的命运。

这就是长高现阶段的难点,短期看似摆脱了集采的影响,但长期集采对其影响到底如何还是需要打个问号,现在留给长高的有两个窗口期,第一个窗口期是两年左右的水针下一次集采时,长效是否已经能替代水针,弥补水针价格下降带来的损失;二是四年左右,长效水针面临集采时,长高有没有下一个增长曲线。

根据公司年报披露的主要研发项目进展,未来几年间进展较快的抓手主要是生长激素适应症的拓展,对标欧美等已批准的十余项适应症,我国生长激素获批适应症数量不到一半,拓展空间仍然很大。

腰斩之后在腰斩的长春高新,你还要吗?

腰斩之后在腰斩的长春高新,你还要吗?

腰斩之后在腰斩的长春高新,你还要吗?


其次,公司积极布局辅助生殖行业,这个赛道在国内属于冷门,目前相关厂家内资企业主要有丽珠集团、天伟生物在布局,更多则是外资,这一块公司自研+外部合作双重发力,积极拓展技术覆盖面,引进甲磺酸亮丙瑞林、重组人促卵泡激素-CTP 融合蛋白注射液等项目,进一步增强在儿童健康、女性健康、生殖及肿瘤等领域的技术储备。

但目前进度绝大多数还处于早期,一时半会基本指望不上。

其三,去年当了脱油瓶的疫苗企业百克生物,今年有望上市一款重磅产品——带状疱疹疫苗,默沙东这款苗在2020年销售了25亿美金,妥妥的全球大单品,目前国内仅有厂家GSK供应(2020年才开始)。

不少券商认为百克这款苗销售峰值能达到30多亿人民币,并且2025年便能达到。

不过所长在此要持保留态度,带状疱疹疫苗针对人群主要是老年人,我们国内目前对老年人普遍重视不够,不仅老年人自己重视度不够,家属也不够。成人、老年疫苗市场极差,和婴幼儿完全没法比。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给大孩子包括成人打的23价肺炎疫苗在全球也属于大品种,可咱们国内销量就是不佳,反而给婴幼儿打的13价肺炎是超级大爆品。

其次,我国带状疱疹虽有发病,但发病率整体较低,而且国内已经有水痘疫苗,预防水痘也相当于预防带状疱疹(水痘和带状疱疹是由同一种病毒感染引起的两种不同的皮肤病),因此,对于带状疱疹疫苗的前景,所长持保留态度,需要看后续市场反馈,短期还是不要过于寄希望于他的放量。

03

最后

整体审视高新一圈,所长发现,他暂时还是只有生长激素。

但不论他承认与否,在“万物皆可集采”的背景下,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正在落幕,丰富且有效的管线、渐进式的梯队、强大的执行效率、开放且包容的合作态度,才是一家药企真正的护城河。

只不过话也不能说得太死,四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公司账上这么多钱,这么庞大的销售团队,难保不能通过引进弄出个新的大爆品,隔壁华东不就是这么干的么。


浏览564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魔改版谷歌浏览器,更适合中国人的浏览器,功能离谱到无法想象 复星医药----中国第一家医疗投资基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