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03 05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城市江湖|标签:亲子鉴定 法医 新能源


大家好,我是脸叔。
暗察使李白,是一个另类法医,她不做尸体解剖,专做亲子鉴定。
有人说他们是“婚姻刽子手”、“家庭毁灭师”,但其实大家都知道,他们只是说出了事实而已。不过有太多的委托人都不希望她说真话。在上流社会的婚姻中,更是如此。
我是亲子鉴定师李白,工作的这些年,经手过近6000起起私人委托和几百起公检法委托。在私人委托中,有三分之一是没有亲子关系的,也就是说大约有2000个家庭会经历一场风波。
对于DNA鉴定,委托人最关心保密性,总担心自己的资料会不会外泄。官方鉴定中心在签订委托书的同时,为了保证客户的权益还要签订一份保密协议,而一些私人鉴定中心是没有这个过程的,甚至还有不正规的鉴定中心不出具任何凭证,包括付费收据。一旦鉴定结果涉及法律范畴,不正规鉴定属于无效鉴定,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当然,偶尔也有熟人朋友想让我开个后门。去年,我突然接到岳莹打来的电话。我俩是高中同学,自从她嫁入豪门之后联系少了,只偶尔在朋友圈点个赞。
岳莹说:“李白,你能不能帮我个忙?”语气听起来有点怪。
我们很快约了见面。岳莹保养得很好,还是老样子,穿着得体的白色套装,见到我先来了个热情的拥抱。
“我结婚之后咱俩可疏远多了,你都不来看我。”
“去你家一次要经过三个门卫,还要通行证和电话确认,搞得和探监似的,你让我怎么去?”
岳莹笑了笑,“说正事吧!你能不能开个后门,省略登记手续直接做鉴定?”
我摊了摊手,“你也知道,我这儿不是普通私人鉴定中心,我们鉴定中心是市刑侦总队法医检验鉴定处。现在都联网了,公安局建立了DNA数据库自动化工作站,要成立嫌疑人数据库,可以一键核对,非常正规严格的。这个忙我实在没办法帮。”
岳莹沉默了一阵儿,“我……遇到点儿麻烦,你也知道我老公在咱们市的知名度,我是怕万一传出去……”
“你是在怀疑我的职业操守还是在质疑我们中心的资质?”
“你永远这个臭脾气,一本正经,我也没说不相信你呀!要是不相信就不会来找你了。”
我带她回中心办手续,她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两个进口的玻璃样本瓶,先递给我一只,等我打好标,做好登记,又递过另外一只。她要做的是两个二联亲子鉴定(二联是父子鉴定,三联是父母和子女)。
她一再叮嘱我:“千万别弄混了呀!”
我做了个OK的手势,把她送到楼下。
刚回到办公室,手机“叮咚”一响。

岳莹发来一张我们之前的合影,那是她结婚时我们一起拍的。岳莹的海岛婚礼轰动一时,我是伴娘,那时候我白头发没有现在这么多。照片上的新娘白纱玉颜,新郎英俊挺拔,怎么看都像偶像剧里的情景。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岳莹的老公王明泽是本市青年才俊,十大杰出人物,进出口实绩企业法人代表,固定资产过亿。他们结婚包下整个海岛度假村,当时来了很多本市名人,气派得不得了。
她结婚之后,邀我去她家玩过一次,她家在本市的桃源半山区的五跃小别墅,安保系统相当严格,进门时核实身份、按手印、登记、主人确认。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进门时我都有些手抖。
岳莹带我参观房间,从细节就可以看出在装修时下了真功夫,连小型电梯都装好了,还找科技公司安装了可以收到全球卫星电视的设备,甚至在地下一层建了小型食品冷库。
中午吃饭的时候,岳莹一边用公筷给我往碗里夹菜,一边告诉我,结婚前她和老公提了一句食品安全问题。王明泽为此专程回了一趟老家,租下村里最肥的一块地,大约8亩左右,又雇了几个自家的叔叔婶婶种菜、养鸡、养猪,养鸭,还挖了两口鱼塘,一口养她最喜欢吃的黄金鱼,另一口养虾。
王明泽和韩国人签约弄了个粉条厂,还开了一家自榨油的土作坊。从那以后,他们家吃的食物,甚至包括一部分饮用水都是定期、定时、定量从家乡运过来的(村里有六七个自涌泉)。
岳莹幽幽地说:“财富像一个巨大的玻璃罩,把我的生活罩住了,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世界,但实际上却与世隔绝。”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鉴定结果出来了,我给岳莹打电话。
她过来的时候脸色越发憔悴,好像刚哭过,不过情绪还算稳定。
我告诉她,她拿过来的第一份样本是否父权,第二份有亲子关系。
她拿着鉴定报告,认真地问:“从哪里可以看出是亲子关系?”
我指着报告也,“从这些基因位点观察是否符合遗传规律,相同的是纯合子,不同的是杂合子。每一个基因点位有两个数据,一个来自父亲,一个来自母亲。对比时,两组数据至少有一个点是相同的就表示找到遗传关系,三点以上不符,排除亲子关系。”我用红笔圈出几个点位,“这里都一样,说明有亲子关系。”
她咬了咬牙,问:“没有基因突变的可能吗?”
“基因突变是指在一个点上出现了新基因,代替原有基因,或者基因发生序列变化,你提供的样本根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岳莹似乎用光了所有力气,一下缩进椅子里,“谢谢你,帮我保密!”
她走之后,我多少猜到一些。这两份鉴定估计和她老公有关。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又过了一个星期,我接到岳莹的电话,她说想找个地方和我聊聊,还说“除了你,我没有其她朋友了。”
她提起很多以前的事,说上学的时候我们两个就谈得来,兴趣也一样,喜欢日文歌,喜欢写字,看书,有心事都会第一时间告诉对方。可毕业之后她成了全职主妇,而我成了上班族,就变得越来越疏远,真希望能回到从前。
我心下了然,试探着问:“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需要我帮忙?”
岳莹笑了笑,并不回答,接着说:“上学时咱们住一个宿舍上下铺,你这个书呆子老是错过饭点,每次都是我帮你打饭!”
“是呀,你还总是从家里带好吃的给我。”
“那时候咱们多好呀,无话不谈,什么心事都能和你说。”
我说:“你要愿意,现在也一样。”
我们约在一个私人会馆。这是一个日式特色包房,千鸟格吊顶,田原纯麻壁纸,装修简约低调。
岳莹用手抚着太阳穴,还没说话眼泪就掉下来了,“李白,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有些吃惊,岳莹虽然娇气了些,但我也没见她哭过。我赶紧把手边的面巾纸递给她。
“都怪我,没想到一个女秘书会毁了我的生活。”
我有些诧异,“你不是全职太太吗?要女秘书干什么?”
她的回答有些闪躲,“你不懂,圈子里现在都雇佣私人秘书,有点类似于生活助理。出门时她帮我开车,购物时帮我提袋子什么的,偶尔安排她做点小事。”
岳莹告诉我自从女儿送到国外寄宿学校之后,她就觉得特别孤单,老公一直在进行一个新能源推广项目,工作很忙,没时间陪她。
“我身边的朋友,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只有我是全职太太,我不愿意去打扰别人,所以这个生活助理就相当于我给自己找的一个伴儿。”
助理叫叶安琪,毕业于一所有名的外国语学校,刚参加工作一年多,单纯羞涩,是岳莹从几十个女孩子里选出来的。岳莹对叶安琪特别照顾,给她买衣服,教她化妆打扮,为了提升她的品味,圈子里有应酬都带她一起去,甚至还让叶安琪出国培训过一段时间。
可是她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回报,叶安琪恩将仇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勾引了王明泽,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已经六个月大了。
“你能确定那是你老公的孩子?”
“在你这做的第二个DNA样本,有亲子关系那个,就是用叶安琪提供的孩子头发和我老公的头发样本。”
岳莹说,知道结果之后她都快崩溃了,但还是忍着没敢直接和王明泽说,“我害怕失去他。”
岳莹试探着问王明泽,这段时间他找借口不回家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女人。王明泽觉得她闲着没事儿干,整天疑神疑鬼。她甚至暗示王明泽,在外面发生什么事都没关系,只要能够坦白,她可以帮忙解决。王明泽骂她无理取闹,搬去书房睡了。
岳莹苦笑着说:“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王明泽成立公司之初,我厚着脸皮求他让我弟弟给他当司机,还把我侄子介绍给他当秘书,在他公司安置了不少亲信。没想到,那么多耳目还是看不住他,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岳莹私下和叶安琪沟通过,想给叶安琪一笔钱了结此事。可叶安琪野心很大,她不要钱,而是让岳莹离开王明泽,她取而代之。
“李白,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我问:“叶安琪经常能见到你老公吗?孩子都生出来了,你都没有察觉?”
“怎么可能,叶安琪连我家都没来过,我从没向她提起任何有关王明泽的事情。”
“那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这也是岳莹觉得蹊跷的地方,她连私家侦探都请了,也没发现王明泽和叶安琪的任何蛛丝马迹,以叶安琪的身份根本没机会接触到王明泽的社交圈。
“你的助理既然来逼宫,难道没告诉你是怎么认识你老公的吗?”
“她说在一次商业招待会上,王明泽喝醉了,两个人就去了酒店。我找人查过,我老公真的去过那次招待会,也去过那家酒店。”
“叶安琪对我老公还很了解,包括我老公的喜好,饮食口味,甚至具体到内衣的颜色和品牌。我敢保证,我从来没和她提起过这些私人问题,我在这方面是特别忌讳的。”
岳莹为了试探王明泽,把手机里叶安琪的照片故意拿给他看,他没有特别反应,只说这女孩子气质不错,看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可孩子确定又是王明泽的,她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问:“我不太理解,你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女孩子这么用心,这不太像你的风格?”
岳莹没有直视我的眼睛,叹了一口气,“她很像年轻时的我!”
对于嫁入豪门和应对婚姻危机这种事,我没有任何经验,也不知道和她从何聊起。
不过我忽然想起,岳莹上次做鉴定时还有一个否父权关系的,便问她是怎么回事?
岳莹吞吞吐吐地告诉我,那是她用弟弟的头发做的,她把否父权的亲子鉴定拿给叶安琪,骗她说那个孩子和王明泽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叶安琪根本不吃这套,坚持要和王明泽本人到鉴定中心再做一次鉴定。
岳莹拉住我,恳求道:“这次把你约出来,就是想万一真闹到王明泽出面做鉴定,求你一定要把报告写成无亲子关系。看在朋友的份上你帮帮我,保住这个家,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我无奈地摇摇头,“我想帮你,但我真的不能做这样的事。”
岳莹哭着蹲到地上,“你帮帮我。我不能失去我老公,更不能失去这个家……”
我感觉万分为难,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要体谅我的苦衷,我是做这份工作的,职业操守就是我的底线,我真的帮不了你这个忙。再说,换个其他鉴定中心一验就能验出来。这是事实,没办法改变。”说完,我找借口说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离开了。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谎言去弥补,结果只能是越错越多,越走越远。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那次和岳莹不欢而散之后,我们没再联系。
五月的一天,一个气质很好的女孩子出现的接待室,好半天后面又进来一个人,是岳莹,这段时间她瘦了很多,唇边甚至有了皱纹,她恳求我,帮她们安排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单独房间。我把她们安排到接待公检法的特殊接待室。
叶安琪并不是我想象中趾高气昂,咄咄逼人的类型,相反她落落大方,行为得体,看起来受过良好的教育,很有教养。
“李大夫你好,这是我提供的样本。”叶安琪把采样袋递过来。
岳莹也把手里的样本递过来,飞快地瞥了我一眼。
叶安琪拦住岳莹,“你提供的样品我不相信,你已经骗过我一次了,这一次还是把你老公叫过来,当面对证吧!”
一提到王明泽,岳莹完全失去了风度,她尖声说:“不行,绝对不能让他过来,你休想毁了他。”
叶安琪淡淡地说:“把他叫过来,大家当面对证,你好死心。”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对你那么好,你能有今天都是我给你的,你却勾引我老公。”
我第一次看到岳莹如些失态,她全身发抖,指着叶安琪破口大骂,甚至想冲过去抓叶安琪的头发,幸亏我一把拉住她。
叶安琪说:“你能不能别像个泼妇似的,想想自己做过什么事儿,还是冷静一点儿,把事情赶快解决了!”
怕矛盾激化,我赶紧说:“大家都冷静一些。叶安琪,之前岳莹对你也不错,你还当她的生活助理来着。别这样,我们慢慢谈,可以吗?”
叶安琪一笑:“看来你们很熟悉,连我的名字都知道。生活助理,这是她告诉你的吗,这名字听起来真体面,可我根本不是什么生活助理,我是她养的‘女宠’。”
女宠,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叶安琪自顾自坐下,点了一只烟,“对不起,我情绪不好就想吸烟。”她晃了晃手中的烟,瞥了岳莹一眼,“这也是她教给我的一部分。”
岳莹的手冰凉,站在原地没有动。
“你不懂什么是女宠吧,是富婆圈流行的一种玩法,一款活的芭比娃娃。今天来这做亲子鉴定是我提出来的,我就是想把一些事亲口告诉王明泽,让他知道自己的妻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安琪大概是故意刺激岳莹,“事情你大概都已经知道了,还是赶快打电话吧,我们一家人还等着团聚呢。”
岳莹整个人都在发抖,她终于拿出手机拨通了王明泽的电话。
接待室里很安静,可以听到王明泽埋怨岳莹,线上推广活动很忙,别打扰自己,没想到岳莹声嘶力竭地对着手机大喊一声:“你必须现在马上过来收拾这堆烂摊子!”
我把她带到我的休息室,她瘫软在床上,面色苍白。叶安琪暂时由心理疏导师陪同。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王明泽过来后,我大致和他说了一下情况,王明泽非常吃惊,觉得事情荒谬,他根本就不认识叶安琪。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王明泽同意做鉴定。
当着叶安琪的面,我给王明泽取了毛发样本,按他们的要求办理加急。
叶安琪并没有做过多解释,只说等结果出来之后,会把所有事讲清楚,她离开之前把一张宝宝的相片放在桌子上,我瞥了一眼,从遗传学业角度讲,照片中的孩子真的很像王明泽。
王明泽搂着岳莹走了,鉴定加急办理也需要三天,不知道他们会怎样度过。
取结果那天,王明泽和岳莹提前半个小时来到鉴定中心。不久叶安琪也带着孩子过来了。那是一个漂亮的男孩,圆溜溜的眼睛,口水滴答,笑得特别甜。王明泽多看了孩子几眼。
我宣布鉴定结果,肯定亲子关系。王明泽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叶安琪接下来的讲述颠覆了我的认知。
富婆的娱乐方式普通人永远不会懂,有养宠物的,养石头的,养珠宝的,养情人的,还有养女人的,不过不是女同关系,而是女宠。
叶安琪说自己是从乡村走出来的姑娘,当地的教育水平低,为了摆脱困境,她拼命努力考上大学。她当时的理想是毕业之后找份安稳的工作,在城市里努力打拼站稳脚跟,买房买车,再找个爱的人结婚。
“借助卑鄙手段靠男人上位我想都没想过。我喜欢工作,喜欢听歌,看书。我习惯用努力去争取自己喜欢的一切。可是,岳莹带我走进了有钱人的世界,让我看到更多的可能,给我打开了欲望大门。”
岳莹选中叶安琪之后,为了让她上得了台面,对她进行全方位的改造。
叶安琪自嘲说:“我在岳莹眼里就是个土豹子,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我要改口音,改造型,改习惯,学化妆,学形体,学看人眼色,她告诉我这个世界对女人充满恶意,不拼命是不行的。”
王明泽一边听一边皱眉,岳莹在最后一排椅子上缓缓坐下来,“一切都是你自愿的,我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你用钱侮辱了我的尊严和人格。”叶安琪点燃一支烟,狠狠吸了两口,“你们知道女宠都要做什么吗?”
岳莹第一次带叶安琪去私人会所。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她从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一群富婆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一个姑娘,气质大方得体,都不是特别漂亮的类型,因为太抢主人风头是不行的。
叶安琪有点手足无措,好在她很有灵性,参加了几次聚会之后就明白了游戏规则。
富婆们不会大规模聚会,每次三五个相熟的朋友带上自己的女宠到私人会所,搞主题聚会。
叶安琪第一次参加的是换装派对。
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五个女宠和特别请来的三位男性服务员参差站成一排,开始抽签,谁抽到红签,要先喝掉杯子里的红酒,然后和左手边的人互换衣服,当场换,速度最快的赢家会拿到打赏,最后一名要接受各种惩罚,主人要负担下次比赛的全部费用。
叶安琪第一个抽到红签,她的左手边是一个男服务员,当场换衣让叶安琪感觉特别不好意思,岳莹鼓励她说,只不过是过游戏项目,她指指桌子上的钱,如果你能赢得比赛,我再给你加两万。当时桌子上的钱几乎是她两年的工资。
当时的气氛很嗨,灯光很暗,在富婆们的笑声,其它女宠的起哄声中,叶安琪咬紧牙关,闭着眼,把裙子的拉链接开一半,站在原地尴尬地按着要滑落的衣服,她做不到,输了比赛。她想不明白,平常端庄高雅的人怎么会玩这种低级的游戏。
输的人要接受惩罚,往身上倒红酒、砸水果或者涂蛋糕,叶安琪闭紧眼睛忍受着,渐渐地,她觉得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蜕变就是瞬间的事儿。
第一次输了之后,岳莹觉得很没面子,回去的路上,她在车里告诉叶安琪,像你这样的女孩子,想在城市站稳脚跟需要付出几十年的代价。你会嫁给一个普通的男人,夫妻两个每天为了柴米油盐吵个你死我活,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耗尽所有青春和精力,慢慢的,你开始长出白发,皱纹,你会被那种小市民生活埋葬,这就是你的人生,你愿意过这种一眼望到头的日子吗?就算你再努力,也不一定拼到一个和我同桌喝咖啡的位置。
对于叶安琪来说,岳莹的话有很强的杀伤力。“她给我一种特别真实可怕的恐慌感,仿佛我明天就要面对衰老、丑陋、贫穷和一事无成。说实话我真的害怕了。”
“从那以后,我几乎在每次聚会中都会胜出,她说得对,机会瞬间即逝,错过了,人生就会改写。”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接待室里有点压抑,岳莹一言不发,王明泽变换了一下位置,看向岳莹的目光感觉很陌生。
“渐渐的我发现,富婆圈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她们除了有钱,就是空虚,靠挥霍别人的青春找乐子,靠剥夺别人的尊严找自信。”
“国外流行什么,她们就玩什么。有一段时间流行‘ALS冰桶挑战赛’(ALS Ice Bucket Challenge),岳莹也策划了活动。不过她们可不是自己淋冰水,是让我们淋。当时正赶上我的生理期,我希望她能改个时间,或者退出比赛。”
岳莹没有答应,笑着给叶安琪塞了一个红包,说多做点自我保护就好了,这次是她展现实力的好机会。活动准备得很充分,还有医务人员在场,不会出问题的。国内外很多明星都这样玩儿。他们也做慈善,会把这次比赛的款项全部捐给市儿童福利院。当然叶安琪的奖金也不会少,赢了的话,奖金是慈善捐款的两倍。”
那天参加比赛的人特别多,一共有十个女宠,是叶安琪进入圈子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每个参赛的女孩子穿着短衣短裢,站在充气泳池里,被人从头顶往下泼冰水。

女人偷走一只用过的杜蕾斯后 ~~~~城市江湖


“比赛开始之后,‘主人’们开始沸腾了,不停往桌子上的捐款箱里加注。那天晚上我不记得自己向头上倒过多少桶冰水,只有一个感觉,痛,刺骨的痛。原来被冰久了,人是不会感觉冷的,也不是麻木,而是热,热到想脱光所有的衣服,甚至撕裂皮肤。”
接待室里的空气凝滞了,回荡着叶安琪的声音:“你们知道我参加比赛之后是什么下场吗?像一条蓝色斑点的海蜇。我皮肤变得僵硬苍白,布满蓝色斑点,恢复正常体温后全身充血,又痛又痒,我不敢抓,只能一直忍着。
第二天叶安琪开始全身水肿,用手指一按就是一个坑,水肿里夹杂黑色和紫褐色的斑块,却感觉不到痛。她去医院看医生,医生视频这是三度冻伤,已经伤到皮肤全层,伤后不易愈合,会有瘢痕,也可能受到一点刺激就会过敏或疼痛。
“我就是她的玩具,可以用钱买,坏了还可以换新的。”
叶安琪转过头看着王明泽,“这就是你美丽高贵的妻子。”
王明泽没有说话。
岳莹盯着叶安琪,“你抱怨完了?可以说重点了吗,孩子是怎么来的?”
叶安琪笑笑,“你忘记了吗,有一次你和我提起,在你家做了十三年保姆的阿姨要辞职,让我帮你找个专业保姆。我想起我有个同村的阿姨就是金牌保姆,把她介绍给了你,但我没说我们的关系,后来,你雇佣了她。”
“一开始我只是好奇你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打电话试探阿姨,可是她不敢说,于是我就想到个办法,每周让阿姨把你们家的垃圾带出来两次,交给我。阿姨还是不敢,我就用钱和她说话,直到她敢了为止。这一切都是你教我。”
垃圾会暴露人的很多信息,叶安琪对岳莹的口味很了解,她不喜欢吃辣,喜欢吃素,爱喝红茶,叶安琪如果在垃圾桶里发现辣味食品,就知道那是王明泽回来了。根据里面的衣物的标签,就可以推断出王明泽喜欢的内衣品牌,甚至还发现一些书封,知道他喜欢读什么类型的书。
“我发现我和王明泽的共同点还挺多,恰好都是你所不具备的。有一次,我在垃圾里发现了一枚用过的杜蕾斯。我突然意识到没有比生个孩子更能直能上位的办法了。”
“一开始试了几次都没成功,我想可能是因为体外精子存活时间短。本来想打算放弃,但感谢你们质量优良的杜蕾斯,最后那次,居然成功了。
叶安琪确定怀孕之后就辞了职,告诉岳莹家里人生病要去照顾,其实是去生孩子了。
了解整个事情之后我才明白,王明泽是最无辜的那个。他不愧见惯了大场面的,也没有表现得很吃惊,过了会儿,他冷静地说:叶安琪,你是侵犯了我的生育知情权,未经我同意偷取精子。
我需要先咨询律师看你的行为是否已经构成违法,我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
王明泽顿了顿,“至于你和岳莹之间的雇佣关系问题。我妻子的做法有不妥当的地方,但是这是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签订的聘用合同。当她提出过分要求的时候,你完全可以拒绝或者选择辞职,你非但没有,反而利用各种手段,达成自己的报复目的,还把一个无辜的孩子带到世界上来。”
叶安琪不屑地说:“有钱人了不起吗?我可以向媒体曝光你们。”
王明泽摊摊手,“你可以向任何媒体曝光,但曝光之后受影响的不光是我们。你要先考虑好自己是否还能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还有孩子的抚养问题,之后是否会影响到孩子成长,这毕竟是你的孩子。”
叶安琪说:“这也是你的孩子!”
王明泽说:“所以我现在还在这儿和你谈,我希望事情能协商解决。我马上联系我的律师,有个方案后我们再谈。”
事情暂告一段落,他们没有爆发剧烈冲突,决定协商解决。
后来我了解到,国外曾经有类似案例。芝加哥的一位富商在入住高级酒店时曾经被一名服务员用类似手段盗取了精子,服务员怀孕生子后对富商进行勒索,一开始富商希望私了此事,给了女服务员200万美金。
但之后富商还是想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向当地法院起诉服务员诈骗罪。法庭考虑到服务员生的孩子已经三岁,根据国外对未成年人保护法,富商的请求被驳回了。
在我国虽然类似案例较少,但可以先报警处理,等所有证据资料搜集好之后,是可以对盗精人进行起诉,要求赔偿的。
最终,王明泽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并没有起诉叶安琪,他选择共同抚养孩子到18岁成年,赔偿叶安琪精神损失费50万。叶安琪接受了。
岳莹和王明泽又做回了豪门夫妻模范,上流社会的爱情故事在城里依旧是一桩美谈。
*文中插图均为原创,版权所有。

编辑 | 韩水水

插画 | 阿柴

浏览30.5k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突袭!A50大跌5%,美国股市又崩盘,节后A股要凉凉了吗? 基金套利攻略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