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雪球创始人万三文:现在的茅台贵不贵?直播行业赚不赚钱?

12 05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牛散|标签:牛散 直播 移动互联网 投资

雪球创始人万三文:现在的茅台贵不贵?直播行业赚不赚钱?

5月11日,领袖私募.雪球投资者大会开启。雷石价值基金基金经理 @不明真相的群众在雪球站内开展了主题为“一个基金经理的选择:围绕世界的不确定性”的线上路演。

作为雪球的创始人,在谈到雪球上哪些信息可能对他有用时,方三文说,我会特别关注否定性信息,也就是“黑”公司、“黑”行业的。因为选股很大程度上是否定过程,所以这种否定非常有价值。

关于对不确定性的态度,他认为不确定性是一个客观现实,必须面对,股票长期相对其它资产品类有超额收益,这个超额收益非常重要的一个来源,就是不确定性。

除此以外,方三文还同球友们交流了自己关于茅台贵不贵、直播行业发展、巴菲特减持航空股等诸多热点问题的看法。

路演文字实录:

范恩洁:雪球的朋友大家好,我是聪明投资者的创始合伙人范恩洁,我们是一个聚焦于优秀投资管理人的团队,今天我客串主持,很高兴今天在线上跟“不明真相的群众”(江湖人称“方丈”)交流,这也是方丈作为基金经理之后我们的第二次访谈,只是这次搬到线上被围观的模式。方丈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方三文:Hello大家好。

范恩洁:今天的主题叫做“一个基金经理的选择:围绕世界的不确定性”,我今天的问题会围绕方丈的投资体系和逻辑来谈,既然方丈真人现身了,如果围观球友有任何问题,在过程中也欢迎大家准备好“鸡蛋”,我负责瞄准方丈就好。

下面进入今天的对话环节。方丈,我记得上次访谈你的时候是2018年,那时候你管理雷石价值基金大约半年左右,所以我第一个问题想问方丈,你之前是一个很成功的个人投资者,过去两年多作为专业的投资人,你个人的体系有哪些进化、有哪些不变和变化?

方三文:我首先要说,今天我们说的可能还是老生常谈,不会有特别多新东西,甚至在直播之前我都琢磨这事儿,要我直播,播啥呢?有什么新意呢?后来我想形式上可以做一些创新,之前我接受过聪明投资者的采访,我觉得他们提的问题是非常好的,所以我们来搞一个对谈,大概是这样。

你问的第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么说吧,首先从投资上来说和我做个人投资的时候没什么不同,其实现在持有的股票组合就是我以前个人持有股票组合的延续,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但是你得承认,如果你有管理别人的钱,那么投资者对你是有期望的,他希望获得收益,大部分投资者不愿意承担波动,如果有波动的时候,你能感受到他的情绪,这个事情是跟个人投资还是有一定差异的。

如何处理这个事情?首先我觉得波动肯定是无法避免的,所以我在这个事情上做的角色,在基金成立之初其实一直立足于尽量降低投资者对投资收益的预期,比如你期望拿一个基金年年翻倍,这种事情至少在我这里是不太现实的,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是“丑话说前头”,基本上我曾经跟所有投资者都说过,有几点:

1、有可能我这个人是完全没有投资能力的。就是我个人对投资的看法可能是错的。

2、即使我有一定的投资能力,在管理基金的过程中,在某些时间段,甚至非常长的时间段,基金净值跑输指数都是非常有可能的。

这是之前说的,降低大家的预期。降低预期某种程度上就把一些预期特别高的潜在投资者筛选掉了,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投资者如果有焦虑情绪,我们作为管理者唯一能做的就是坦诚跟大家交流你对投资标的的看法以及你的投资理念,让他有一些理解。

如果理解对了,有的投资者要赎回,那我就非常确定,对任何有赎回的需求不会有任何劝阻,如果你想要赎回,那你就尽快赎回,这样你就把不匹配的投资者筛选了出去,避免成为你的投资人,这样对大家都是一种更好的情况,这是我在管理了别人的钱以后做投资会有的变化。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变化。

不知道我回答了你的问题没有。

范恩洁:方丈其实是从投资者的角度管理,毕竟客户买一个产品是为了获取后来的收益,所以有预期,管理预期很重要,但换个角度来讲,从投资人的角度来讲,这种管理预期其实也是保证投资人知行合一的重要方面。刚才方丈谈管理他人的钱,客户的风险偏好、资金属性都会裹挟你、影响你投资决策的部分。之前我们看过一些投资人因为触及强平线,低点时客户大幅赎回,多多少少都会变性,被动会造成你知行不一致。

方三文:我完全不同意这个看法,如果有一个管理人认为投资者的焦虑和看法影响了他的投资行为,我认为这个事情是100%应该责怪管理人的,而不应该去责怪投资者。我觉得投资者在这个事情上是完全无辜的,投资者出了钱就是希望有收益,我也不希望承担波动,这都是很正常的行为,没有什么办法,但你作为管理人,如果你实现不了投资者的诉求,首先你就不应该让他成为你的投资人,如果这个过程中有发现这个情况,你应该尽快让他离开,不成为你的投资人,这才是解决办法,如果一个管理人去抱怨投资者,我认为这个管理者是非常不合格的。

范恩洁:方丈我接着你的话讲,我们讲的角度其实是一样的,回过头来讲,作为好的投资管理人,之前在寻找自己的投资风格和管理偏好匹配的资金很重要,这也是看投资管理人很重要的一块。回到雷石价值,这是一只完全价值导向的基金,它建立在深度研究的基础之上,我记得方丈你曾经说过:雪球上庞大的用户群都是你的分析师,但我们也知道对一个基金经理而言,选择什么样的信息不仅仅取决于你的信息或某些来源质量不错,更重要的是来自于投资管理人/基金经理本身的认知、信息筛选和投资逻辑,甚至有时候它可能是价值观层面的一种选择。所以我关心的问题是,在公司研究上,方丈的筛选和决策体系是什么样的?

方三文:大概是这样,无论是雪球上还是雪球之外,信息、观点都非常非常多的,这东西对你有没有用本质上取决于你自己的体系能不能处理这个东西,如果你自己的体系处理不了,那信息再多也没有用。

这些信息是如何构成了对我有用,哪些是有用的,我们回头来看,如果有一个人能获得超越指数的收益,那我们得找到它可能收益的来源。可能收益来源有可能分成几种:

首先,有人能够猜到股价,预测市场短期的涨跌,他能猜到其他投资者的行为,更者他有一定办法能够操纵其他投资者的行为,这样股市就是他的提款机了。这个超额收益的来源是非常明显的。但我非常明确,我没有这方面的能力,我完全放弃了。

第二,你所选择公司长期的ROE高于指数,这可能就是一个你超额收益的来源。我觉得如果我长期能获得一些超额收益的话,主要来源于这个地方。

第三,市场会波动,波动中会带来一些可能的买入机会,甚至卖出机会,总体对我来说可能是逆向的,在一个市场特别悲观、特别不看好某一个公司或不看好整个市场的时候,你的看法跟他们是相反的,那么你可以采取买入的行为,这有可能构成一些超额收益来源。但这其实比想象中难非常非常多。

所以我觉得如果想追逐超额收益的话,主要来源应该是我刚才说的第二条,也就是基金所持公司的ROE长期来说高于指数,那就要回去选择公司,什么样的公司有可能符合这个特征?我觉得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在财务表格上寻找ROE高的公司。这看起来是一个特别简单易行的办法,但实际上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实际上企业的ROE本身也会变,比如过去一年很好,第二年又不好了,过去三年很好,第四年不好了,这个东西就没有办法,所以不能只是简单的看数据,还是得回到企业本身的商业上来,只有你对商业的理解够深,知道它的ROE是否持续,这个逻辑才有可能让你买入并持有公司,并且获得一定程度上的超额收益。

从这个角度来说,雪球上哪些信息可能对我有用,我觉得有用的大概就包括这些,比如从正面角度来说对企业商业模式的分析、对企业经营状况的追踪,甚至是泛泛的投资理念,这几个方面的信息都有用,但我会特别关注否定性信息,也就是“黑”公司、“黑”行业的,这也是我跟很多雪球上用户不一样的,雪球上有很多股票的多头,看到有人说自己买的公司不好就火冒三丈,觉得这人是坏人,应该把这人抓起来,雪球为什么不删他的号?我会特别关注否定性信息,也就是“黑”公司、“黑”行业的,    为什么呢?因为投资的最后,我觉得一个好管理人最后能持有公司的数量是非常有限的,在整个市场几千上万家公司里肯定只是极少极少数,所以选股很大程度上是否定过程,所以这种否定非常有价值。

范恩洁:方丈,接着你刚才的问题我跟球友们再提醒一下,今天因为方丈真人在线,平时都是文字反馈,今天可以真人在这里回答大家的问题,所以大家可以把准备好的子弹嗖嗖地发出来,我就负责帮大家瞄准方丈,大家可以在聊天框里提出问题。

刚才方丈讲到看企业的商业理解、经营状况追踪,包括你用一些否定信息来看公司,我想起你比较关注的费雪,球友的定性分析很有价值,它在成长过程中有一种方式是闲聊,闲聊是非常好的企业调研方法,它评估信息来源的权重不一样,就像刚才你讲的,你可能更关注否定性看法,我觉得也有相通之处,它会关注竞争对手的信息,你合作伙伴的信息,这种信息可能比外包分析师来的信息更重要,我在想,雪球的讨论其实也有这样的功效,刚才你谈到了否定性信息,你在看重平时大家讨论时释放的闲聊信息里,具体会有哪些?能不能举一些例子?

方三文:其实我刚才已经说了,比如关于企业经营状况的追踪,关于企业商业模式的讨论,这里面否定性的信息特别有价值。其实我特别想强调的一点不是哪一类信息有用,而是在决定信息权重有一个问题一定要处理好:信息权重,信息的颗粒和时间一部分是匹配的。

怎么理解呢?比如说你对企业还主要是在定性阶段,这是好还是坏,定性阶段的颗粒必须是粗的,比如你说这个公司是一个好公司,结果你说某一天这个企业有一个副总裁离职了,你就会发现这个“颗粒”不匹配。或者再说时间上,如果你觉得这个商业模式是好的,那你说这个企业这个月的销售下降了,实际上这也不匹配,“颗粒度”和周期匹配是决定信息权重非常重要的,一定要匹配,如果不匹配就会非常麻烦。你说基于一个定性买入公司,却因为企业的经营信息否定了这些东西,甚至希望明天股价就上涨,那这个事情就是不匹配的,信息一定会变成你烦恼和焦虑的来源,只有把颗粒度和时间匹配了,信息对你才是有用的。

我有点带偏了。

范恩洁:没带偏。本来想接着回答问题,但我看到用户群已经有很多问题了,我这边问题很多,我就随便下一个给您,他问到了一个你卖掉的:分众传媒现在有新的看法吗?你觉得分众有提价权吗?提价权是你看一个公司很重要的维度。

方三文:我觉得他的提价权是有限的。

范恩洁:你对它现在有新的看法吗?

方三文:没有什么新的看法。

范恩洁:抖音、快手等新兴平台对传统直播平台陌陌的冲击大吗?记得以前您这边好像也看过陌陌。

方三文:肯定会有冲击的,但事实上我们来看在中国的直播业态,实际上陌陌不是第一波,YY才是第一波,后来有了直播潮,很多中小网站都搞直播,大家就觉得原来最早搞直播的会不会被搞死,最后发现没搞死。现在大量级的平台也加入其中,肯定会对原来的直播业态有影响,但这个影响到底有多大,现在还没办法准确评估,我觉得直播可能会成为一个网站里以用户链接方式的标准设施,可能以后所有地方都是做直播的,包括我们雪球也在直播,你说我们的直播对陌陌、对YY有什么影响呢?我觉得没什么影响,反而可能是把直播这种形式更加普适化,具体垂直细分的直播平台必须在自己的那个品类上建立自己核心的运营能力,这样它才能持续的把这个钱赚下去。

范恩洁:我还有一个问题,方丈在选股时除了ROE还会结合哪些方面考虑?

方三文:这个东西真的是老生常谈,我说过很多次了。

范恩洁:今天再总结一下。

方三文:总的来说就是商业模式好、企业文化我喜欢、估值合理。大概这就是我选股的三个主要原则,如果说企业文化喜欢和估值合理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商业模式可能可以稍微展开一下。其实我前两天在雪球上发帖子,我也说了商业模式好大概会有什么表现。

一、赚钱可能会比较多。

二、赚钱会比较久。

三、赚钱会相对比较容易。

怎么样会赚得多、赚得久、赚得容易呢?我们理解,我们投资企业本质上是为了获得企业的利润,利润来自什么地方?利润来自于市场规模乘以市场占有率乘以利润率。市场规模最简单,你对应一个规模比较大的市场,如果是规模很小的市场,你“绣花”再漂亮意义可能也不是那么大。这是最容易判断的。

第二是市场占有率,如果市场占有率很高,可能你就能从这个市场中获得足够大的份额,这就很有意思了,过去有很多我们认为商业模式很好的行业,放在单一市场来看,比如中国企业在中国市场,某一个行业,某一家企业市场占有率超过10%,那我们就觉得它的市场占有率非常高了。但大家注意到没有,现在有些公司在单一市场上市场占有率能超过90%,这个大家能理解吗?比如Google,在很多国家的搜索市场上,它的市场占有率就占了90%;再比如腾讯和Facebook旗下的即时通讯软件,在很多国家的市场里,它的市场占有率可以超过90%。市场占有率90%是怎样达到的?说明它的产品具备非常强的网络效应,这样它才能自我实现,然后让大家只用一个产品,所以市场占有率很高。

第三是利润率,你随便把Wind、彭博的数据找出来,大部分行业企业的净利润率能长期超过10%,我们就倾向于认为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是非常好的,10%利润率哦,但现在有很多公司它居然能够在千亿美元营收规模上长期维持30%以上的净利润率。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些公司的规模效应是非常好的,它的市场规模扩张不需要依赖于资本投入,只需要依赖于网络能力。所以我说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非常好的公司能够获得很好的市场占有率以及维持比较高的利润率,最后使这些公司的ROE非常好,这可能是我看公司非常重视的一个思维方式。

范恩洁:我记得之前方丈谈自己的投资偏好时谈到偏好互联网,也谈到网络效应规模的不可限量性,我其实有一个问题,昨天也跟方丈说到,我最关心的一个问题是你在雪球组合中有一个“不喝也醉了,收益一骑绝尘”,但为什么你在做实际投资管理时没有把这个策略作为你的实际产品呢?还是选了A股做标的,在你刚才谈到的几个标的里,其实白酒行业和白酒股也是蛮符合你的投资偏好的,互联网偏好,中国偏好,精神偏好,我觉得能满足两个吧。

方三文:是的。首先纠正一下,我管理的基金是横跨A股、港股和美股的。

范恩洁:美股占得多。

方三文:第二,我管理的基金在A股上的持仓本质上就是“不喝也醉了”。但我不可能把一个基金全部买白酒股,因为我觉得我相对更加熟悉,也是我更看好的还是互联网公司。

范恩洁:我知道你一直都拿着茅台,你不觉得它估值贵吗?

方三文:我不认为估值有到非常不合理的地步吧。其实我现在没有看得那么细,现在茅台大概是1.6万亿左右的市值吧,去年茅台应该是400亿左右的利润,它是建立在969块钱批发价的基础上,我前两天吃饭时喝了一瓶茅台,零售价格是2500块钱,大家可以想象,969元和2500元之间还有多大的差价,即使是现在1499的官方零售价,和969元出厂价相比也还有500多块钱的空间,即使不考虑扩产的问题,只考虑差价的问题,它的利润空间都是非常大的,我觉得正面的一部分肯定会更多慢慢变成公司利润。如果茅台是一个特别希望把所有利润都吃到公司的人,我觉得茅台现在做到1000亿/年的利润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那你觉得1.6万亿的市值非常贵吗?我觉得说不上非常贵。

范恩洁:我觉得持有茅台,有信仰是很重要的。

方三文:我觉得这不是信仰,这是简单的数学题。

范恩洁:方丈,我说回来一下,因为今天的主题是面对世界的不确定,所以我还是要先问两个问题,关于不确定的,再让你回答球友的问题。

涉及到不确定里我会问一个比较宽泛的问题,我们做投资研究会有一个维度,从宏观到中观到微观,会有经济、市场、企业发展几个层面的不确定性,你是怎么看待的?具体在投资中你会怎么做考量呢?

方三文:你说的不确定性,首先明天会不会有人放原子弹,会不会爆发比新冠病毒更严重的疫情,这种不确定性我不知道,但这里面有几点:1、我觉得宏观经济和人类社会的前景,短期是不确定性的,但长期是相对确定的,是乐观的,所以必须是短期不确定和长期确定的看法,才有办法面对这个东西,如果你要对短期的不确定性做判断的话,那简直就非常痛苦。所以我觉得投资者必须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这是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

2、市场的不确定性。明天会涨会跌?我觉得我是完全判断不了的,对这个东西我完全不能判断,但只有一些机会的时候也许可以利用,比如市场过度悲观了,所有的标的都跌到了非常不合理的地步,或者你看中的标的你认为跌到了不合理的地步,这时你就赶紧买入,这是我对市场不确定性唯一能做的事情。

3、公司经营的不确定性。我觉得这个一定是存在的,事实上每个公司,甚至是公司的董事长、CEO,他对于公司是否那么确定都说不上来,都会有不确定性。这个事情通过什么来解决?一是加深对企业的理解,只有理解深了,相对的不确定性就会下降,这是深度方面。二是长度,你放在相对长一点的时间里来看,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反而没有短期那么不确定,比如它有好的商业模式,有好的企业文化,有好的资金结构,它的不确定性就会下降。还有一方面,你做的投资决策,甚至你持有公司的数量尽量少一些,这样你的不确定性也会少一些。

我觉得可以从这三个角度来应对宏观经济、市场和估值的不确定性。

范恩洁:方丈,我想追问一个问题,刚才你讲到不确定性的时候,在你的底层思维里你自己真的是把不确定性当成风险吗?还是当成机会?这还是很不一样的,或者你只是把它作为你做投资的基本土壤,基本立足点,你的底层思维是怎么看待不确定性的?

方三文:我觉得首先不确定性是一个客观现实,必须面对,股票长期相对其它资产品类有超额收益,那么这个超额收益非常重要的一个来源,就是不确定性,如果政府规定这支股票业绩每年增长10%,市场上出售的价格是15倍市盈率,永远这样,那这个东西就是债券,会使它的收益到债券的地步,那这就没有超额收益了。所以不确定性首先是客观现实,第二,它其实也是你超额收益的来源,所以不确定性不是什么坏东西。

尤其是当你对不确定性的看法跟别人不同时,大部分人认为不确定,你认为确定,如果你是对的,那么你是有可能挣到钱的。所以说,不确定性是客观的东西,我们要去面对,然后它也是收益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所以不是什么坏东西。

范恩洁:我提一个用户的问题,刚才方丈在讲的时候多多少少其实回应了这个问题,但方丈可以再简单回应一下,他说:“你选择标的的基本框架里有哪些措施体现了对不确定性的把握?”

方三文:分散。目前我肯定没有做到集中到一支股,那是对不确定性的把握。第二是长期持有,适当分散和长期持有应该是对不确定性的应对。

范恩洁:这个问题我其实可以帮方丈补充一下,我在看雷石基金在年前调仓的时候,大幅减少了非在线业务的公司仓位,增加了在线业务的公司仓位,我说这是给整体投资组合上了点疫苗。我把问题提前,刚才你的调仓逻辑是什么?因为在年前时大家对疫情爆发的严重度其实远远没有预估充分,你当时是怎么洞见到的?

方三文:首先我对疫情没有任何洞见的能力,我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包括到今天为止疫情会怎么发展我也完全不知道,所以跟这个东西完全没有关系。这个事情只是我思考的一个结果,我思考的结果是什么呢?虽然刚才我说适当分散和长期持有是对不确定性主要的应对办法,但我觉得如果你是一个主动管理型的基金你要做的方向永远不是分散,我追求的是尽可能分散,持有300支股,买沪深300,这样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没必要去做,作为主动管理型基金,你努力的方向永远是适度的集中,适度集中就包括集中在少数你更加了解的公司上;二是尽量减少交易行为,这都是集中,我是出于这个逻辑来的。

在所有的公司里,当然我更看好互联网类的公司,我也更熟悉,如果说有一点了解,我也更加了解互联网公司,所以我把非互联网公司基本都清理了,完全以互联网类公司为主,大概就是这么一个决策逻辑。

范恩洁:方丈,你刚才谈到疫情完全不可预期,它是一个巨大的不确定性,我也有个问题,最近引发热议的巴菲特股东会上讲的话,2月底时他还说全面押注航空股,现在变成了全部出清,我们其实可以解读出一些信息,他对未来疫情的走向,包括他对人类行为的改变,甚至对有些行业长期深远的影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你理解他的行为吗?我觉得大家的分歧还是很大的。

方三文:说实话我不是非常理解,这个事情让我多少有点费解,怎么可能短时间内看法变化这么大,首先我有点不理解。第二当然我理解的,短时间内如果你看法改变了,你采取了跟你看法匹配的交易行为,我认为也能理解。可是让我不理解的是他在之前对媒体采访时公开说了不减持,然后很快又减持,对这个行为我是稍微有点不能理解的,其实他在信息披露上做得更好一些是有可能的,这是让我最不理解的地方。

因为实际上巴菲特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个地方留下一个,至少会被他人非议的一个瑕疵嘛,说实话他持有的四大航空公司的股票一共就是六七十亿美金的市值,他管理的整个组合一共是7500亿美金,1%都不到,这些航空股即使全归零了,对他投资收益的影响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他没必要在这个地方留下一个会被他人非议的瑕疵,这是让我最不理解的地方。

回到疫情,我觉得巴菲特的担心也有他的道理,就是他确实不知道疫情对人类长期的行为会造成什么影响,人会不会永远都不坐飞机了?这还是不太可能的,说实话现在可能对你我来说,你决定出一次差,坐一次飞机,你心里会不会稍微有点怵?

范恩洁:至少现在大家公务出差的概率大大降低了,现在我们就可以隔空对话嘛,上次方丈还要来到上海面对面交流,现在其实隔空对话也挺好的。

方三文:是的,所以这个东西非常有意思,人最基础的需求,比如交流的需求,它永远都存在,但满足需求的方式却有可能会变化,比如我们从线下交流变成在线交流,我听一些喜欢喝酒的朋友说,他们现在喝酒也变成了“云喝酒”,大家开着摄像头说“老范,喝一杯”,然后你喝一杯,我也喝一杯,大家也很开心,不一定非要来到酒店包厢里喝,这就是变化嘛。所以在这个变化里我们发现,它对一些产业产生了不好的影响,但它也让一些行业和产业在这个过程中获益了。总体上互联网行业在这个过程中是有获益的。

范恩洁:方丈我有一个问题,其实也是用户关心的,面对当前不确定的市场,它后续怎么演变,你未来还会看好哪些行业?

方三文:将来会怎么演变,我还是不知道,但我之前总结过三个偏好:精神需求偏好、互联网偏好、中国资产偏好。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这些偏好,投资的方法我也不会变。

范恩洁:互联网偏好在这一轮里反而加重了,趋势其实在加速,有没有?

方三文:嗯。甚至精神需求的偏好也增加了,大家发现没有?我们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看消费的时候,有很多出于避险目的的消费大家都被砍掉了,但大家花在娱乐、游戏、在线视频这些地方的需求在增长,在强化。甚至中国偏好也是强化的。

范恩洁:是的。

方三文:在过去疫情爆发的过程中大家都有过非常大的认知推进过程,到目前为止虽然大家仍然有争议,但目前中国在疫情防控方面做得应该说是很好的,至少效果是很好的,这个不能否认吧,现在在复工复产方面也是做得非常好。然后中国的生产能力、服务能力,除了服务好中国的市场之外,输出到中国之外的市场,这个也很明显,所以中国偏好也强化了,目前我觉得这三个偏好在疫情的基础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范恩洁:我看到用户在你刚才讲三大偏好时写了“三大偏好等于腾讯”。有一个用户讲,作为个人投资者,面对这种不确定因素,如何做一些相对确定性的动作或判断?

方三文:我觉得相对不确定性的判断,个人投资者如果害怕不确定性,第一,最主要能做的就是你不要投资。第二,一定要投资的话,你尽可能投资指数基金,不要去选股,不要择时。第三,如果你一定要投资个股的话,尽量投资你相对熟悉和有认知优势的公司,并且长期持有,减少交易行为,减少不确定性。我觉得这是个人投资者能做的。

范恩洁:2018年7月你写过“应该担心的和不应该担心的事”,两年以后到这个时间点来看,觉得大背景还是有很大变化的,尤其疫情对大家的影响,站在这样的时间点里,你觉得有哪些应该担心的事情,它其实不知道发生变化没有,如果你这个时间点说我们应该担心的是哪些,或者不应该担心的。

方三文:我担心的跟大家说的不需要担心的,现在回头看需要担心吗?还是不需要担心是吧。然后我告诉大家需要担心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范恩洁:你当时谈到不用担心的是整个世界经济格局。

方三文:对。我说大家需要担心的是两点。

范恩洁:公司本身的一些问题。

方三文:对,公司本身。如果你选择了价值归零的公司,那这就非常麻烦,这里面我觉得特别典型的就是比如最近曝出的类似于瑞幸的事情,如果你投资了这样的公司,那还是很麻烦的。第二,我跟大家讲,不要加杠杆。这个事情也上演了很多,最近至少在美股市场上,短短两个月之内出现了20%几的下跌,确实我看到很多之前加了杠杆的投资者为这个杠杆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因为杠杆的问题就是,整个市值越跌,杠杆的比例就会越高,所以如果最后你扛不过这个波动,你一定会在市场的底部把股票卖掉,那真的是割肉,这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这两点担心还是一样的。

放在现在的事情上依然也是这样,大家对于疫情这种完全不确定性的东西,你担心也没用,天要下雨,由它去吧,你真正应该担心的还是买错公司和杠杆爆仓,这是最应该担心的,这一点我觉得没有什么变化。

范恩洁:好几个用户问到了同一个领域的问题,方丈,你很少具体谈及企业文化的内涵,能不能具体说一下,包括你喜欢什么样的企业文化?

方三文:企业文化有虚的和实的描述办法,虚的可以说企业的味道,比如我们描述一个姑娘会说气质,走过来气质不错,你很难把气质量化分解描述出来,但你不能否认气质是存在的。公司也一样,它有味道,有的公司你远远看着它的大楼,楼顶上的logo,你走到大堂,从前台人接待你的态度,走进公司,看他们工位的摆放,看员工的工作状态,你就能感受到一种味道,味道让你觉得舒适,我会认为它是一个好的企业文化。这种企业文化是不是完全不能分解?我觉得也是有一定办法可以分解的,其实我觉得企业文化就是一种关系,企业和社会的关系,如果企业是通过给社会创造正向价值而存在的话,那我认为它跟社会的关系就是好的;第二,企业跟你的用户和客户,他们是给用户和客户提高效率的企业,那这样的企业就是好的。不是跟客户做对手盘,客户的损失就是你的盈利,那这一定是不对的。第三,企业跟员工,企业跟员工是不是长期共赢的关系,我觉得也非常重要。如果企业跟社会、跟用户/客户、跟员工的关系长期来看都是共赢关系的话,可能这个企业文化就是好的。这就涉及到关系里最核心的利益分配,就是共赢,这就是好的企业文化。

范恩洁:我再行使一下主持人的特权,留给自己一个问题,一个有趣的问题,最近大家都在谈“抄作业”的投资方式,包括刚才谈到巴菲特买航空股再卖掉,大家说段永平也在抄作业,现在很多人研究高瓴、红杉的持仓,也来抄作业,方丈怎么看?

方三文:“抄作业”是一种非常容易采取的行为,但总体上一般来说赚不到大钱,为什么呢?从持有来说,有可能你“抄作业”的对象是交易型的,交易型本质上是博弈割韭菜的,那你去抄他作业的话,等你知道的时候,是否你就是接他筹码的人呢?所以交易型的“抄作业”是完全不可行的,这也是很多股市黑手吹票非常重要的原因,本质上就是希望你去抄作业,如果你信了他,都去买,它果然涨了,但涨的那一刻他卖了,筹码到了你手里。所以在交易型的博弈里,你抄的对象可能就是你的对手盘,这是不可行的。

如果是持有型的就有一个问题,“抄作业”往往有这个意思,是你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因为股价一定会波动,如果股价涨了,你很可能拿不住,股价跌了你也可能扛不住,把它卖了,最后你就挣不着钱嘛,我认为“抄作业”非常难挣到大钱。

两种情况有可能“抄作业”上挣到钱,就是你真的死心塌地的跟一个人,美国就有人死跟巴菲特,他说我不买伯克希尔的股票,我就要自己买,看你买什么我买什么,长期来说是能挣钱,但这没有必要,你直接买伯克希尔不就得了,它也不收你任何利润的管理费。这个在有些人那里是能够成立的。

二是把别人的作业当做一个线索,最后自己来判断,这叫不叫“抄作业”我不好说,但如果能形成自己的判断,最后自己承担交易的后果,我觉得说不定是能挣到钱的。

范恩洁:刚才有用户在问,方丈遇到什么问题都是“这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请问这种好的心态是怎么养成的?您用最简单的方式回答。

方三文:当你在这个社会上碰的头破血流的次数多了以后,你发现你对大多数事情都无能为力,那最后你一定会说,“这是一种正常的社会现象”。

范恩洁:方丈在讲到很多这个市场对企业、对商业模式的看法时,因为是从价值投资者的角度来谈的,其实我后来想有几个特质跟最近的一本书里,总结了价值投资者的几个特质挺呼应的:第一是独立,有自己的价值尺度;第二是相对客观,受情绪影响比较小,比较淡定佛系;第三是很耐心,能够长期持有、长期投资;第四是对商业有极度强烈的兴趣。方丈有没有补充意见?

方三文:我有补充意见,这个人是一个不可知论者,我觉得不可知论非常重要,如果你在投资这件事情上是持完全科学的态度,那么一定会非常麻烦,或者说我对“不可知论”进一步解释,你必须是一个认知上的悲观主义者和行动上的乐观主义者,这才能够成立。

范恩洁:其实我应该帮方丈打个小广告,昨天在跟方丈讲的时候谈到塔勒布,塔勒布是他的知音,因为他也是乐观的不可知论者,今天没有时间讨论塔勒布了,但后面方丈可以开个读书会,打个预告,今天时间已经超时了,最后非常感谢方丈,我觉得是一如既往,贯穿始终,表里如一的佛系又坦率的回答,不知道各位球友有没有感觉到,还是比较过瘾的。我们今天的主题对话就到此结束,谢谢方丈。

方三文:谢谢各位观众,也更谢谢主持人。

范恩洁:再见。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浏览20k 评论1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林园:真正赚钱要靠泡沫,怕高那你一定是苦命人 无痕阅盘:朝右头的形成在努力着!(5月13日预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