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嫁给妈宝男后,她只活了1095天

06 06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城市江湖|标签:公安局 布谷鸟 警官 监控 比亚迪 婚姻


对于警察来说,嫌疑人归案了,他们的工作就完结了;对于法官来说,做出判决了,他们的工作就完结了;但对于记者来说,很难找出一个时间节点,说我们的工作完结了。很多时候,节目播出后,新闻背后的故事仍在继续。                           
下班的时候,一个憔悴的中年男子拦住了我,他说他在门口等了我两个多小时,希望我能帮帮忙。
两个星期前,我报道过一个家庭内部刑事案件,一个年仅28岁、刚生完孩子的女士因为家庭矛盾被杀。
眼前这个男子正是被害人杜倩倩的大哥——杜玉明。
我有点奇怪,案子已经结了,嫌疑人也抓了,他来找我干什么?
杜玉明紧紧抓住我的包,生怕我跑了似的。门口的保安察觉到了异样,往我们这个方向走来,我摆摆手示意他没事。杜玉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松开了我的包,但仍挡在我的面前,“白记者,我现在微博一天收到几百条私信,都是骂我的,你一定要帮帮我。”
我接过手机,匆匆扫了几眼,各种不堪入目的词语映入眼帘。“贱人”、“绿茶婊”、“罪有应得”、“祸根”,当然还有更难听的脏话,我不忍再看,把手机还给了杜玉明。
杜玉明收起手机,“还有更过分的,不知道我们家的号码怎么泄露出去的,不停有人打电话给我父母,说我妹妹缺家教,行为不检点,早该死了。现在我父母一听到电话响,就浑身发抖……”
我没有说话,杜玉明声音有点颤,“白记者,拜托你,我想借你们平台为我妹妹说两句话。”
其实当初我报道这起案件的时候就非常慎重。主编喵哥常说,死者无法说话,无法为自己辩解,报道要谨慎谨慎再谨慎。所以我报道的时候,尽量客观,只报道案情,没有过多展现他们的家庭矛盾。
但是网上流传出一个帖子,把这段婚姻中的很多矛盾细节和盘托出。
这条帖子引发了很大的讨论,大多是指责谩骂杜倩倩的。更有甚者,扒出了杜家人的住址单位,说他们一家人都是恶魔,可想而知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多大困扰。
杜玉明维护家人的心态我理解,但是我没有立即答应。最主要的原因是,网上帖子对杜倩倩的指控都是针对婚姻家务事的,发帖人就是她的丈夫。而杜玉明自己也承认妹妹很少主动提及她和丈夫的婚姻生活。
他不清楚杜倩倩婚姻的内情,如果只是泛泛地说“妹妹是个好人,不会做那样的事”,辩解确实有些苍白无力,不仅不会赢得网友的认可,甚至可能引发更大范围的声讨。
我说出了我的顾虑以后,杜玉明也没放弃,恳求道:“白记者,你帮帮我们吧。我父母都是爱面子的人,现在一出门就被人指指点点,已经完全没办法正常生活了。”
我叹了口气,积毁销骨,众口铄金,舆论是可以杀人的。在这样一场罗生门中,每个当事方都各执一词,我又该如何理清这些是非呢?
事情还要从两个星期前说起。
当时几个郊游的年轻人报警称,他们在郊区一处草丛里发现了带有血迹的衣物、被子和一个摊开的行李箱,怀疑有人遇害。
案发地较为偏僻,一般很少有人经过。警方立即从警犬基地调来警犬,四处搜索后,在一处土坡下发现了一具女尸。
当时被害人穿着灰色卫衣,已经死亡多时。侦查员初步勘查后发现,被害人脖子上有一个长达9厘米的锐器伤,应该是致死原因,脸上和脖子上也有多处细微伤。

嫁给妈宝男后,她只活了1095天


我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警方已经确认了死者的身份。被害人叫杜倩倩,她老公彭佳禾在外地出差,正在回来的路上。
当时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家属是杜倩倩的婆婆史惠蓉,她六十多岁,精瘦精瘦的,眼窝深陷,在邻居的搀扶下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  。
她一见到杜倩倩的尸体就瘫倒在地,放声大哭,几个民警劝了半天,才安抚住她。
之后,罗警官和警察比目鱼开始给她做笔录。虽然杜倩倩平时就住在史惠蓉家,但是史惠蓉却一问三不知,既不知道杜倩倩什么时候出门的,也不知道她出门要去哪儿。
“她跟你住在一个屋檐下,你都没有注意吗?”比目鱼语气有些急切。
史惠蓉茫然地摇了摇头。她说彭佳禾去外地出差的时候,杜倩倩一回家就自己待在卧室里不出来。直到收到警方的电话,她才知道杜倩倩没有在家。 
“她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或者得罪了什么人?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罗警官问。
史惠蓉思忖片刻,写出了一连串的名字。比目鱼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跟这么多人都有矛盾?”
史惠蓉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她提到的第一个怀疑对象叫黄柏然,是杜倩倩的直系领导,他们都在同一家瓷厂上班,案发前一天是工作日,杜倩倩应该是去单位的。
我们一起去找到黄柏然,他说案发前一天杜倩倩请假了,并没有来上班。
黄柏然说杜倩倩请假的理由是要去给孩子上户口,罗警官立即给户籍大厅的工作人员打了电话。很快,他们就给出了回复,杜倩倩从来没有去过户籍大厅。
工厂的其他同事可以证明,案发前一天黄柏然一直在单位,他应该没有作案时间。那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杜倩倩请假的时候说了谎,隐瞒了请假的真实目的。
罗警官把跟杜倩倩有关系的朋友、同事挨个问了一遍,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我们又大海捞针似的走访了杜倩倩可能去的地方,仍然一无所获。
临近傍晚的时候,杜倩倩的老公彭佳禾赶到了公安局,我们也赶了回去。
一进门,我就注意到坐在角落里无精打采的彭佳禾。他见到我们,立即起身迎上来,面色非常苍白,眼圈红红的。
比目鱼简单给他介绍了一下现场的情况,彭佳禾安静地听着,时不时点点头,当得知案发现场有一个遗落的行李箱时,彭佳禾摇了摇头,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罗警官注意到了彭佳禾的反应,示意比目鱼停止叙述,转而问他:“你老婆被害,你有怀疑的对象吗?”
彭佳禾脸色非常难看,他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几个名字,竟然跟之前史惠蓉提到的怀疑对象一样。
“为什么怀疑他们?”罗警官追问。
彭佳禾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无奈地说:“尸体在荒郊野外被发现了,还拿着行李,难道不是去见什么人吗?我这才刚出差两天,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跟人跑了。我们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她也没想和我过。”
彭佳禾说,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有人,经常背着他大半夜去打电话。而且只要他不在家,就偷跑出去约会。
老实说,彭佳禾的猜测有一定道理,但是今天排查了好几个小时,没有证据证明杜倩倩找过他们提到的怀疑对象。
“她到底要去哪呢?”比目鱼在旁边一直念叨这句话。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问彭佳禾:“你们家户口本和孩子的出生证明放在哪里呀?”
彭佳禾楞了一下,显然没明白这个问题的意思,但还是回答了我:“在婚房。”
杜倩倩和彭佳禾有一套婚房,但是因为小姑子彭佳丽总去蹭住,杜倩倩又跟她合不来,所以才搬去和婆婆一起住的。杜倩倩如果请假真的是为了给孩子办户口的话,她一定要去拿证件,很可能回过婚房。
罗警官和比目鱼对视了一眼,拔腿就往外走,我和三水哥也赶紧跟了上去。路上比目鱼分析,这个小姑子彭佳丽从案发到现在,始终没有出现过,非常可疑。
我们很快就赶到了婚房,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女性,她留着黄色的短发,穿着睡衣,脸上和脖子上都有抓伤。她一见到我们,就下意识地用手挡住了伤口。
比目鱼指了指她脸上的伤,“这是怎么弄的?”
彭佳丽犹豫了一下,试图含糊过去。罗警官厉声说道:“杜倩倩的身上也有多处伤痕,你们曾经发生过冲突吧?”
彭佳丽撇了撇嘴,罗警官提醒她这附近都是监控摄像头,而且如果杜倩倩回来过,一定有人看到了。
彭佳丽想了想,终于承认,杜倩倩确实回来过,她们还动了手。但是她们打完架以后,杜倩倩就离开了,她去楼下的药店买了一些药膏。
之后我们去了彭佳丽说的药店了解情况,老板证实,她确实来过。除此之外,在彭佳丽之前几分钟,杜倩倩也去药店买了药膏,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步履非常匆忙。
但是仅仅凭借这个,不能证明杜倩倩买完药后,是否折返和彭佳丽再次发生了冲突,彭佳丽的嫌疑也就无法完全排除。
案件陷入了僵局,罗警官始终相信,不管案件多么纷繁复杂,回归到案发现场,总能找出新的线索。
罗警官决定和比目鱼回局里梳理一下案情,我和三水哥也回台里上传素材。
之后,我整理了一个采访名单,为了全面的了解杜倩倩,我需要采访她的父母、大哥、丈夫、婆婆、小姑子、邻居、同事。
让我费解的是,杜倩倩的家人和丈夫对她给出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评价。
杜玉明说杜倩倩从小就乖巧懂事,唯一的一次叛逆就是不顾家人的阻拦,嫁给了彭佳禾。婚后两个人很快就有了孩子,杜倩倩怀孕的时候也经历了一番曲折,好不容易有了儿子,自然是加倍疼惜。
但是彭佳禾给出的评价却完全相反,他说杜倩倩婚后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对婚姻不忠,产子后更是变本加厉,对孩子不管不顾,动不动就无理取闹。
杜玉明和彭佳禾站在各自的立场,对杜倩倩给出不同的评价是正常的,我们在采访中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但是一般来说,我都能从他们不同的叙述中找出一些共同点,以此尽可能还原出当事人真实的面孔。
但以前的经验,在这次却不灵了。杜玉明和彭佳禾对杜倩倩的讲述几乎没有任何共同点,他们说的完全是两个人!
除非杜倩倩有精神分裂,否则两个人中一定有人在撒谎。我只能通过其他人的讲述,来一步步接近真相。
就在我有条不紊地按照名单上的顺序进行采访的时候,比目鱼却出事了。
比目鱼这几天和同事们排查了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其中一辆白色比亚迪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这辆车不仅牌照进行了遮挡,而且从案发现场附近离开后就一直在兜圈子,行迹很可疑。
警方进一步排查后发现,小姑子彭佳丽名下就有一辆白色比亚迪,而她正准备坐火车离开本市。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罗警官正在省局开会,手机关机。比目鱼便和两个同事直接赶到了火车站。
到了火车站以后,比目鱼要彭佳丽回去配合调查,但是彭佳丽非常不配合,说自己早就订好了车票,要去外地旅游,警方没有理由拘留她。
比目鱼坚持带她回去,彭佳丽不从,甚至试图反抗,比目鱼便强行把她带了回来。比目鱼在车站抓捕的视频被人拍下来,上传到了网上,而且只有后半段比目鱼动手抓人的部分。
有些不正规的媒体都说杜倩倩案已破获,嫌疑人被抓捕归案。但到目前为止,警方并没有确定的证据证明彭佳丽就是嫌疑人。
罗警官开完会,知道这个消息,气得鼻子都歪了。如果最终证实彭佳丽不是嫌疑人,那么比目鱼带人回来问话的方式和手段都过于粗暴了,很容易被人抓住把柄。
我给罗警官打电话提出想跟进报道,被罗警官拒绝了,他说比目鱼已经暂时退出了专案组,具体情况要等他们商量以后,再统一对外发布信息。
罗警官态度坚决,我也不好坚持。按照原定计划,接下来我要采访的人是史惠蓉,于是我便约上了三水哥赶到了史家。
我一进小区,就注意到彭佳禾在垃圾桶旁边走来走去,有几次还伸手进去,似乎在翻找什么。我下车给他打了个招呼,彭佳禾看到我们楞了一下,下意识地把刚刚从垃圾桶里拿出来的东西往身后一藏。
我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彭佳禾苦笑了一下,把东西拿了出来,尴尬地解释:“都是倩倩的东西,我妈怕我睹物思人,就都扔了。我舍不得,想捡回去留着,总归是个念想。”
我点了点头,提出想去采访史惠蓉,彭佳禾便带我们进去了。一进门,史惠蓉注意到彭佳禾拿回来的东西,流露出不悦,但看到我们在,便立刻收敛了怒容,招呼我们坐下来吃饭。
我看到桌上满满一桌的菜,意识到我们来得不巧,正赶上人家饭点了。我推脱不过,只能坐下来一起吃。
饭桌上,彭佳禾忍不住抱怨:“我都给警方写了怀疑的对象,警方不去调查他们,倒把我姐姐抓起来了。”
史惠蓉则比较平静,波澜不惊地说警方会查出真相的。彭佳禾还想再说点什么,史惠蓉瞥了他一眼,他便不再做声。
之后,我简单问了问杜倩倩的情况,史惠蓉说杜倩倩确实有很多小问题,跟左邻右舍相处得都不太好,但是她不会和年轻人计较。
整顿饭,史惠蓉一边跟我们说话,一边给彭佳禾夹菜剥虾,彭佳禾只是埋头吃,没有插话。
说实话,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他们的举动让我有点尴尬,虽然是母子,但我总感觉他们的动作有点……过于亲密了。我扭头看了三水哥一眼,三水哥耸了耸肩,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吃饭完后,我和三水哥想帮忙收拾碗筷,被史惠蓉拒绝了。彭佳禾则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大摇大摆地坐到沙发上玩起了手机。史惠蓉不无得意地说:“从小到大,就没让他干过一手指头活。”
三水哥架起了摄像机,准备对史惠蓉做一个正式的采访。在这个时候,我收到了比目鱼的电话,他说心情不好,想找我喝酒。我不忍心拒绝他,就跟他说我正在采访史惠蓉,大概需要一个小时,之后再定地方。
没想到,我采访到一半,比目鱼也赶了过来,他跟史惠蓉说罗警官派他来了解点情况,我知道比目鱼在撒谎,但是没有揭穿他。
我抓紧问完了我的问题,便把时间留给了比目鱼。之后,我和三水哥准备拍一些空镜头,就在我准备进入杜倩倩的房间的时候,史惠蓉下意识地拦住了我们。
我愣了一下,给她解释我只是想拍些画面。史惠蓉尴尬地笑了笑,侧身让我们进去了,但是目光却一直很紧张地追随着我们。
三水哥默默地支起了架子,调试镜头。我注意到这间屋子的自然光过亮了,拍出来的镜头容易过曝,便想拉上一些窗帘,让屋子暗一点。
我猛然注意到这个屋子有挂窗帘的架子,却没有窗帘,觉得有点奇怪。我扭头疑惑地看向史惠蓉,史惠蓉赶紧解释,窗帘有些脏,拿下来送去洗了。
我点了点头,让彭佳禾帮忙找来了两个大木板,凑合遮挡了一下光线。三水哥全神贯注地拍了起来,一般这个时候,没我什么事,我就很容易放空。
我侧耳听起了比目鱼和史惠蓉谈话,发现比目鱼只是在东拉西扯地唠家常,比如问她这附近的菜市场有几个,近不近啊。
我心里忍不住吐槽,比目鱼大老远地跑过来,压缩了我的采访时间,就为了说这些无关痛痒的闲话啊。
比目鱼接着若无其事地问:“您平常怎么去买菜啊?开车去吗?”
史惠蓉愣了几秒,说:“我年纪大了,视线不好,不怎么开车。”
我心里一沉,暗自揣摩比目鱼这句问话的意思,却感觉他轻轻碰了我一下,我顺着比目鱼的视线往墙角看了一眼。
发现墙角处有一些薄薄的新抹过的腻子,很不规则,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来。联想到刚刚史惠蓉反常的表现,我突然惊出一身冷汗,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主动搭话分散史惠蓉的注意,给比目鱼通知罗警官的机会。
我一边说,一边心里直打鼓,不知道我的预感是不是真的。我们又东拉西扯了几句,罗警官带人赶到了,将史惠蓉带走问话。
我低声问比目鱼是不是早有怀疑,比目鱼点了点头,他说他突然想到杜倩倩回婚房时穿的衣服和死亡时穿的衣服并不相同,据此推测她在某处换过衣服,便赶了过来,当看到墙角的腻子印时,立刻意识到史惠蓉家才是第一案发现场。
腻子和涂料明显都是新涂上去的,可能是为了掩盖某些痕迹。
后来更多的证据证实了比目鱼的判断,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的白色比亚迪实际驾驶人是史惠蓉。同时,在史惠蓉家的墙角、床沿等处发现了多处细微血迹,化验证实这些血迹正是杜倩倩的。
案件成功告破,但我心中仍有很多疑问,一个在别人眼中和善、敞亮、大度、对儿媳妇很好的婆婆为什么会是嫌疑人呢?
然而就在我准备去看守所采访史惠蓉的时候,发生了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史惠蓉的邻居朋友联名上书,请求轻判,他们认为史惠蓉一定是被逼无奈才会走上绝路。彭佳禾更是跪在公安局大门举横幅哭诉母亲的种种不容易。
为了防止舆论进一步扩大,陈局和喵哥商量以后决定,将报道重点放在警方的侦破过程,淡化他们的家庭矛盾。
但是节目播出后,彭佳禾却自己在社交媒体不停地散布言论,并得到了很多支持。所以杜玉明找到我,希望我能“为他们说话”。
然而,作为一个记者,我的工作不是为谁说话,而是报道真相。可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一个家庭中的是非对错,往往是最难理清的。
我不确定我能找出真相,但既然杜家人为此饱受困扰,我至少应该努力去接近真相。再跟喵哥请示过后,我还是去看守所见了史惠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再次见到史惠蓉的时候,感觉她仿佛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眼神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整个人都垮了下来。

嫁给妈宝男后,她只活了1095天


史惠蓉说她的杀人动机是杜倩倩给她下毒。她这半年来经常头疼、胃疼、浑身乏力,但是去医院检查了很多次,却什么也没有查出来。
直到她注意到杜倩倩吃饭喝水都用单独的碗筷,就认定杜倩倩在她的饭碗里下了毒。而最近这段时间,小孙子也经常哭闹,时不时发高烧。
“如果我不杀了她的话,我和孙子谁都活不成。”史惠蓉有气无力地说。
我看向一旁的罗警官,罗警官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跟我说:“至少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杜倩倩有过下毒的行为,这只是她的猜测。”
听到这话,史惠蓉情绪有些激动,指责罗警官不信任她。我非常不解地问:“杜倩倩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孩子呢?”
“她在外面有人。”史惠蓉信誓旦旦地说,“他们那个组长姓黄的,送她回来的时候,在门口两人就搂搂抱抱的。杜倩倩觉得孩子和我都是她另攀高枝的阻碍。”
采访完史惠蓉后,我向罗警官核实她话的真伪。罗警官低头想了想,说厂里确实有关于黄柏然和杜倩倩的风言风语,但是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在一起过。
没有人比当事人更清楚情况了,我决定直接去问黄柏然。
黄柏然提起他和杜倩倩这段“绯闻”,非常无奈。
我和杜倩倩只是同事关系呀,造这种谣真的太不负责任了。”
“会不会是你们的某些行为被人误会了?”我试探地问。
黄柏然摇了摇头:“有这样的谣言后,我都刻意地和杜倩倩保持距离。”
“那最早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谣言呢?”
黄柏然想了想说:“可能是那次杜倩倩低血糖晕倒,我把她送回家。第二天就发现她脸上有伤,我问怎么回事,她也没多说,就说她老公误会了。”
“当时彭佳禾看到你送她回家了?”
“没,当时只有她婆婆在家。”黄柏然点起了一支烟,“说到这个,我想起来,我们之前小组去聚餐,正巧碰上她婆婆了,明明有很多人,她非一口咬定我和杜倩倩私会。”
黄柏然猛吸了一口烟,无奈地摇了摇头。
黄柏然说得很诚恳,但是他和杜倩倩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我仍然无法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
之后的几天,我又采访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各执一词,我筋疲力尽,似乎离真相越来越远。就在我都想跟喵哥说,干脆把这些人的采访都放出来,让观众自己去判断吧的时候,转机出现了。
警方复原了杜倩倩的通话记录,她的“奸夫”浮出了水面。那是一个网名叫“布谷鸟”的人,IP地址在广东,他和杜倩倩有大量的通话记录,而且经常是在夜间。
警方联系了布谷鸟后,他得知杜倩倩的死讯非常意外,同意接受采访,并且愿意亲自到本市把事情说清楚。

很快,布谷鸟就赶过来了,我和三水哥去机场接他。见到他以后,我非常意外,布谷鸟竟然是女的!
布谷鸟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女性,微胖,个头不高,她自称是一个公益组织的志愿者。
我选了一间安静的咖啡馆,准备好好跟她聊聊。
“你和杜倩倩是怎么认识的?”我问。
布谷鸟苦笑一声:“某种程度上,我和杜倩倩有相同的经历。”她顿了一下,“我是一名同妻。”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我一时语塞:“你是说……彭佳禾是同性恋?”
布谷鸟摇了摇头,她告诉我,家庭暴力分为身体上的暴力和精神上的暴力两种,而精神上的暴力往往更具有隐蔽性,更不易察觉,被害人往往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却仍然没有意识到是对方的问题。
她们明明有一段看似正常的婚姻,但是却得不到情感满足,因而痛苦不堪。她和杜倩倩一样,都遭遇着伴侣的精神暴力,日复一日。
我有点诧异:“虽然彭佳禾对杜倩倩有种种怀疑,但是他似乎很爱杜倩倩呀。”
“但是他更爱他妈妈。”布谷鸟冷冷地说。
布谷鸟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之前也有过朦朦胧胧的预感,但是当布谷鸟揭开这层窗户纸的时候,我还是感觉不寒而栗。
布谷鸟说,杜倩倩曾经说过,她在这段婚姻中很痛苦,最主要的原因是彭佳丽和史惠蓉对彭佳禾变态的控制欲和没有界限感的亲密。
杜倩倩之所以反对彭佳丽住在他们家,是因为发现彭佳丽不管是洗澡还是换衣服的时候,从不避讳彭佳禾。甚至两人经常会靠在一起看电影,举止亲密。
她受不了了,便搬到一直对她还不错的婆婆家住,但是发现情况变得更糟了。史惠蓉只要看到她和彭佳禾牵手,就会表露出明显的不高兴,甚至会因为彭佳禾送她一条项链吃好几天的醋。
孩子出生后,史惠蓉甚至以“孩子哭闹,影响彭佳禾工作”为由,把彭佳禾叫到她房里睡。杜倩倩稍稍表露出不满,史惠蓉便指责她不管孩子。
更过分的是,史惠蓉会跟邻居说她的坏话,甚至把垃圾扔到邻居门口,栽赃成杜倩倩扔的。更是经常在彭佳禾面前搬弄是非,挑拨他们的关系。
杜倩倩苦不堪言,精神濒临崩溃,才会经常和布谷鸟通话,缓解压力。没成想,这更加深了彭佳禾对她的误会。
听完布谷鸟的讲述,我猛然想起那天吃饭的时候,史惠蓉给彭佳禾剥的满满的一盘子的虾,很像恋人的相处方式。我意识到,史惠蓉可能把彭佳禾当成了她的恋人,而杜倩倩不过是他们关系的入侵者。
和布谷鸟聊完后,我把新的采访整理好,很快就播出了。
但是这场闹剧依然没有结束。彭佳禾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先是痛哭流涕地跑到杜家,请求他们出具谅解书,被拒绝后又跑到公安局门口哭闹,甚至把孩子丢在了公安局门口。而看守所里面的史惠蓉也不消停,闹了好几次自杀。
一年后,这起案件宣判,史惠蓉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文中插画均为原创,版权所有。

编辑 | 韩水水
插画 | 阿柴

浏览11.7k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酒店男服务员未经女子允许擅自开房门还要求交出手机 三亚被封神的流浪汉:发完导弹,去拣破烂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