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11 09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今日头条|标签:王兴 美团外卖 美团商家 外卖系统 移动互联网 骑手 美团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hello,老铁们大家晚上好!


昨天的文章红衣大炮周鸿祎:我是如何成长为流氓界的珠穆朗玛峰的?


虽然没有娱乐八卦的阅读量,但是反响还是不错的,在看数超过了500那么我的下一篇关于李彦宏的文章争取早日出炉,在这之前,我还打算先写一下风口浪尖的美团王兴。


王兴最近发的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又在嘲讽学渣出身的Jack Ma,他是真的看不起Jack,从骨子里看不上。

他说,美国前5大科技公司的创始人,4个人都是本科进了一流名校,环境还真是很重要。这无疑是在打击学渣出身的Jack。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众所周知,王兴一直以来都对Jack颇为不屑。王兴是保送上清华计算机的,是妥妥的大学霸,而Jack是高考三年最后勉强上了杭师大的。学霸是很少会看得起学渣的,更何况,同行是冤家。美团近年来强势压倒了阿里本地生活,市值猛涨,王兴也愈发自信,对Jack的不屑自然越来越不掩饰。

要知道,在美团早期,王兴就敢直怼Jack,他去Jack那里拉投资,就敢说Jack是“忽悠”,在支付宝事件,更是直接评价Jack“不诚信”,这是彻底否定。

现在Jack退了,王兴也没让他好过,这不,又揪住学历这个硬伤嘲讽一番。但是百年以后世人会记得马云是变革者,谁会记得你美团王兴?


一  美团的罪恶, 用压倒性的垄断流量逼迫商家付高额佣金和流量费:


佣金655亿!这样的美团很可怕!就在刚刚,美团发布2019财报,其中佣金收入高达655亿!同比增长39.4%,相当于所有美团商户,每天为美团送去差不多2亿元的营收!但美团高佣金的背后,实则是对商家血淋淋的压榨!


美团的收入是商户们,用血汗钱,一点点堆积起来的!就在上个月,重庆、云南、四川等地餐饮协会,联合数十万家餐饮企业,向美团发起“抗议”!美团趁着病毒肆虐,上调佣金并胁迫商家签独家协议。部分商家佣金提高到20%,甚至30%!


这样的比例,让商家的利润少得可怜!几乎赚不到钱!本来特殊时期商家生存就很困难,一边承担着高房租,一边又要缴纳高佣金,难怪很多餐饮行业叫苦活不下去了!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业绩固然重要,但趁火打劫不可取!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一开始他们的佣金点数是16%,做了一年,涨到了18%,而现在疫情不仅不降,反而涨到了21%。这还只是只做美团独家,如果同时做其他平台,会涨到25%。不只是他们,全国千千万万家餐饮商户都是如此。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美团的垄断行为仅仅是写信是没有用的,这背后是国家对恶意竞争和垄断行为的不闻不问,其中对阿里腾讯富可敌国的垄断集团听之任之很有关系

但是如果你仅仅以为商家只是被压榨高额佣金,那么你就too simple too naive了!


如果美团的商家,先要交一笔上万到几十万的保证金和入驻费,然后上架以后没有流量咋办?美团学了百度,搞起了流量竞价排名,一个稍微好点的推荐位置一个月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其中餐饮KTV美甲健身酒吧都要交,不交就屏蔽你!


那么我们按照成本推算,假设一份正常外卖20元,物料成本10元,交给美团佣金5元,再加5块钱运费,那么商家一毛钱都不赚!如果想要流量涨起来,还必须要参加各种名目繁多的满减活动,满25减10等,这时候商家为了赚钱,动起了歪脑筋!


1  提高外卖价格和各种包装费,堂食15元,外卖20元,或者分量减了很多。


2 不做堂食,缩到居民区里面只做外卖降低成本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3 运用各种高科技的料理包,这都是6个月以上保质期的。记者暗访板房知名外卖加工点,新手变大厨,料理包被曝光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对于料理包我是啥感觉呢?一个就是感觉好便宜!原本成本10元的瞬间就可以降到4元,另一种感觉就是我们好像是被圈养的猪在粪坑里面刨食!


美团这种垄断行为劣币驱逐良币,付得起高额流量费的商家可以源源不断的把猪都不吃的外卖送给嗷嗷待哺的社畜,而老实经营的商家只能被碾压,要么与流氓同流合污,要么自己退出让出市场。


咱也不说什么每天上千万份外卖塑料对环境污染了,反正王兴说一声,黑心资本家一点不为过吧!


二  用大数据让400万美团骑手沦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网曝美团乱收费,外卖员喊话美团CEO王兴:回答我三个问题!


2016年到2019年间,外卖员曾三次收到美团平台加速的通知:2016年,3公里送餐距离的最长时限是1小时,2017年,变成了45分钟,2018年,又缩短了7分钟,定格在38分钟——据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全行业外卖订单单均配送时长比3年前减少了10分钟。


系统有能力接连不断地吞掉时间,对于缔造者来说,这是值得称颂的进步,是AI智能算法深度学习能力的体现——在美团,这个实时智能配送系统被称为超脑,饿了么则为它取名为方舟。


2016年11月,美团创始人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的口号『美团外卖,送啥都快』,平均28分钟内到达。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技术的体现。


而对于实践技术进步的外卖员而言,这却可能是疯狂且要命的。


在系统的设置中,配送时间是最重要的指标,而超时是不被允许的,一旦发生,便意味着差评、收入降低,甚至被淘汰。外卖骑手聚集的百度贴吧中,有骑手写道,送外卖就是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


一位住在松江的上海骑手说,自己几乎每单都会逆行,他算过,这样每次能节省5分钟。另一位上海的饿了么骑手则做过一个粗略的统计,如果不违章,他一天能跑的单数会减少一半。


骑手们永远也无法靠个人力量去对抗系统分配的时间,我们只能用超速去挽回超时这件事。一位美团骑手告诉《人物》,他经历过的最疯狂一单是1公里,20分钟,虽然距离不远,但他需要在20分钟内完成取餐、等餐、送餐,那天,他的车速快到屁股几次从座位上弹起来。

超速、闯红灯、逆行……这些外卖骑手挑战交通规则的举动是一种逆算法,是骑手们长期在系统算法的控制与规训之下做出的不得已的劳动实践,而这种逆算法的直接后果则是——外卖员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公安局交警总队数据显示,在上海,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骑手伤亡。同年,深圳3个月内外卖骑手伤亡12人。2018年,成都交警7个月间查处骑手违法近万次,事故196件,伤亡155人次,平均每天就有1个骑手因违法伤亡。2018年9月,广州交警查处外卖骑手交通违法近2000宗,美团占一半,饿了么排第二。


2018年2月,一位饿了么骑手为赶时间在非机动车道上超速,撞倒上海急诊泰斗、瑞金医院与华山医院急诊科创始人之一李谋秋,李谋秋抢救1个月之后不幸去世。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2019年5月,江西一名外卖骑手因急着送外卖,撞上路人致其成植物人。一个月后,一名成都骑手闯红灯时撞上保时捷,右腿被当场撞飞。同月,河南许昌一个外卖骑手在机动车道上逆行,被撞飞在空中旋转2圈落地,造成全身多处骨折……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2019年,在ArchSummit全球架构师峰会上,美团配送技术团队资深算法专家王圣尧介绍了这个智能系统的基本运行:


从顾客下单的那一秒起,系统便开始根据骑手的顺路性、位置、方向决定派哪一位骑手接单,订单通常以3联单或5联单的形式派出,一个订单有取餐和送餐两个任务点,如果一位骑手背负5个订单、10个任务点,系统会在11万条路线规划可能中完成万单对万人的秒级求解,规划出最优配送方案。


但在现实中,想要击碎这种最优,一场大雨就足够了。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等在电梯口的外卖骑手,像工蚁一样。


2019年美团370万骑手,今年可能会超过400万,但不管你是专送还是众包,没有任何一位骑手与外送平台存在劳动雇佣关系,也就是说名义上你为我卖命,我给你报酬,但实际上你的死活与我无关,你就是我压榨剩余资本的奴隶而已。


我们假设400万骑手每人每个月交五险一金(1000元)这个最最起码的要求,美团每个月要支付40亿,每年480亿,开什么玩笑!!!这样美团油水就没了啊!


所以美团这样巨无霸劳动密集型企业,根本不会考虑任何骑手的安危,蚂蚁就是蚂蚁,死了再来一窝,反正我可以出比饿了么略微高一点的工


五险一金其实成本不低的,比如我刚毕业实习工资2万,到手只有1.4万,而目前外卖骑手普遍到手6000-8000元,如果美团支付五险一金,那么美团成本至少每个人都要上万,那怎么可能?


马克思说:资本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所谓的劳动法在王兴这些资本家眼里,不过是粪坑里的厕纸,一文不值! 


还有一个更大、也更不可见的游戏——外卖员每跑一单的任何数据都会被上传到平台的云数据里,作为大数据的一部分。系统要求骑手越跑越快,而骑手们在超时的惩戒面前,也会尽力去满足系统的要求,外卖员的劳动越来越快,也变相帮助系统增加了越来越多的短时长数据,数据是算法的基础,它会去训练算法,当算法发现原来大家都越来越快,它也会再次加速。


利用大数据,所有的外卖员都变成了数据的奴隶,你越努力大数据对你要求越高,你达不到他的要求,大数据就会发出警报,你的收入就会降低,你不愿意干了,自然还有更多的工厂里的工人原本工资只有3000的人抢着干!


最后,你会惊奇的发现,在外卖这个圈层里面,消费者点买卖的,变成了粪坑里刨食的猪,生产餐食的生产的垃圾食品居多,送外卖的外卖员变成了王兴的奴隶,似乎最后的受益者只有王兴一个人!


所以,最后我说,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不过分吧!


对于美团王兴的独裁垄断,你怎么看?

独裁资本家王兴—用大数据让400万外卖骑手成为我的奴隶和城市移动炸弹

这张照片里的一个是跪族,一个黑心独裁,另一个是。。。。总之差不多,为啥国内的互联网巨头 风评都这么差!!!


浏览3669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下一个赖小民!博雅生物实控人蔡达建利用公司资产包养多名小三生下几个孩子! 今天只说一点,但很重要!(9月14日预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