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东北黑道往事:“崩大哥、打定点”,坏人们是如何炼成的 | 重案实录Ⅱ014

14 10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城市江湖|标签:小兵 钱旭达 大山 东北 黑道
东北黑道往事:“崩大哥、打定点”,坏人们是如何炼成的 | 重案实录Ⅱ014
入秋之后,天气逐渐变凉,大街上行人的脚步也变得匆匆。我站在一家萧索的店门前,看着玻璃转门上贴着出兑的单子和缠着的锁链,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
这家大山经营的曾在罗泽市辉煌无比的KTV停业关门了,老板不知所踪,成了大街小巷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人说是老板赌博把店输出去了,有人说涉嫌经营犯罪被查封了,还有人说老板被人报复打死了,总之传言五花八门。
距离那起枪击案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出售枪支的关键人物“大熊”孙浩下落不明,而大山也没有回到罗泽市。我本以为等到万丽豪盛KTV重新营业,通过里面的关系人就能慢慢摸出嫌疑人的下落,谁知道KTV停业至今。
“王笑策划这么久,不就是为了把这个场子兑下来吗?怎么事到如今反而停手了呢?这都快两个月了,难道咱们还继续等下去?”我对站在旁边的石头说。
一向冷静的石头这次也有些着急:“我也没想到他能忍这么久。但是只靠马和平的侧面指纹咱们也没法认定那起盗窃案和他有关,再等等,他们肯定会露馅的。”
万丽豪盛KTV被盗十六万现金这起案件还没侦破,不过我们早已有了目标,以前的经理马和平肯定参与了这起盗窃案,至于主谋,肯定是王笑,目的就是让万丽豪盛倒闭,只是我们现在没有充分的证据。
“小兵最近有什么动向吗?”
“据说和马和平相处得不错,给马和平的提成也高了许多。马和平跳槽过去后,小兵就把店交给他负责,自己很少露面,人也变得低调了。”
石头有个朋友做酒水生意,平时向KTV推销酒水,和这个行业有一定接触。何路靠不住,我只好想其他办法,于是石头与这个贩酒的朋友取得联系,从侧面能获取到一些情报。
陈宝虽然把雇凶砍伤大山这件事全扛在自己身上,但小兵依旧害怕警察找他。因为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是小兵指使的,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深居简出。而大山则是彻底不露面,我猜测,只有崔宏光宣判后,他才会出现。因为对崔宏光宣判,也标志着将来查清大山是幕后指使者,最高刑期也不会超过崔宏光的。
这两个人都是我目前要想办法找到的人,除此之外还有王笑,他让我有点头疼。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证据能指向他参与犯罪,但我知道,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有关联,最终获利最大的就是他。可这个老狐狸隐藏得最深,到现在都没露面将万丽豪盛这颗桃子摘走。
这两个月来我经常来这里看一眼,只有KTV重新开业,这几起案件的关系人才会出现,也只有那时,我们才能找机会查线索。
我没想到峰回路转在顷刻之间。
早上,我来到办公室,习惯地将案件材料拿出来翻看,想从已经背熟的笔录中再找出一丝线索,这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电话那一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喂,请问是刑侦大队吗?”
“对,请问您是哪位?找谁?”
“警察同志你好,我想投案自首。”
我一听就兴奋起来,无论是什么案件,但凡能有嫌疑人主动投案就是好事。
好啊,你在哪?我可以去接你。我主动提去接他,就是怕对方突然改变主意,毕竟这事可不少见。
“不用你们接,我自己过去。刑侦大队还是在老地方是吧?在春和街妇幼保健院对面那个房子?”
他这么一说,差点把我唬住了。以前我们这么标志都没有,即使路过,也看不出这是公安部门。公安局的是最近才挂上去的,称呼这是“老地方”,说明他不仅知道刑侦大队在哪,可能曾经来过。
“对,我们在一个独栋五层楼,门前有牌子。”
“好,我等会就到了。”这个人说完,挂断了电话。果不是知道他要自首,这电话仿佛是一个老朋友即将要来串门的通知。
我觉得很奇怪,他在电话里没提自己犯的罪行,甚至连从宽处理的条件也没提,但个人在电话里的口气,预感他肯定会来。我急忙招呼人下楼准备,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有辆出租车在门前停下,一个挺壮实的中年男子下了车,四处张望,然后将头上的帽子使劲压了压,径直朝大门走过来。
我用手摸着挂在后腰的手铐,迎着他走去:“刚才是你打电话说要投案自首?”
这人看我走过来,主动把两只胳膊伸出来并在一起,然后问:“你是哪位?宋队不在吗?”
我的办公室以前是宋队的,我桌上的那部电话也是宋队上班使用的座机。在成立特别行动队之后,这间屋子便给了我们。他打这部电话是特意想找宋队。他连宋队办公室的电话都知道,看来不简单。
我将他的两只手一起,说:“我特别行动队的队长,刘星辰。你要投案找我也一样。
被上了铐子,但他情绪还是没有太大波动,活动了下手脚说:“大山被砍的案子是你们负责侦办的吗?我投案和这件事有关。”
“是我们侦办的。”听到和大山的案件有关系,我顿时兴奋起来。
“行,那就是你们了。”这人笑了笑,把帽子摘下来。他大约五十岁上下,脸颊削瘦,眼睛里有股阴沉。他后颈处有一个浮出来的纹身,我顺着脖领往里看,花里胡哨一大片,应该是纹了一个花背。
这人很配合,坐进审讯室的铁椅子,然后用手在腰间一抹,抽出来一根线绳。他只在腰上围了根绳子,没系皮带。接过绳子,我细细打量他,发现这人上半身穿着一件线衣,周身没有扣子和挂件之类的硬物,兜里只有打车剩下的十几块钱零钱。
他这是做好了进看守所的准备。在关押之前,看守所会对嫌疑人的衣物进行检查,扣子必须要剪掉,裤带换成绳子,衣服上所有金属装饰也得抠掉,眼前这人一身穿着,完全符合入所条件。
“你自己先说说吧,因为什么事要投案?”我倚靠在桌边问。
“我叫钱旭达,今年四十六岁,无业。这次来投案自首,因为两件事,一个是做伪证罪,一个是故意伤害罪。”
“你一个个说。”
“伪证罪是在五年前。我隐瞒伤情,欺骗公安机关,私自和凶手达成谅解,给公安机关侦办制造困难。具体时间我记不住了,是十月份的一个晚上。当时我和一个叫小兵的人在丰宁海鲜坊吃饭,八点多钟,我和小兵吵起来了,当时小兵要和我出去单挑,我和他一起走到饭店门外,结果小兵从车后备箱里拿出一把砍刀,我一看他拿刀了,就回头跑。当时我喝多了,跑不动,被小兵追上砍了两刀,我摔倒趴在地上,这时有人看见后就报警了,我被拉到医院后,警察来给我做了份笔录。第二天小兵想要找我私了,我便同意了。当时我后背被砍了两个血口子,一共缝了二十多针,我把病例给改了,就写了一个伤口,缝了十一针。根据这份病例,最后我的伤情鉴定是轻伤,小兵被判了六个月有期徒刑。但其实我被砍伤后,检查出血气胸,这份病志报告被我藏起来了,在做伤情鉴定的时候我没拿出来。”
“你说的这个小兵是谁?”
“范斌,万合KTV现在的老板,以前是宏伟的司机。”
我心里翻起一阵波涛。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投案自首,钱旭达显然准备充分,短短几句话将这件事的重点说得清清楚楚。看似投案自首,实际上他的目的很明确,他是要把小兵拉下水。
现在我们一直盯着小兵,希望能找到他涉嫌犯罪的线索,而这个人恰好出现,矛头直指小兵,巧合得让人怀疑。
这个叫钱旭达的人曾经被小兵砍伤,还用了社会上的处理方式私了,目的就是不想让警方介入。但现在他又把这件事翻出来,从江湖人的角度来讲,很不道义,他以自己可能被判实刑的代价来举报小兵,背后促使他这么做的动力是什么?
我上下打量钱旭达一番,从他满背的纹身和从容不迫的表现来看,我猜测这个人曾经在社会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绝不是泛泛之辈。
“还有一个呢?”我没表态,让他继续说下去。
“还有一起案件是八年前,我和小兵合伙把一个叫明秀的人捅了,当时我捅了一刀,小兵捅了三刀,四刀全都是捅在肚子上。明秀的肠子被捅断成了六段,在医院做了五个多小时的手术才缝上。事后明秀没敢报警,但是当时医院有急诊病志,也有住院病志,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现在明秀肚子上还有四个疤,找他一问就能问清。”
果然不出所料,又是和小兵一起作案。看得出他不把小兵拖下水誓不罢休,不过他说的案件都是五年以上,证据材料很难收集,仅靠他一面之词恐怕是不够。
“你把你住的医院和明秀住的医院告诉我,我先去查一下病志。”
“不用查了,我都调出来了,就在我外套的兜里,有我的也有明秀的。”
我拿起外套,从兜里掏出两份病志,一份是钱旭达的,一份是明秀的。上面有急诊和出院小结,把两个人的伤情写的清清楚楚。
这钱旭达准备得太充分了。
“我先问你,当时明秀为什么没报警?”
“害怕呗,我和小兵那时候胆子大,今天敢捅他,明天就能直接干死他。何况明秀那时候手里也算有钱,正赶上和别人一起做项目,没必要和我们拼死拼活,再闹出点事和我们一块蹲监狱,那他就损失大了。”
“那你被小兵砍了为什么要做伪证?”
“为了钱呗,小兵当时给我拿了十万块钱,这事就这么算了。”
“被砍成血气胸够重伤了,赔你十万块钱不算多,我看你这幅样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点钱就能把你打发了?”
“还有点别的事,总之是我理亏,他就是拿五万我也得认。”
“那你现在为什么又要提这件事?”
“还是为了钱!”
这个人有点意思,我心里想。本来我都做好他胡编乱造来搪塞我的准备,没想到他开口就说了实话。“为了钱”这个三个字已经把原因说得很明白,是有人拿钱让他来以自首的形式举报小兵。
不用说,现在和小兵势不两立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山。
“是大山找你来投案的?”
“嘿,不用说得这么直白吧?心里明白就得了。”
“我告诉你,钱旭达,你可想好了,凭你说的这两件事可足够你在监狱蹲个三五年的,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任。”
我特意强调一下,想探探他的底线,看他是否还有其他目的。虽然我从和他对话中能发现他对警察办案的程序很了解,但他不一定对案件定性判处很清楚,我要确认他是否做好了蹲监狱的准备。先把最坏的结果告诉他,免得现在说得挺好,结果开庭后全翻供。
“没事,我都知道。来前都找人打听好了,如果明秀配合你们的话,算上自首情节,最多能判我七年。”
在我说的基础上自己把刑期加满了,我算是彻底被他吊起胃口了。
侦办大山被砍的案件之后,我接触了不少社会上的人,发现这伙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说话毫不负责,无论什么事张口就来。比如何路这种长期和我们打交道的,在我这里还是说一半藏一半,像钱旭达这种毫无保留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看着钱旭达,他也迎着目光和我对视,没有一丝回避的意思。他脸上似笑非笑,说不上坦然,但是看着让人很舒服,尤其是他的眼睛,至始至终都没有将视线转移开。但的表现,我还是无法心。
他投案这件事摆明了就是针对小兵,钱旭达对此也不避讳,不过他为什么愿意用这种方式来针对小兵呢?我觉得只为钱不太可能。我突然对于他和小兵的恩怨很有兴趣,八年前一起砍过人,五年前又被小兵砍伤,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和大山还有小兵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了他们愿意去蹲监狱?”我问道。
“我们三个人啊,我们认识三十多年了,可以说从小一起长大……”
霍!认识三十多年。钱旭达不过四十多岁,也就是说,他们三个还在念书的时候就认识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关系。我愈发好奇,决定问清楚三个人之间的隐情。
大山这伙人在我还读书的时候就开始混社会,那段日子我了解不多,现在急于知道他们发家的历史,对这伙人有一个更细致的掌握。
“说说你们的关系吧?就当是闲聊,这个不记在笔录里,方不方便?”
钱旭达这个人说话很痛快,而且从他的口气中我感觉他和小兵大山都很熟悉。
“行啊,反正这件事办完我也算和过去有个了结,和这帮人也没关系了,你想听那方面的?”
“从头开始说吧,就从你们认识开始。”
“嘿,那可就长了……”
三十年前,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在我的印象里,粮票才刚刚取消,还是只有黑白电视机的年代。那时候的钱旭达刚上初中,就读于罗泽市第五十二中学。
大山也在同一所中学,那时大山和钱旭达都不愿意学习,天天逃课在外游荡,久而久之便相熟认识。罗泽市城建十局修了一个足球场,还铺上了草坪,在那个操场都是黄土地的年代,一个带草坪的足球场可以说是所有踢球的人的梦想,钱旭达和大山也喜欢踢球,两个人便经常去十局的足球场玩。
十局的足球场白天开放,能来玩的都是逃课的学生,在这里他们认识了小兵。小兵名叫范斌,长的矮小,所以外号带了个小字。虽然个子小,但小兵打架心狠手辣,动手敢往脑袋上下死手。踢球的时候,小兵和大山动了一次手,不打不相识,此后三个人便天天一起玩。
后来足球场不对外开放,三个人便开始到处闲逛,也经常因为琐事和别人打架,小兵手黑,每次不是把人头打破就是打掉几颗牙,还有一次,他差点冲进派出所打人。大山眼尖,发现情况不妙提前跑了,小兵和钱旭达被抓了进去,由于年龄小,批评一顿就被放了。
初中毕业后,三个人都不再读书。钱旭达本来想出去打工,但大山觉得不如兄弟三人想办法搞点钱。一听搞钱,从小就爱财的钱旭达来了兴趣,小兵对钱没什么兴趣,他只是不想去工厂干活。
搞钱的事情由大山来策划,方法也很简单粗暴,就是偷和抢。那时候社会治安不好,三个人小偷小摸,先去小卖铺偷钱,又去学校勒索学生,成功几次后,三个人胆子越来越大,开始在晚上拦路抢劫。
三个人里面钱旭达最喜欢钱,由于长得壮,被叫做钱罐儿。每次搞钱都是大山出主意,他心思多,头脑聪明,但喜欢调戏女生,看见漂亮的女孩就上前骚扰,掀裙子摸屁股没他干不出来的。唯独小兵没什么喜好,只是脾气不好,两句话不对付就和别人打仗,在抢劫的时候表现得最凶狠。
大山明白抢劫这种事挺严重,特意强调每次不能抢太多,最多不超过五十。三个人年龄不大,成年男子他们不敢拦,专门在晚上挑女的下手。看着像小孩似的蟊贼,很多人付十块二十块钱也没报警,三个人竟然这样顺利地干了半年多。

东北黑道往事:“崩大哥、打定点”,坏人们是如何炼成的 | 重案实录Ⅱ014

虚假的黑道兄弟情
最后,事出在大山身上。那天晚上,三人堵住了一个女孩,小兵向女孩要二十块钱,女孩掏钱给了,不过大山看女孩长得好看,便开始动手动脚,谁知道女孩抬腿踢中大山裆部。大山疼得差点晕过去,脾气最差的小兵抬手扇了女孩两耳光。
第二天,他们得知女孩是大奎的妹妹。大奎是这一带有名的“混子”,比钱旭达三个人高明多了,用小兵的话说,大奎在饭馆吃饭都不用付账。没过多久,大奎就查到了打他妹妹的这三个人。
小兵等人决定躲几天。钱旭达跑到了姑姑家躲藏,过了三天,他实在待不住,想这里离自己住的地方挺远,大奎不可能找到这来,便出门溜达,结果没走多远便被大奎堵住。
大奎带人狠狠揍了钱旭达一顿,事后,钱旭达脸肿得三天吃不下饭。回到家中,他发现小兵也被人揍了,唯独大山逃过一劫。
听到这,我笑着说:“大山运气挺好啊。”
“好个篮子!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他妈的是被大山出卖了。不然他们怎么能找到我姑姑家去?我就带着大山去过,别人谁都不知道。”钱旭达咬着牙说。
这件事过后,大山说不能再这么混下去,不然永远也混不出名堂。想在社会上立足,必须要有靠山。钱旭达表示无所谓,只要能搞到钱,干什么都行。小兵和大山一样,想混出点名堂,点头表示赞同。
经过仔细策划,大山提出要去拜一个大哥。所谓的大哥,就是在某个地方混出名气的社会人,大山选择的人叫“黑龙江”。
“黑龙江”在罗泽市三里道很有名气,只要在三里道这个地方开店,就得向“黑龙江”交一笔费用,然后他会安排几个人给店里擦玻璃,让其他人知道这家店和“黑龙江”有关系,这样就没人敢在这闹事。“黑龙江”平时经常在店里白吃白拿,妥妥的一个恶霸。
钱旭达三个人开始跟着“黑龙江混,平时在三里道得饭馆吃饭也不给钱,有时候“黑龙江会指使他们出面去教训人,有说过“黑龙江”坏话的,有和“黑龙江”有矛盾的,有开店不交保护费的,还有的连钱旭达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上去打一顿就算完成任务。
那时小兵下手最狠,有时候钱旭达还得盯着点,以免小兵下手太重。不过小兵这个特点让“黑龙江看得上眼,经常把他带在身边。
三个人跟着“黑龙江混,时间长了,钱旭达觉得没什么意思。虽然有吃有喝,但是钱都是“黑龙江拿,他分不到钱;大山则是到处和别人拉拢关系,打着“黑龙江的名号认识了不少人,光电话本就记了两本;小兵则是像保镖似的天天跟着“黑龙江“黑龙江还安排他去考驾驶证,说要买一台车让他做司机。
正在钱旭达不想继续混的时候,三里道开了一家游戏厅,游戏厅不大,里面只有十台机器,但天天爆满,想玩一把都得排很久。“黑龙江按照规矩来收钱,结果这家店的老板不但当面拒绝,还对着“黑龙江”放狠话,提出找个地方“打定点”。
打定点是一句俗话,就是两伙人选一个地方进行约架,双方各自喊人群殴。那时候没什么道义规矩,谁喊的人多谁就厉害。
“黑龙江自然不能服气,开始召集人手,这里面自然少不了大山三兄弟。打定点的时间和地点很快约好了,钱旭达盘算下,“黑龙江这次找了大约三十多人,还准备了木棒之类的家伙,钱旭达知道,这次肯定是一场血战。
对钱旭达来说,打仗无所谓,可是无谓的打架让他觉得很没有意思。他想赚钱,但是打架并不能赚钱,每次他帮“黑龙江打人后,也仅仅能混一顿饭吃。
这时有人来找钱旭达,开门见山地说,如果钱旭达不去参与这次打定点,当场给他三百块钱。钱旭达并不认识这个人,但他几乎没犹豫就应了,这可是蓝蓝的百元现钞,三张老人头。
但钱旭达没把这件事告诉大山和小兵,他怕一旦这两个人知道,向他提出要分这三百块钱就麻烦了。于是,钱旭达找了个理由,说自己得了急性肠炎去医院,为此他还特意在医院待了一天,直到晚上才回来。
晚上回来后,钱旭达急忙去找大山和小兵,他怕两个人参与群殴被人打伤,结果发现两个人什么事都没有。问起打架这件事,两个人都是吞吞吐吐,最后才知道,他俩也没去打架。至于理由钱旭达没细问,他怕不小心将自己拿到钱这件事说漏了。
第二天钱旭达得知,当天打架“黑龙江”一伙被人打得很惨,黑龙江的腿都被打断了,在医院住了很久,出来后走路一瘸一拐的,这人就算废了。
钱旭达和大山、小兵又变成了无业游民,这时,大山提出再找一个大哥,可钱旭达对这种生活感觉到厌烦,不想继续这么混下去了。大山安慰他,这次要找的大哥不光是靠山,还能赚钱。一听到有钱赚,钱旭达来了精神,与小兵一起去见了新的大哥。
这个人叫常宏,就是新开的游戏厅的老板。
投了新靠山后,常宏给他们安排了在游戏厅看场子的活,如果有人打架或者是闹事,大山他们负责把闹事的人清理出去,按日结工资。这个工作对钱旭达来说既轻松又有面子,三个人便在游戏厅里安顿下来。
在游戏厅待长了,钱旭达发现一个秘密,游戏机都是投币的,但是投进游戏机里的除了游戏币之外,还有铁片。铁片放进去一样能启动游戏。由于游戏厅生意火爆,所以常宏对有人用铁片玩游戏并不是很在意,可是钱旭达曾看到大山卖给别人铁片,他知道这些铁片都是从大山那里来的。
钱旭达也想搞点铁片卖,赚点外快。他找大山提这件事,结果大山不承认,两个人一度闹得不太愉快,在钱旭达和大山为铁片这件事纠缠的时候,只有小兵每天兢兢业业地看店。
后来常宏出事了,钱旭达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开始联系不上常宏,他开的游戏厅也被查封了,机器都被拉走。大山还想找关系把机器弄出来,自己继续干游戏厅,可是找了许多人也没能办成。
这件事不了了之,三人又变得无事可做。时钱旭达打算去南方打工,但再次被大山拦住了。大山说有个赚大钱的套路,需要三个人一起干,那就是崩大哥。
那时候社会上比较乱,无业游民也多,尤其是刚刚上映的古惑仔电影,给这群混社会的人打了一针激素,每伙人都把自己比作陈浩南,想出人头地,相互之间打架更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还开始划分底盘和势力范围。
这么一闹,就有几伙胆子大的人打出了名堂,在一片区域有了声望,变成了这群混子中的佼佼者,也就是俗称的大哥。这些人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戴墨镜穿西服,平时身边前簇后拥,出面平息纷争,引得小弟们纷纷敬拜。
大山所谓的“崩大哥”,就是要对这些人下手搞钱!
风险很大,但小兵觉得无所谓。他胆子最大,下手最狠,拿着刀谁都敢捅,而钱旭达一听能赚到钱,便把诸多事非抛到脑后,三个人一拍即合。
大山不知道从那里搞到一把枪,然后拿出一份名单,上面都是在社会上混出名堂的人物。大山靠着这几年走动的关系,和这些人多多少少也算个面熟。按计划,先由大山出面,选一个目标送礼、拉关系,然后以请客吃饭的由头将他引出来。大山能说会道,将对方哄的心花怒放,然后提出去歌房唱歌,在路上,大山会找机会将大哥的小弟甩掉。
到歌房之后,大山找个理由,提出对方瞧不起自己,这时候飘飘然的大哥肯定不能示弱,言语间就会发生冲突,只要大山使个眼色,小兵就将提前准备好的枪拿出来顶在大哥的脑袋上。
小兵这人名声在外,都知道他打架敢下死手,手里端着枪,没人不害怕。这时候钱旭达再做和事佬,将小兵劝开。对于这群在社会上混的人来说,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他被大山这群小辈用枪顶住脑袋这件事传出去,以后他们就没有脸面了。
在社会上混,靠的就是脸面,没有面子的话就什么都不是。大山就是拿准这一点,让对方吃一个哑巴亏。亮出枪是最关键的一环,第二天大山会再去找这个人,以不让这件事传出去为由,向这些人要封口费。
大山了解这群人的心态,也了解这些人的底细,他会根据大哥的财务情况对症下药,针对不同的人,要的钱数也不一样,对方最终都是老老实实地拿钱。
这样搞了几次,每次大山都能要回几万块钱,这可比在游戏厅干活赚得多了去了。这段时间是钱旭达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我打断他:“有钱就开心,你还真是个钱罐子!”
钱旭达似乎陷入那段回忆中,没有理会我的调侃,他继续向我讲述。
在大山连续崩了七八个人之后,他们的名声响了起来,同时也得罪了越来越多的人,终于有人忍不住对他们下手了。
那天钱旭达接到一个朋友电话,说晚上一起吃饭,大山有一辆车,钱旭达便给大山打电话借车。大山说他开车去外地了,暂时回不来,钱旭达本来并不在意,但是他在去饭店的路上,在一家歌房门前看到大山的车,钱旭达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给小兵打电话,果不其然,小兵也说晚上有人请他吃饭,是在同一家饭店。
钱旭达感觉事情不妙,在电话里让小兵快跑,没等打完电话,那边就传出叫骂声,接着小兵便没动静了。钱旭达赶到饭店的时候,看到门前站着五六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拎着东西,有个人趴在饭店外面挂着的牌匾上,满脸都是血。正是小兵。
钱旭达眼中直冒火,把出租车司机撵下去,自己开车冲了过去,把人群冲散,小兵趁机从牌匾上跳下来,两个人这才开车跑掉。
钱旭达给大山打电话,在电话里对大山破口大骂,而大山结结巴巴,问他们在哪个医院,要去看望。这时钱旭达留了个心眼,在小兵包扎好,他和小兵藏在医院附近的一栋楼里,告诉大山他正在医院包扎。没过多久,钱旭达看到七八个人冲进了医院,至此钱旭达知道,又是大山将他们出卖了。
钱旭达和小兵因为“崩大哥”这件事得罪了很多人,而现在大山又把他们出卖了,可以说,在罗泽市大山是彻底臭了名声,别说继续混社会,连生存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这时小兵提出来,他决定去找宏伟帮忙。
大山每次拿枪“崩大哥”的地点都是在常成开的歌房,常成和常宏是兄弟,常宏出事之后,大山便跟着常成继续混。常成这个人比他哥哥老道许多,在社会上很有号召力,大山“崩大哥”的幕后主使就是常成。他借着这次机会将社会上和自己不对付的人都整了一遍,彻底将自己包装成了教父级的人物。
但常成也有不对付的人,宏伟就是其中之一。宏伟这个人口碑不好,钱旭达对他一直不太感冒,但这次大山的所作所为把小兵惹火了。小兵做事喜欢走极端,在罗泽市既有实力保护他们又能有机会报复大山的人,只有宏伟。
钱旭达本来不想一起去,他早就想离开罗泽市去南方打工了,但这次小兵苦苦求钱旭达帮忙,没办法,钱旭达只好和小兵一起去找宏伟。
宏伟对接纳两个人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要他俩去捅一个人。
宏伟想要从别人手上低价盘下来一个歌厅,这个歌厅是一个叫明秀的人开的,宏伟和他谈了几次都没谈拢,所以才萌生直接抢的想法。宏伟本意是想让他俩做炮灰,但没想到小兵比他更狠,在埋伏到明秀后,不但直接捅了四刀,而且还将明秀镇住了,以至于明秀都没敢和宏伟谈条件,直接将歌厅低价转让了。
这件事让小兵成了道上的传奇人物,也让那些想打他主意的人收手了。此事过后宏伟便同意接纳小兵和钱旭达。
钱旭达发现虽然宏伟这个人口碑不好,为人差劲,但是在狠劲上,他和小兵很相似。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点,做事的时候,宏伟经常和小兵一拍即合。随着两个人谋划的事情越来越大,钱旭达甚至发现他们在歌厅里安排人卖毒品,他渐渐不敢和宏伟在一起了。
钱旭达再一次萌生了离开的念头,这时小兵对他提出,再在罗泽市待半年,因为半年后小兵就要结婚了,钱旭达得参加他的婚礼。
钱旭达决定继续在罗泽市待半年。钱旭达没想到的是,小兵的女朋友对他产生了兴趣。一次醉酒后,小兵的女人和钱旭达发生了关系,事后钱旭达觉得对不起小兵,他不想把这种畸形的关系继续处下去,他不能等到小兵结婚了,于是钱旭达主动提出来要去南方。
离开前,小兵请钱旭达吃饭,突然说到钱旭达和自己女朋友有私情的事情,这让钱旭达大吃一惊。他没想到小兵会知道这件事,随后,小兵就拿出刀将钱旭达砍伤,也就是那次,钱旭达替小兵做了伪证。
事后,钱旭达也没脸用这件事和小兵谈交易,这两刀是钱旭达还给小兵的人情债。不过小兵还是给钱旭达拿了十万块钱,说是作为医药费,但他要求以后别让钱旭达在自己眼前晃悠,只要看到,肯定还会砍他。
钱旭达早就想离开罗泽市的想法,治好伤之后,他便去了南方。
听完钱旭达述说的故事,我问他:“我看你好几次都说想走,结果一直没走,最终被砍了才走?这多吃亏啊。”
“对啊,我错就错在这,好几次明明有机会,但就是没离开,结果倒了霉。要是早点走,不就没事了。”
“小兵砍你,是因为你睡了他的女朋友,从道义上来说你自知理亏,为什么这次你又拿这件事来举报小兵?”
“我不是说了嘛,为了钱。”
我静静地看着钱旭达。他表情自然,一脸坦然,对于举报自己曾经的兄弟,即使是自己犯错在先,他也没有任何的愧疚。

东北黑道往事:“崩大哥、打定点”,坏人们是如何炼成的 | 重案实录Ⅱ014

真实的黑道悲情
其实我对钱旭达印象不错,他说话很有分寸,不像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可是他做的这件事让我很疑惑。在社会上混过的人虽然坏事做尽,可社会上也有自己的规矩,钱旭达现在的行为已经突破了这条红线。
不过这些都是浮云,我们的目的是查清案件,抓捕罪犯。我早就想抓小兵,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这次钱旭达主动送上门来的机会,我怎么能放过?
我给钱旭达做了笔录,他签字很爽快,按手印的时候毫不犹豫。他将自己的手印按在名字上之后,还使劲扭了一下,生怕印子不清楚。钱旭达提供的医院病志很充分,他当天晚上就被送进了看守所。
我们把明秀找来,虽然他已近六十,但身材保持得还好,一副油光光的大背头显得挺精神。明秀听到我说钱旭达投案自首后,面部肌肉几乎扭曲到一起,眉头的皱纹叠出来好几层。他点了根烟,狠狠地抽了一口,这根烟一下燃下去三分之一。
明秀深深呼了一口气才开口问道:“钱罐子押进去了?”
“昨晚就送进看守所了,这个案子你不要有什么顾虑,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既然钱旭达开了头,小兵肯定也跑不了。”
“怪不得……前段时间钱罐子给我发了条短信,我没回。”
“什么时候?他给你发的是什么内容。”
“短信让我删了,发短信的时候正好是我参加常成葬礼那天。”
常成的葬礼,就是我们抓住逃犯陈松树那天,紧接着就是大山被人砍断手脚,然后发生一系列的事故,而去南方多年的钱旭达却在那天给明秀发短信,我突然觉得钱旭达这次自爆式的举报并不是像他说的那么简单。
在社会上混的人没那么简单,看着越简单的人,内心越复杂。这时我想起了王笑,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胖子,笑眯眯的像一尊弥勒佛,但每一个件事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最后,明秀同意配合我们工作,他把八年前发生的事情详细向我们说了一遍。明秀说在他印象里,钱旭达只是用拳头打了他一下,而拿着刀的是小兵,一共捅了他四刀。小兵当时把他顶在墙上,一只手按住明秀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拿着刀连续捅刺,明秀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明秀说小兵捅了四刀之后还想继续捅,是钱旭达把小兵拽走的,如果不是钱旭达在场,恐怕当天小兵能直接捅死自己。
在社会上混迹多年的明秀在那一天才感觉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他都没敢和宏伟讨价还价,把歌房兑给宏伟,全当是为自己买了一条命。他真的怕小兵对自己下死手。
我们开始对小兵展开抓捕。说实话,这起案件看似证据条件不错,但其实并不好,虽然有钱旭达和明秀的笔录,也有明秀在医院的记录,可是缺少了一个重要环节,那就是捅明秀用的刀。没有凶器,这个案件就缺少了重要一环,但这把刀肯定找不到了。
而关于钱旭达自述的作伪证罪,小兵将他砍成重伤这件事,只能是作为这起案件的依托。总之一句话,如果小兵矢口否认,他和钱旭达是一比一的对应口供证据,并不能作为定罪量刑的依据。
找小兵并没有费太多力气,他虽然不露面但是人还在罗泽市,而且他并不认为警察能抓他。我们从小兵坐的车子为出发点开始调查,安排人在夜晚查看各大豪华酒店门前的停车位,没过几天便发现了小兵的车子,在酒店的包间内将他抓获。
为了能从审讯这块将小兵拿下,我们做足了准备工作,安排了好几种审讯方案,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我甚至一度在审讯前思考如果小兵不开头,能不能通过零口供将他送进看守所。
但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我的预料,当小兵发现自己被抓是因为八年前明秀被砍的案件时,他眼睛瞪得又大又圆,似乎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他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们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们的?
无论我说什么,小兵只是反复问同样一句话。没办法,我只好将杀手锏拿出来,把钱旭达签过字的笔录在他眼前一晃,告诉他钱旭达已经投案了。
“对,明秀是我捅的,我捅了他四刀,顶在墙边捅的;钱旭达也是我砍的,当时砍完我找人打听发现他被砍成血气胸,我赔了他十万块钱算是私了。”
小兵交代了!我没想到他交代的这么痛快,我能听到小兵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牙齿咯咯作响,他是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几句话。
我心里明白了,小兵是在赌气。他没想到钱旭达会举报自己,他几乎都没思考过自己说这些话会代表着什么,他的思绪似乎回到三十年前,他和钱旭达曾经并肩作战的那个年代。
两个人拎着刀在大街上追砍别人,那个耀武扬威的年代,钱旭达开车救自己的场面,被大奎殴打的场面。而现在,他发现自己被钱旭达出卖了,他愤恨的表情不光是针对钱旭达,更是对着他自己。
小兵似乎在与自己作对,我猜他是在痛恨自己怎么认识了这样一个朋友。他说这些话是在惩罚自己。我们的监控录像完全的记录下来小兵的供述,而我趁热打铁做了笔录,趁着小兵头脑混乱,让他亲口供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第二天上午,小兵被送进了罗泽市看守所,他被关在311监室。看守所是一个口字形的建筑,钱旭达在321监室,就在对面。但由于他俩是同案犯,所以在看守所永远也不会面对面,只有其中一个人在楼下放风的时候,另一个人会透过巴掌大的窗户看到对方。
不知道那时如果他俩四目相对,小兵和钱旭达心里会想些什么。
*文中配图来自网络,仅用于缓解视觉疲劳。
编辑 | 西瓜糖


浏览2185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如何避免我们自己成为案板上的猪----杀猪盘有感!(10月15日预判) 我们就慢慢的陪着主力玩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