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为拍惊悚片,少女们决定去荒宅练胆

21 10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城市江湖|标签:社会万象 沙洲 陈季美 女孩 白云


1984年2月,我爷爷在侦破震惊全省的“一二一”持枪还杀人案后,获准了休假三天。2月20日,他正想出门去公园溜达,一辆吉普车停在了他们宿舍大楼门口。罗记者下车对他说:“上车,有一个老朋友想见见你。”
吉普车一路往南,来到了简阳渡坝湾附近。一下车,一个梳着大背头,戴着黑框眼镜的高个子立即上前来跟他握手。
看清来人,我爷爷心里一声卧槽,这不是之前打过两次交道,两次都败下阵来的陈恃德吗?难道他又牵涉到什么命案?
经过一番长谈,陈恃德的确有案子需要找我爷爷帮忙。
四川某知名电影厂准备在年中拍摄一部名叫《湖畔追凶》的悬疑电影,筹备组打算用老带新模式,男主角用国内知名年轻演员唐某强,女主则挖掘有本地风情的演员。
筹备组从简阳高中初选了6名演艺素质出色的女生,在县城郊渡坝湾附近的渡坝招待所展开集训,集训结束后,将从六人中选出一名女主和一名女二,剩下的人只能当群演。
那个时候国内电影很少,这家电影厂是与八一电影制片厂齐名的西部第一电影厂,悬疑片是他们的招牌,一旦被选中为女主,她们人生的命运将迎来重大升华,女孩们都非常重视这次机会。
不过,2月17号,电影主角还没定下来,这6名女孩倒成了一桩惨案的主角。
沱江在简阳渡坝湾那里形成一片比较大的湾塘,湾塘东侧是公路,西侧是一片峭壁。临近西侧峭壁那里有一片沙洲,上面有一座清末本地富豪张成万为自己三房夫人修建的宅子。后来三夫人在宅子内被歹徒残杀,这座沙洲宅便逐渐荒废。
建国后,这里一度被改造为一家精神病疗养院。后来因为地震震成了危房,此处再度被废弃,还有了不少离奇的神鬼传闻。这次选在这拍电影前,谁也没想到湖畔追凶,会变成湖畔血案。

为拍惊悚片,少女们决定去荒宅练胆

地形示意图
2月17日夜晚九时许,有两名穿着军大衣,戴着雷锋帽的女孩从岸上摆渡到了沙洲。据摆渡的艄公疤头罗”说,这两个女孩表现得神神秘秘,到了沙洲后,她们就让疤头罗先回对岸去,说待会要走时再叫他。
晚十点左右,一名女孩在沙洲呼喊,让疤头罗”撑船来接她。返回对岸时,只有一名女孩,另一人不知所踪。
十一点左右,又有两个女孩来找“疤头罗”,让他摆渡到沙洲。抵达目的地后,同样是让疤头罗”先回对岸,等会儿有需要时再叫他过来。而这次,疤头罗”等了一个多小时,始终不见对面有人他过去接。
他有点犯困,担心睡着了听不到对面的叫喊,便划到了沙洲登陆口附近睡下。
疤头罗”意想不到的是,后过去的两个女孩一直没有叫他。直到2月18日早上,对岸才有人呼喊自己。叫自己的是六名集训女孩之一的陈季美,她先是问昨晚有没有女孩去过沙洲,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她说同学昨晚去沙洲探险,一直没有回来,觉得事有蹊跷,所以想去看看。
疤头罗”赶忙撑船赶往沙洲登上沙洲后,陈季美和疤头罗”一起呼喊,但没有人应答。疤头罗”说,这里平时就只有他这一条摆渡船。他没有把那两个女孩接走,她们一定还留在岛上。
岛上能藏人的地方,只有三夫人的那栋古宅,两人挨个房间地去寻找。
这座沙洲宅的主人喜欢古典诗词,房间名字都是用词牌来命名的。果不其然,陈季美和疤头罗”在蝶恋花和破阵子这两间相邻的房屋内找到了失踪的两个女孩,但已经只剩两颗人头,赫然摆放在屋内桌上!
在经过最初的惊慌失措后,陈美鼓起胆子,近距离去辨识了两颗人头。两个人都是一起集训的女孩,一个名叫李慧,另一个名叫胡杏娟。
美想要返回对岸去报警,但疤头罗”说,昨晚上总共有四个女孩过去,回来一个,现在还差一个没有发现,会不会也死在这座沙洲宅呢?
两人又找了一阵,发现一个叫做玉楼春的房间从里面反锁住了,敲门也无人应答。陈美想,门从里面反锁,肯定是有人在里面,会不会是幸存的那一个同学呢?
他们两人推门无果,两人便四下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砸开大门,陈美找到一把大铁锤,靠着铁锤,很快就砸开了门。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里面没有活人,竟然还是一颗人头。屋子是封闭的,并且被反锁,怎么会出现一颗人头呢?两人被吓得不轻,赶紧夺路而逃。
跑到湖边的登陆口时,陈美突然发现,旁边的苇子荡里,竟然倒插着一个人,看不见上半身,只有两条光秃秃的腿露在外面!
美说,我们总共有6个同学,昨晚只有她和另一个同学在招待所,现在发现了三颗人头,难道这具尸体是第4个同学?
美和疤头罗”把船划过去,把这具尸体拔起来,发现这是一具全身赤裸的无头女尸。他们吓了一跳,赶紧把尸体扔进水里。看来,这具无头女尸应该是宅子里三位遇害者之一。
疤头罗”又发现在距离他们十米远左右的地方,还倒插着两具尸体。显然这应该是另外两名受害者的尸体。他们不敢再去拔,赶紧划去对岸报警。
简阳县公安局接报后,立即赶去现场进行了勘察。死在蝶恋花房中的女孩,名叫李慧,其尸身依旧插在围子荡里,是被人用钝器猛烈击打头部致死。
死在破阵子房中的女孩,名叫胡杏娟,尸体也插在苇子荡里。她是被人用利刃从背后刺穿心脏致死。
玉楼春,也就是那间密室中发现的头颅,名叫张书雁。她的尸身被陈美和疤头罗拔起来后,漂出去100多米,警方打捞后才找到。她是被人打晕后勒死。
三名死者都是在2月17日晚间9点到12点间遇害。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以三种不同的方式遇害,且尸身竟然呈现如此恐怖的排列,这桩惨案是简阳县建国以来前所未见的。
案发当夜,除了发现尸体的陈美留在招待所外,另一名学生杨诗肖也声称自己没有外出。还有一名学生王白云则宣称自己晚上去城里逛了书店和夜市,直到凌晨才回宿舍。
我爷爷走访了书店,书店的服务员证实在晚上9:20左右见过她,但不排除她在9:20以后离开书店的可能。
这件案子之所以和陈恃德扯上关系,是因为涉案女生之一的杨诗肖是他表妹,两人偶有书信往来,关系还算不错。杨诗肖虽然声称自己当夜留在宿舍,但没有充分的在场证明,是警方的怀疑对象之一。
简阳警方对案情进行第一轮调查后,初步判断,凶手应该是熟人作案,而且就在幸存的三名女孩中间。这么判断有三个理由:
第一,艄公“疤头罗”前后一共目击到4个女孩前往沙洲。据陈美所说,他们将要筹拍的电影《湖畔追凶》是比较惊悚的谋杀题材,不管是女主还是反派女二,都需要具备胆大的气质。几个女孩胆子都不大,但为了争夺女主角,经常互相嘲笑。杨诗肖还提议说,沙洲宅素有闹鬼的传闻,如果谁敢半夜去那里探险,就证明胆子够大。目前看来,很有可能是他们6个人中有人趁试胆时谋害了死者。
第二,三名死者均是被人从背后击打脑部,或者利刃刺心,被害者在死亡前并无防备,这也再次证明是熟人作案。由于案发时正值寒假,他们所集训的地方距离县城比较远,所以基本可以排除是其他的同学做案。
第三,三名幸存者有比较充足的谋杀动机。因为电影女主是在6名女孩中6选2,一旦被选中,很可能一炮而红,成为社会地位很高的影视演员,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所以不排除有人想用这种残忍的方式来牟取利益。
而陈恃德之所以相信自己的表妹不会是凶手,是因为她表妹杨诗肖是6个女孩儿中家境最好的一位。杨诗肖的母亲去世的比较早,父亲是政府基层干部,家里吃穿用度是不愁的。哪怕没有这部电影的拍摄,杨诗肖还有比较大的几率能考上陈恃德所任教的川大,她没有动机用这么残忍的方式连杀三人。
招待所有一位服务员曾经在晚上11:30左右看到杨诗肖从公用厕所出来。但这无法证明她之前是否到过沙洲。
至于发现尸体的陈季美,她每天晚上8:30~10:30都会去招待所伙食团那里听收音机评书节目,这段时间她是有人证的。
弄清基本案情之后,我爷爷问:“这个案子最关键的问题,是第一波前往沙洲的2个女孩,但是只回来一个。那么,回来这个人的身份能不能确定?艄公是怎么说的?”
陈恃德说:“不确定,只能排除陈美。疤头罗”岁数大了,有老花眼,当晚黑灯瞎火的,去的女孩儿又都穿着统一配发的军大衣和雷锋帽,他也分不清回来的到底是哪一个。”
“王白云曾经在9:20出现在县城里的书店,她有没有可能在十点之前赶到渡口?”
“照速度来说,有这个可能。”
“除了疤头罗”的船之外,还有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进出沙洲?”
“疤头罗眼睛不好,耳朵却很灵,平时渡口与沙洲之间就他一艘渡船。如果有别的船只来往,他说他应该会注意到。女孩子们也不大可能游泳上岛。因为沙洲旁边全是苇子荡泥沼地,如果有人游泳过去,一定会在宅子里面留下泥印。”
我爷爷与罗记者和陈恃德一起渡船来到沙洲。这个小岛也就百米见方,前面是三十米宽的大河,背后是那峭壁,可以说是绝境之地,风水确实不太好。
我爷爷四处查看了一下,说:“4个女孩子坐船过去,只有1个人回来,其他3个都死了,你们说,回来的那个会是凶手吗?”
罗记者说:“这还用问,回来的那个当然嫌疑最大。”
“可是我感觉事情不那么简单啊。回来的那个女孩最多只能杀死和她同行的人,那后面上岛的两个女孩是被谁杀死的呢?”
陈恃德也补充道:“没错,这就是整个案子的奇怪之处。那2个女孩总不可能留在岛上自杀吧。”
我爷爷问疤头罗:“第一波去的两个女孩,有没有跟你说过后面还有人要来呢?”
“没有,女孩们上了船之后基本都不说话。”
从艄公疤头罗那里得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我爷爷便去仔细勘查那间密室,也就是发现张书雁头颅的玉楼春。
这是清末修建的宅子,所以门窗都是木质的,大门是双扇对开。案发之后,有人用木闩从里面将大门锁上。第二天,陈美和疤头罗”上岛查看时,用大铁锤将门闩锤断,才打开了门。这一切都是艄公疤头罗和她一起经历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经过检查,我爷爷发现左边那扇大门内侧,地上有几根被扳弯的钉子,不知道这些钉子有什么用途。
我爷爷又察看了放着李慧、胡杏娟头颅的两间房。李慧所在的蝶恋花是一间保存比较完好的卧房,里面的床虽然只剩下一个木架子,但我爷爷抹了抹上面,没有发现灰尘,擦得比较干净。
这个房间是李慧死亡的第一现场。因为李慧是被人用钝物打击脑袋致死的,床上有大量喷溅状的血迹。
胡杏娟所在的破阵子是一间书房,与李慧不同,破阵子书房并非胡杏娟的第一死亡现场。因为胡杏娟是被人从背后一刀刺死的,而这间书房内并没有留下刺杀喷溅出来的血迹,只有少数因为头颅移动所滴下的血滴。

为拍惊悚片,少女们决定去荒宅练胆

现场示意图
据县刑警队勘查,胡杏娟的第一死亡现场,应该是在沙洲宅进大门后的耳房附近。
我爷爷说:“李慧应该就是第一波去的女生,胡杏娟是第二波。”
陈恃德问:“何以见得。”
“李慧到了蝶恋花房后,先初步打扫了卫生,然后应该就在此歇息。然后胡杏娟与另外一个女生来到了沙洲宅,但这两个人还没有进入到宅子里面,胡杏娟便被她的同伴杀害在耳房里。此后,凶手找到了蝶恋花房,杀害了正在里面休息的李慧。”
“有一定道理。可是,第三具尸体张书雁是怎么出现的呢?那间房子被反锁着,凶手杀了人,如何把头放进密室,又是如何逃走的呢?
我爷爷再次来到密室玉楼春,当时陈美锤开房间门后,张书雁的人头就放在桌子中间。我爷爷凝视着那张桌子,忽然发现,上面的血迹似乎要比其它房间放人头的桌子要少很多。
他想起了什么,问艄公疤头罗”:“美早上来的时候,随身有没有带什么东西?比如袋子之类的?”
疤头罗”想了想说:“像是背了个书包。”
我爷爷思索了一阵,说:“事情始末基本清楚了。”
回到对岸之后,我爷爷让陈恃德把他的表妹杨诗肖叫到了房间内,语气平和地问她:“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去过沙洲呢?”
杨诗肖失口否认。
我爷爷又问她:“你胆子应该不大吧?”
杨诗肖听闻此言,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我爷爷凑近她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杨诗肖立刻惊慌失措地喊道:“你怎么知道?
我爷爷说:“等会儿你最好如实对公安坦白你那晚做的事,不然会有大麻烦的。”
杨诗肖一脸的惊愕。陈恃德见此情形,立马把我爷爷拉出去,问他:“难道杨诗肖真是凶手?”
我爷爷反问:“你不是不相信她是凶手吗?怎么现在又动摇了?”
“这……你不是神探吗?我看你那个样子,好像她就是凶手一样。”
陈恃德在之前两次和我爷爷的较量中,都取得了胜利,但这次他是真慌了。眼下这情形,要是他表妹真杀了人,神仙也救不了了。
我爷爷对登船前往沙洲岛的人进行了多次组合推理,设想了登岛的顺序,然后请刑侦大队郭队长将三名涉案女生带到了县局,讲述了他对于本案的推理。
首先,案发当夜十点左右,第一波去沙洲的两个女孩,是李慧和杨诗肖。之前杨诗肖曾提过拿沙洲岛比试胆量。沙洲老宅气氛阴森恐怖,两个女孩为了比谁的胆量大,商量谁敢在宅子里面住一晚上,另一个就要向她认输。
从第一位死者收拾房间的情况推断,第一次去的两个女孩应该是去练胆,并且打算在岛上休息,但其中一个突然退缩返回,那个人很大可能性是杨诗肖
她们上岛后,在沙洲宅转了一圈,杨诗肖久居城里,很少去这些鬼地方,一上来很快就怂了,不敢在此多留,召回艄公回到了招待所。而李慧农村出生,习惯这种荒僻乡野的气氛,她到蝶恋花房收拾了一下,准备睡在这里,明天早上再回去。
没想到,第二天传来了李慧和另外两个女孩在沙洲暴毙的消息。杨诗肖在惊恐之余,觉得如果承认自己当天和李慧去过沙洲的话,肯定会被警方列为重大嫌疑人,拍电影的事就要黄了,说不定还会被判坐牢,甚至枪毙。
她猜想,艄公应该没有认出自己,便咬死不承认自己去过沙洲。我爷爷已经确定,凶手是陈季美,但她一定有同伙配合。他在杨诗肖耳边问,是否和死者李慧约着去练胆,只要杨诗坦白,那陈季美的同伙自然也藏不住。
第二波去沙洲的人,是逛书店的王白云和死在破阵子房间的女孩胡杏娟。她们俩去沙洲的理由尚无法猜测,但可以肯定的是,王白云事先已经知道杨诗肖和李慧她们先来过这里。
王白云和胡杏娟走到耳房附近时,王白云从背后拿出刀子捅死了胡杏娟。杀害胡杏娟后,王白云又找到了在蝶恋花房的李慧,趁其不备,将其杀害。
杀害胡杏娟和李慧后,王白云将她们二人分尸,将头颅摆放在破阵子和蝶恋花房内。而尸身则藏在外围的苇子荡里。完成这一切后,王白云在沙洲度过了一个晚上。
在此之前,陈季美将张书雁杀害,将尸体藏在河边。第二天一大早,陈季美来到岸边,将张书雁的头颅装进自己的书包,然后找到艄公疤头罗”,假意宣称要到河对岸去找失踪的同伴。
美和疤头罗”来到沙洲宅后,原本躲在这里的王白云立即躲进玉楼春房间,等待陈美与疤头罗”过来搜索。玉楼春是一个假的密室。这个房间的门是古的两扇对开门,其中左边那扇门脚处被几颗钉在地上的钉子挡住了,不用力的话推不动右边那扇因为没有上闩,可以正常活动。
当陈美和疤头罗”找到玉楼春,发现门打不开时。此时王白云正在里面,用工具抵住了门闩,因此外面的人无法打开。之后,陈美提议去找工具把门砸开,于是两人离开了门口,在离开之前,陈美将自己的书包放在了门口。
见二人离开,躲在里面的王白云立即出来,将书包里张书雁的头颅拿进去,放在屋里,然后自己则跑到外面,潜伏在水塘里。
王白云走后,美拿到锤子,立即往左边那扇门砸去,锤子砸在门上,将挡在门脚的钉子推弯,看起来就像是上闩的门被砸开一样。
当陈美和疤头罗”出了宅子之后,陈美引导疤头罗”发现了一具倒插在水中的尸体,陈美将尸体拔出来,确认身份。与此同时,疤头罗”现不远处还有另外两具插在水中的尸体。其中一具,是真正的无头尸体,而另一具,则是王白云在中憋气假扮。
就这样,沙洲总共只有李慧和胡杏娟两具无头尸身,张书雁的尸体此时还没运来,但疤头罗”却认为有三具尸身,正好对应屋子里发现的三颗头颅。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撑船的疤头罗”认为,上过他船的四位女孩,除了早先离开的杨诗外,全部死了。在她们的谋划中,当晚来过沙洲岛的王白云,会被误认为是已死亡的张书雁,两个人的嫌疑全部洗脱。
为了不让王白云在水里憋气憋的太久,陈美借口报警,让疤头罗”迅速送自己回对岸去。而王白云则从河里游回了对岸,速将对岸张书雁的无头尸身扔到河里,然后换好衣服,回到招待所。
尸体顺着河水漂流,然后被警方捞起。警方认为,这个无头尸身是美在沙洲那里拔出来的无头尸身,其实这是用来顶替王白云的第三具尸体。原本沙洲只有两具尸体,现在成功变成了三具。
美对推理结果并不服气,我爷爷建议做一个实验,警方用木头做了一个比玉楼春原配的门闩更加脆弱的门闩,插到玉楼春的门上,让陈美再次挥锤击打。结果陈美使出浑身力气捶打大门,却再也不能将门闩锤破。
经过对陈美书包的检查,发现拉链口附近,有细小的一点血迹。经化验对比,该血迹并非陈美所属的A型,而是死者张书雁所属的B型血。陈美可能用什么东西包裹住了张书雁的头颅,但仍然不慎有血液渗出来。
法医在王白云的手臂上检测到一些细小的伤口。经法医辨识,这是被蚂蝗咬伤所致。蚂蝗在河东岸并不常见,而在沙洲附近的苇子荡倒是很常见,这从侧面应证了我爷爷的推论。
经过审讯,陈美和王白云最终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王白云原名张永梅,而真正的王白云是自己的表亲。两年前,王白云考上了高中,而张永梅则落榜。但王白云家庭赤贫,而且有疾病在身,两家就商量让张永梅顶替王白云之名上高中。
张永梅顶替王白云的秘密后来被胡杏娟所发现。在此次集训中,为了争夺女主角,胡杏娟多次威胁要将此秘密告发。如果真被告发的话,王白云不但不能入选剧组,而且有可能被高中劝退,只能回家务农。所以,王白云与胡杏娟的矛盾非常深刻。
而另一名凶手陈美在六位女孩中家里最贫穷,她的父亲身患肝炎,需要大笔资金救治,对于当选演员的需求,她是最为迫切的。陈美非常喜欢窥视别人隐私,她在无意中发现了王白云与胡杏娟之间的矛盾,并暗自记在了心里。
案发前三天,陈美听到杨诗肖与李慧要在集训休息日晚上(2月17日)相约去沙洲比试胆量,认为这是一个走捷径,除掉竞争对手的绝好机会。就家庭条件而言,杨诗肖家里是最好的,但就演艺实力而言,胡杏娟和张书雁外形气质俱佳,最有可能被导演选中。
于是陈美便策划了一整套谋杀计划。美的威逼利诱之下,王白云同意与陈美合作杀害几名竞争对手,同时也除掉胡杏娟这个祸患。
王白云自幼在河边长大,深熟水性,所以由她来执行沙洲上的谋杀计划,陈美则在外围行动。她们两人在半个月前来集训时,就曾去过沙洲游玩,对那里比较熟悉。案发前两天,她们偷偷去上游找了一只竹筏划到沙洲宅,完成了谋杀布置,谋杀计划基本按预想的成功执行。
王白云在杀人之前其实也有过犹豫,但陈美在傍晚8点左右将张书雁骗到河边,将其打晕后勒死。陈美警告王白云,如果她不动手,自己被捕了,就会向公安告发她冒名顶替的秘密,这终于使王白云下定了决心。
陈季美杀害张书雁后,将尸体藏匿,然后去食堂听评书电台,制造不在场证据,也等待王白云实施计划。王白云从图书馆返回后,发现李慧和杨诗真的去了沙洲岛,于是借口邀胡杏娟去沙洲宅吓唬在那里试胆的李慧。
等到胡杏娟到了沙洲宅后,王白云从后方持刀刺向胡杏娟,将其杀害,随后又杀害了已经在房间内睡下的李慧。
由于两人都已年满十八岁,且正值严打,很快被判处死刑枪决。那时的电影不能进行事件营销,所以计划中的湖畔追凶电影也在后来取消了。
六名追梦女孩,最终只有杨诗肖一人幸运存活。此事也给她造成了深重的心理阴影,最终她没有再选择影视道路,而是考入川大舞蹈系,成为一名舞蹈演员。


浏览4122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金富科技(003018):国内最大的塑料防盗瓶盖供应商之一 今天的走势,简直是神来之笔!(10月22日预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