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30 12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股海风云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漂亮的成绩单背后却是并购成瘾、债台高筑下的尴尬现状。三年“翻番”目标能如愿实现吗?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上面是2020年1月到10月山东省液态奶的销售份额:排第1的是君乐宝,而龙头老大伊利股份则是排到了第8名,而今年新上市的新乳业则是有3个品牌进入到了前十之中。


目前需要长期跟踪一段时间,看看新乳业能不能保住现在的位置,继续上行,还是退出前十名之中。 



作者吴声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近日,低温鲜乳代表新希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002946)发布一项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向公司核心团队41人,以每股9.35元的价格,授予1378万股限制性股票。


根据这份激励计划,解除限售的要求是2023年度合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与2020年相比,增长率均不低于95%,也就是说,新希望乳业的目标是在三年内,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实现翻一番。

 

作为西南地区奶业翘楚,新希望乳业这些年发展迅猛,业务范围从区域拓展至全国。然而,漂亮的成绩单背后却是并购成瘾、债台高筑下的尴尬现状。三年“翻番”目标能如愿实现吗?



并购起来的巨头

 

辛苦十几年才取得今年的成绩,新希望乳业却扬言要三年内翻番,哪里来的底气?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从其发展轨迹来看,新希望乳业并没有乳业基因,而是靠并购发展起来的。


新希望乳业早期曾是刘永好家族控股的农牧上市公司新希望的子公司,因业绩不理想被上市公司剥离后,看好乳业发展前景,于2001年在眉山市洪川镇成立四川新阳坪乳业公司。


过去十几年,刘永好家族通过战略收购,先后将青岛琴牌、昆明雪兰、苏州双喜、湖南南山等十几家几家地方性乳企收入囊中,实现跨区域扩张。

 

不可否认,收购可以扩大企业规模和整体实力,利于企业的综合发展。


疯狂并购后,新希望乳业从一个区域品牌,走出来西南市场,并在华东、华中、华北、西北深度布局,逐步深化全国,构建了以“鲜战略”为核心价值的城市型乳企联合舰队。


现旗下有 47家控股子公司、 15个主要乳品品牌、 16家乳制品加工厂, 13个自有牧场。

 

通过并购整合发展,这一独特而高效的“1+N”模式不仅打破低温鲜奶的区域属性,更以强大的可复制性延伸成每个地方乳企的变革实力,在成长动力的积蓄中,逐步构建以“鲜战略”为核心的全国性布局,成为乳业领域强有力竞争者。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2019年1月25日,新希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在深交所正式挂牌上市。上市不足一个月,市值就赶超老牌乳企光明乳业

 

上市后的新希望乳业也没有停下扩张步伐,今年5月,新希望乳业披露重大资产重组,将以17.11亿元收购西北区域龙头乳企宁夏夏进乳业的全部股份。


从规模看,这是新希望乳业自成立起最大的一笔并购,也是中国乳业2020年以来少有的大动作,它实现了新希望乳业西部市场的贯通。

 

近日,跟股票激励计划一起公布的,还有另一起收购的最新进展,新希望乳业将发行718万张价值为7.18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用于完成对西北乳业巨头宁夏寰美乳业发展有限公司及其品牌夏进的收购。

 

 

后遗症或成隐患

 

疯狂并购是把双刃剑,给企业带来效益的同时,也留下了后遗症。

 

新希望乳业食品安全问题多次被曝光,折射出并购后的管理能力存疑。今年315,青岛新希望琴牌乳业有限公司的一款唯品风味发酵乳因酵母不合格登榜。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除此之外,新希望乳业也多次被检查通报。比较受关注的包括2016年,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了10家复原乳标注标签不合格企业,其中西昌新希望三牧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一款“老酸奶”添加2%全脂乳粉,未按规定标注“含xx%复原乳”或“含xx%复原奶”。


专家指出,“复原乳”是指并非用新鲜牛乳制作,而是用奶粉勾兑还原而成的乳制品。

 

还有在之前的2014年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了全国范围内乳制品抽检不合格的样品,新希望乳业旗下子公司蝶泉乳业和雪兰牛奶生产的5款产品被检出酸度不合格。


据悉,这些不合格产品均生产于2013年10月到12月间,主要为纯牛奶(学生奶灭菌乳)和高原纯牛奶。

 

在业内人士看来,新希望并购的地方乳企大多生产规模与产能都较小,只能满足当地的需求,因此在产品整合和市场整合上难度极大,才造成管理漏洞。

 

并且,疯狂收购后,新希望乳业负债率已经逼近70%警戒线,位列行业第一。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根据新乳业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新乳业流动负债达41.31亿元,其中仅短期借款就高达12.38亿元。


然而,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新乳业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却仅为5.42亿元,但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72.3%。

 

更令人忧虑的是,新乳业的负债中另包含大量的带息负债。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新乳业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5.77亿元和1.67亿元,共计17.44亿元,需在一年内偿还。新乳业正面临着史无前例的债务问题。

 

就连今年8月,刚刚收购的宁夏寰美乳业发展有限公司的51%股权,也都质押给招商银行和兴业银行,合计申请人民币6亿元的贷款。

 

从业绩发展情况来看,新希望乳业尚未进入乳业第一梯队,和蒙牛伊利等相差甚远。


2020年第三季度,单季度营收超20亿元,同比增长39%;同期伊利股份、光明乳业、皇氏集团、天润乳业、燕塘乳业、庄园牧场、科迪乳业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37.7亿元、187.25亿元、54.21亿元、34.04亿元、17.09亿元、13.19亿元、11.94亿元、5.26亿元、4.67亿元。

 

从利润情况来看,今年三季度新希望乳业净利润同比增长45.46%达1.08 亿,但放在乳业大部队来看,也仅属于中游偏上。


新乳业能否成为乳业饮品中的新龙头?


同期,伊利股份、光明乳业、天润乳业、燕塘乳业、皇氏集团、庄园牧场、科迪乳业、三元股份的净利润分别为60.24亿元、4.26亿元、1.2亿元、0.96亿元、0.33亿元、0.06亿元、0.01亿元、-0.46亿元。

 

在乳业越来越趋于集中化的背景下,新希望乳业未来实现三年业绩翻番,几乎就是剑指光明。但是要在头部企业手里抢市场太难,和中游企业之间竞争又太激烈,能否实现目标,其实还有不小压力。


浏览20.8k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无糖饮料的品牌种类 高瓴资本的子公司名单整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