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那个管理芒格家族资产的李录的二三事

21 01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牛散牛基|标签:芒格 巴菲特股东大会 投资资本 段永平 巴菲特午餐 投资 李录

为什么李录如此成功?我觉得部分原因在于,他可以说是中国的沃伦·巴菲特。这点帮助很大。另一部分原因是他在中国市场“捕鱼”,而不是在竞争激烈的美国市场——这里已经被过度捕捞,渔民太多了。


中国市场上还存在一些无知和惰性认知的盲点,因此为他创造了不寻常的机会。捕鱼的第一条规则:“去有鱼的地方捕鱼。”捕鱼的第二条规则:“千万别忘了第一条规则。”李录恰好去了鱼很多的地方捕鱼。我们其他人就像那些鳕鱼渔民一样,试图去已经被过度捕捞的地方寻找鳕鱼。当竞争太激烈时,你再努力工作也无济于事。


那个管理芒格家族资产的李录的二三事

问:您在李录身上看到了什么和其他中国投资人不同的地方?从他的传记来看,他更像是个局外人。他和托德·康姆斯、特德·韦施勒(这两位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官)有哪些相似和不同之处?去年您和李录一起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原因是什么?


芒格:我接受采访是因为李录叫上了我。有时候我会做这样的事,在这方面我有些“愚蠢”。采访中我只是如实回答了那些问题,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答案就是李录不是常人,他是中国的沃伦·巴菲特。他非常有天分。当然,我也喜欢批评他,但这是我们之间相处的乐趣所在。


我今年已经95岁了。95年里,我把芒格家族的财产交给外人管理仅此一例。结果如何呢?不用猜也知道,这就是李录,他已经本垒打直接得分了。这太了不起了,也是极其罕见的。从此以后,有了李录的先例,我还会挑选别人吗?顺便说一句,这是一种很好的决策方式,我们在工作中也是如此。如果我们找到一样东西,能让我们大有所为,那我们对那些比不上它的东西就不必再看了。这样可以大大简化生活,因为比李录更出色的人寥寥无几。所以我只需要静坐着等待。花些时间安静地坐着等待——这看似无为的做法却充满了智慧。相比之下,很多人都太过于活跃了。


问:很多人都会问您如何决定要做什么投资或交易,您的答案是这是一个比较快的过程。我的问题是,您如何判断一位基金经理或一家公司的管理层是否具有优秀的人格和诚信?您需要多长时间能做出判断?您会在他们身上寻找哪些特质?


芒格:现在我找到了李录,我不会再去找别人了。所以你向我提这个问题是找错人了。找到比李录更出色的人的概率有多少呢?所以对我来说,做这个决定非常容易。回到你的问题——你需要的是李录,但我不知道去哪里再给你找一个。


李录个人简介


著名投资人,1997年底创办喜马拉雅资本,任喜马拉雅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及董事长。近年来,李录致力于价值投资理论在中国的践行,2015年和2019年,他在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分别作了《价值投资在中国的展望》与《价值投资的知行合一》著名演讲。


以下是英文原版:


Charlie Munger’s Words on Li Lu


Whydoes Li Lu succeed so mightily? Well partly he’s sort of a Chinese WarrenBuffet. That really helps. And partly he’s fishing in China! Not in thisover-searched, over-populated, highly competitive American market, and there’sstill pockets of ignorance and lassitude in China that gave him so unusualopportunities. The first rule in fishing has always been fish where the fishare. And the second rule of fishing has always been ‘Don’t forget rule numberone’. And Li Lu just went where the fishing was good and the rest of us arelike cod fishermen who are trying to catch cod where the fish have been fishedout. It doesn’t matter how much you work, when there’s that much competition.


What did you see in LiLu versus other investors in China? Because in his biography it looks like he’smore of an outsider. And how similar or different is he versus Todd Combs andTed Weschler? And Is there any reason why you gave that interview last yearwith Li Lu in China?


Idid it because he asked me and I sometimes do that, I am foolish that way. AndI said what I believed when they asked me the questions. The answer is Li Lu isnot a normal…He’s the Chinese Warren Buffet. He’s very talented. Of course I’veenjoyed bagging him, but it’s interesting that way…I’m ninety five years…I’vegiven Munger money to some outsider to run once in ninety five years. And it’sLi Lu, and of course he’s hit it out of the park. It’s very remarkable but it’salso pretty picky. And of course once I’ve got Li Lu if I’m comparing to him,who else am I going to pick? And by the way that’s a good way to make decisionsand that’s what we do. If we’ve got one thing we can do more of, we’re notinterested in anything that’s not better than that. That simplifies life agreat deal because there aren’t that many people better than Li Lu. So I justsit. It’s amazing how intelligent it is to spend some time just sitting. A lotof people are way too active.


A lot of people ask howyou determine what investment or deal to do, and you tell people that you cando this fairly quickly. My question is how do you tell if a money manager ormanagement of a company has the right character or the right integrity? Howlong does it take you to do that and what are some traits that you look for?


I found Li Lu I don’tlook for anybody else. So I’m the wrong person. What are my chances I’m goingto get somebody better than Li Lu. So it’s very easy for me. What you need is aLi Lu and I don’t know how to get you one.


你可能不常看见李录的名字。但凡看到,大概都在说“很厉害”。


此人有多厉害?先给几个坐标。


他站在传奇投资家的肩膀上,芒格、巴菲特都对李录投入了金钱的背书。巴菲特经由李录推荐买了比亚迪,大赚了几十倍;芒格则说自己活了95岁,这辈子把家族财产交给外人管理仅有李录一例,那话说得好,“比李录更出色的人寥寥无几”。


李录的知识也令人叹为观止。他是位学者式人物,身怀着百科全书式的学问和洞见,诸位听过读过他采访和课程记录的应该有印象,讲起话来一片真诚。一位媒体前辈还告诉我,他认为,李录比某几位做学问的学者“看中国看得通透多了”。


甚至我看到有人写文章,说“李录比段永平厉害”。人家段永平什么人?国内最成功的企业家之一,转行投资,出手就“不输巴菲特”。被认为比如此顶尖的投资人更厉害,是要有多出奇的本领?


当然啦,话说回来,拿投资人和投资人比高下,显得挺无礼的。但“比较”本身是有价值的,至少可以弄明白,李录和其他人的思维差异是啥,做了哪些不同的取舍,得到了哪些不同的结果和结论。


也才更能回答那个问题:为什么李录说很厉害?


01 特别“特别”

要谈投资人,先谈事业。


李录执掌的喜马拉雅资本,特别特别。


官网的信息量就已经很大了。公司创办于1997年,秉承巴菲特、芒格的价值投资,专注亚洲和美国的长期投资机会,近年主要关注亚洲(尤其是中国)上市公司,AUM超过100亿美元。雅虎财经有个说法:“据多方信源,自1997年成立以来,喜马拉雅资本的年回报均保持在超过20%的水平”。


这个“20”,是个大写的“稳”字。


要知道,喜马拉雅资本的这二十几年,穿越了1997年的金融危机、2001年的互联网泡沫、2008年的金融危机还有2015年的股灾,每隔几年就赶上“百年不遇”的危机,二级投资凉了一批又一批。


危机背后的“稳”,一定藏着个“狠”。


近看喜马拉雅资本,又是个大写的“艺高人胆大”。


它身上有一些巴芒企业的影子。与伯克希尔哈撒韦类似,喜马拉雅资本团队精简。李录曾在访谈提及,伯克希尔市值5000至6000亿美元时,总部人员(包括巴芒)也不过20人。LinkedIn显示,喜马拉雅资本,这家百亿美元aum的投资机构,团队规模还不到10人。


更大胆的来了。李录的基金采取与“沃伦”、“查理”早期合伙人基金一样的管理费制度,把自己直接放到一个类似劣后级的位置——不收管理费,复利年收益的前6%全归LP,超过6%的部分提取25%。


这就是与巴菲特、芒格共事最高级别的bonus——见过他人意想不到的可能性。我敢打赌,如果在北京做人民币基金,大部分人可能连“不收管理费”这层问题都不会考量。


不收管理费这事,放到中国乃至全球都极为罕见。


通常来说,GP管理费率在2%上下,产生超额收益再拿分成。按正统的投资价值观,能力强的GP追求的肯定是Carry,但放眼最头部的基金们,也没见谁自信得连管理费都不要了啊!


管理费之于GP,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现金流,甚至是“兜底”。喜马拉雅资本百亿美元aum,管理费按2%算,一年至少10亿人民币以上现金。那么,不收管理费,又意味着什么?


首先意味着不缺钱,二来是充分的回报自信。喜马拉雅资本团队够小,回报够好,没有庞大的资金压力。李录对投资的追求也很高,即使论下限,也超过了多数投资人,“保底”从来不在考虑范畴。


更深一层,不收管理费,也是对投资自由的追求。


价值投资的理念,要投看得懂且刚好价格便宜的东西。在这样的框架下,李录对项目的“待机时间”极其惊人。他曾提到两个案子,一个花5年研究透,再花2年等价格,入手之后居然又持有7年,另一个持了长达22年,中间经历过两、三次腰斩式暴跌,李录也“没想过放弃”。


若换作其他机构,这事几乎不可想象。且不说上哪找这么长周期的钱,光看这如此稀薄的营业频率,哪里经得起LP以年度为单位的业绩拷问?


不收管理费,不在最开始就必须值这个钱,恰恰可以解决问题。用李录的话说,“不会因为短期利益患得患失,或是激进或是怯懦”。牺牲短期利益,换取长期的投资自由,让每次出手多几分无压力的质感,这大概也是李录的长期主义。


02 职业的原则

《底片》曾经写过两位出手颇具魄力的投资人。


一位是段永平,入手网易股票的架势是,“做足功课后,基本上把能动用的钱全部用了”。另一位是做早期投资的“狙击手”刘芹,不撒胡椒面,首期美元基金1.5亿的近半数都拿来押小米,早期项目快手直接放了2亿多美元。当然,他们也因此赚到了一般人赚不到的大钱。


相比之下,李录的出手更加大手笔,也更加集中。


2020年11月,美国SEC披露了2020年Q3喜马拉雅资本的美股组合,13.1亿美元的规模只持有4支股票:美光科技(Micron)、Facebook、美国银行和谷歌。其中,第一重仓美光科技占了足足41.9%仓位,持股市值5.4亿美元。


这还没完。2020年12月下旬,李录及喜马拉雅资本增持邮储银行H股,累计持股10.06亿股,持股占比5.06%。按照当时股价计算,这笔持仓价值超过40亿港元。一个月之后,邮储银行股价大涨超过20%。


这重仓的魄力,当真是个狠人。


或许有人认为,大手笔是因为弹药多,现在谁不把重仓挂嘴边?毕竟好标的可遇不可求,钱多的GP可多了去了。放李录这,恐怕还真不是这么回事。


李录曾经表示,基金对新投资人一般是关闭的,除非机会比手头资金更多。这话大概率不是凡尔赛,毕竟头顶“中国巴菲特”的官方盖章,要做个超大基金盘子,想必也不是问题。


说到这,有必要听听李录对自己的评价:“不追求资产管理规模,只希望留下一份干净的投资记录”,“用最干净的方法,仅凭智慧赚应得之钱”——说通俗点,不求做大做强,就是想站着挣钱。


我猜,这大概就是李录主观上的价值投资的表现了,和其他投资不是同一种职业。这种职业的特殊性,就是可以“以我为主”,而把客观能力保持在一个恰当的口径里。


这可以从巴菲特那则关于棒球的故事说起。李录说这套方法对其影响很大,他是这么转述的:


“泰德•威廉姆斯把击打区划分为七十七个棒球那么大的格子。只有当球落在他的‘最佳’格子时,他才会挥棒,即使他有可能因此而三振出局,因为挥棒去打那些‘最差’格子会大大降低他的成功率。


作为一个证券投资者,你可以一直观察各种企业的证券价格,把它们当成一些格子。在大多数时候,你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看着就好了。每隔一段时间,你将会发现一个速度很慢、线路又直,而且正好落在你最爱的格子中间的‘好球’。那么你就全力出击。如此,不管你的天分如何,你都能极大地提高你的上垒率。”


这里,李录把他对客观判断的部分描述为“七十七个棒球格子”,做出决策的标准,就简化为寻找你所熟知的那几个格子,全力出击。在此之外,不做任何动作。


这套方法听起来简单,但其实内含两个非常困难的问题:第一,构建“七十七个棒球格子”,第二,自律。


自律,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现代人爱讲“自律给我自由”,但反过来说,自律更是需要自由为提前。你要想办法“往里走,安顿自己”,就得有充分的自由的时间花在自己身上。


没有自由,就没有自律的权利。


所以李录在解决第二个难题之前,先解决的是“自由”的问题,这里就跟我们之前讨论过的段永平、龚虹嘉这些人有点像了。


03 比段永平如何?

价值投资如今成一门显学了,人人顶个帽子,得精髓的却没几个。


找巴菲特吃过饭的段永平算一个。200万美元投资网易赚了1个亿,“不输巴菲特”的投资水准,让他早早被冠上“段菲特”的名号。价值投资信奉“买股票就是买公司”,但段永平曾经放话,真正理解并相信这句话的人,在他认识的人里不超5个(包括巴菲特和芒格)。


李录肯定也算一个。要知道,李录是芒格亲口盖章“中国的巴菲特”,也是芒格家族基金的唯一管理者,俩人吃了十几年午餐。


中国人有个习惯,好比较,凡事必须分出个胜负。比如就有人认为,李录比段永平更强。


这二位的投资成绩似乎都不输巴菲特,但咱毕竟也没法把俩人的IRR拿出来做比较。非要比比看,那就不比强弱,只比差异。


《底片》曾经写道,极致的自由是段永平的投资绝招——不做职业投资人,没有基金框架的束缚,不会频繁现身,但凡出手就是绝招制胜。但究其动机,其实简单得很,“不希望把这个作为一个职业,职业意味着很多责任”。


段永平是个对身份没有诉求、欲念的人,把投资作为职业,对于功成名就的企业家段永平而言,既无意愿,也没必要。


李录就太不一样,他是这份职业的“天选之子”。


绝顶聪明,天然好奇,遇到贵人,三个如此稀缺的特质,李录凑得齐齐整整。李录是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学士、商管学硕士和法学博士,三个学位仅用了6年。25岁时听到巴菲特演讲,误打误撞进入投资领域,30几岁遇到芒格,拥有了终身的投资伙伴和人生导师。从业二十几年,依然有着相当高的投资兴趣和效率,“发愤忘食乐以忘忧”。


他不排斥职业责任,也不像一些投资人感觉“痛苦”。他创办喜马拉雅资本,还帮芒格家族管钱。更难得的是,即便在基金的框架之下,依然通过制度设置实现了投资自由,这种自由的质感是更加难得罕见的。


再看看二人的打法,风格都很鲜明。


段永平是个顶级商业人才,天生拥有摸得准商业命脉的money sense。翻看段的投资语录,通篇行业、业务和数字,话里话外围绕的都是生意。


如果说段永平的投资基础是经验和sense,李录就是知识。而且,李录最成功的案子,居然源于不相干的知识。


“最成功的几个案例里面,知识的来源其实还真的不是年报,而是一些其他方面的知识,让我对一些其他的问题做出比较不同于市场的判断,有一些真正的、独特的洞见”。


翻看李录的分享,总觉得不像个投资人,更像个学者或者经济学家。一位媒体前辈告诉我,李录看中国,比XXX、XXX、XXX这一波人看得通透多了。李录新书《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公开了一组书单,除了投资,还涵盖了科学、哲学、历史、社会、文化等多个领域。投资这件事,也常被他放在非常宏观的视角当中——回答投资问题时,他惯于从更高一层维度来阐释。


张磊曾在《价值》一书中提到,最好的方式方法未必是使用估值理论、资产定价模型、投资组合策略,而是坚持第一性原理,即追本溯源,这个“源”包括基本的公理、处世的哲学、人类的本性、万物的规律。


李录显然身怀这种融会贯通的百科全书式本领。这种本事,也是他高于“生意人”的一个特质。


但更接近本质的东西,还是人生观。


段永平做人做事的理念叫做本分,极度清楚自身的能力边界,运用可行的模式,在恰当的时点后发制人,一遍一遍、稳稳当当把钱赚到,功成名就之后,退居二线深居简出。


李录呢?更接近一种“苦行僧”的状态。


他对人性的弱点十分敏感和警醒,认为市场的存在就是专门发现和考验人性的弱点。他崇尚巴芒二人的淡泊名利,强调对知识保持完全诚实。他追求智力、修养、精神上持续的自我超越,在他的眼中,价值投资已经不仅是思维方式和预测方法,也是一种行为准则。


李录不光对外部世界下功夫,还花了很大的能量处理自己。


三省吾身,这是种职业素养,也可以认为是种人生观。巧的是,这是最适合投资这份职业的人生观。当然,这么讲有点幸存者偏差,但站在李录的角度去推论,就知道他在舍弃什么,选择什么,而这些取舍也是李录和其他投资人最根本性的差别。


大部分以投资为职业的人,要把时间花在外部世界,不信你问问,投资人在咖啡馆里的时间永远比在办公室多。假如你做一级市场,你得花费大量精力去识别他人的能力、缺陷,去研究他人创造的商业模式,付出更高的时间沉没成本,甚至要和竞争对手陷入缠斗;假设你做资管,求规模,你就要不停地去应付LP,不间断地出手,扩大团队,做管理。


李录爱说投资人的世界是一个熵减的世界。你想,外部世界的增减是无法控制的,要做到熵减,他也只能“往里走”。


回来再琢磨一下李录的职业追求,“不追求资产管理规模,只希望留下一份干净的投资记录”,“用最干净的方法,仅凭智慧赚应得之钱”。投资之于李录,表象是一份职业,实际上,则是主观世界的自我实现和价值追求。


李录、段永平二人的最大区别,大抵在这了。两人都是顶尖的商业人才、价值投资人,只不过,段永平是“商魂商才”,而李录更接近“士魂商才”。


04 “人剑合一”

这样的对比,也不是全然是无聊,或者博人眼球——某种程度上,这解释了芒格对李录异乎寻常的青睐。


已经活成传奇的芒格,对李录的评价有多高?


2008年,84岁的芒格在采访中提到,“人的一生不需要做很多投资,我的财富主要来源于三次投资:一是伯克希尔,二是好事多,三是李录的喜马拉雅基金”。


2019年,95岁芒格在股东大会再次表示,“李录不是常人,他是中国的巴菲特”。芒格说,李录在尚未过度捕捞的中国市场“捕鱼”,而且那里还有鱼,95年间,芒格家族的财产交给外人管理仅此一例,找到了李录不会再找别人,也不知道去哪再找一个李录。


这可是投资传奇人物芒格的公开评价。李录凭什么?


凭能力和聪明吗?巴芒二人身边,不可能没有比李录还要聪明能力强的人,翻翻这些年网传的一众伯克希尔接班人简历,一下就清楚。


凭李录既懂美国市场也懂中国市场吗?这样的人也绝不在少数。要知道,海归早就是投资人才的标配设置了。


凭李录拉着巴芒二人投资比亚迪赚了超高回报吗?这件事上,更多证明的是巴芒二人对李录真金白银的信任和背书吧,而不只是李录的投资眼光有多狠。


那李录他到底凭什么?


通常来说,前辈对后辈真情实感的欣赏和背书,肯定不止于聪明才干、经历背景这类过于显性的东西。这个事,必须且只能从内里来看。


通过与段永平的对比不难发现,李录是个离标准意义投资人很远,却离巴芒二人核心理念最近,行为模式上也最相像的职业投资人,他的职业理想乃至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几乎完全匹配了价值投资的职业要求,几近“人剑合一”了。


浏览6321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林园买入银行指数基金 西门庆发起来彪来,简直无敌了!(1月22日预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