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逼罗永浩签“流氓协议”的竟然是这家公司!

16 04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八卦事|标签:老罗 锤子科技 锤子手机 罗永浩 直播


可就当吃瓜群众大多拿“限高是在阻碍老罗的还债速度”调侃消解时,罗永浩却有话要说!

逼罗永浩签“流氓协议”的竟然是这家公司!

图/图虫


“负债人”罗永浩再次被强制执行


距离罗永浩半个月前回应因被限制出行无法预订机票后,"罗永浩再被强制执行"的话题又引发关注。

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罗永浩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 1016.2 万,立案时间 2021 年 4 月 12 日,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案号 ( 2021 ) 京 01 执 495 号。

逼罗永浩签“流氓协议”的竟然是这家公司!


4 月 14 日上午,交个朋友科技官方发布微博回应称,这是经营手机业务时的公司债务,还有很多处理中的案子陆续进行中。会按照法律程序妥善处理。同时,罗永浩正在努力挣钱,正在陆续和积极地替公司偿还相关债务,请大家放心。

逼罗永浩签“流氓协议”的竟然是这家公司!


对此,4月15日,罗永浩本人则发长文称自己为了给公司续命,曾遇到“流氓股东”,被逼迫强制签署回购股份协议。

罗永浩表示,近期即将发生的一起锤子科技相关的法院强制执行,来自锤子科技的某一个投资者。该机构在2017年锤子科技的融资过程中,在所有其他投资者都已签字并焦急地等待救命投资款到账时,恶意拒绝签字,非常下作地在公司生死存亡之际,逼迫我个人签署强制回购股份的协议。

作为锤子科技的创始人,为了给公司续命,我最后不得不签署了这份流氓协议。

逼罗永浩签“流氓协议”的竟然是这家公司!



这次债务纠纷的背景要回溯到2017年。

彼时,锤子科技刚刚引入战略投资,公司40余位股东(锤科历史原因,股东非常复杂)全部签字同意,但唯独有一个股东卡着不签字。

“投资方天天问,什么时候可以给你打钱?”在新资方的一再催促下,罗永浩团队只能一再去找该股东协商。

在多次斡旋之后,该股东最终拿出一纸协议表示,“要罗永浩个人担保,签署股权回购协议,答应自己的条件才肯签字。”

据该知情人士形容,“老罗当时一腔热血,就想把公司救活,投资进来也是对所有股东有利,所以就签了。

现在看来,创业者在极端环境下,反而更容易被某些投资者“乘人之危”。

两年后(2019年),罗永浩的朋友李钧找到罗永浩谈合作,李钧提出可以用自己的钱帮罗永浩把这部分“负债”买下来。结果,该股东听闻消息后也找到李钧“商量最终的折扣数额,口头达成了和解”

此后,李钧开始着手筹钱,正是在整个过程中,罗永浩开启了直播带货的新事业。

谁曾想,不久之后该股东看到罗永浩直播带货事业风生水起,“单方面推翻了之前的口头协议,拒绝签署最终的和解协议”,并坚持要改走司法程序,希望沿用2017年签下的协议,“连本带利拿到更多钱”

原本,罗永浩也同意支付这笔钱,但因为考虑到债务优先级,准备在偿还清其他所有债务之后再支付。

结果,事不遂人愿,法院的限高令再一次将这场纠纷推至大众视野。
”流氓股东”剑指中信证券?

那么罗永浩口中的”流氓股东”究竟是谁呢?

据企查查,从锤子科技股权结构并结合历史资料分析,罗永浩所曝光企业为中信证券投资有限公司,涉及人员大概率为该公司内部人员方浩。

企查查APP显示,方浩目前担任该公司董事兼总经理职务,并担任星星冷链、中国黄金、华大智造、爱玛电动车关联公司董事职务。

逼罗永浩签“流氓协议”的竟然是这家公司!


不过,多位金融法律方面的业内人士表示,股份强制回购条款是风险投资中为了实现退出和理想资本套现最常使用的方式之一,是保障资金退出时利益的一种手段。通常来说创始人应该对此保持警惕,并尽量提高形式回购权的门槛,降低行使回购权对企业经营的影响。

投资人不是慈善家,也需要对背后的LP负责,怎么能被扣上流氓的帽子?”有私募投资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这一逻辑非常之荒谬。

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首席合伙人许峰律师表示,“该事件中所涉及回购行为非常普遍,在自愿基础上的回购协议是不违反法律规定的。

君联资本相关法律人士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中信证券上述行为不存在违规。作为老股东,中信证券享有对锤子科技的新融资否决权。但是当时锤子科技业务已经出了问题,中信证券希望退出,因此提出了‘你先回购我,否则我不配合你做其他动作’的要求。罗永浩不赞同回购,因为回购意味着锤子科技账面的资金要进入中信证券,这可能也影响锤子科技的财务数据,进而影响新一轮融资。”

对此,北京商报称,残酷的是,在法律和商业框架内,罗永浩才是错误的那一方。你看,曾经的创业盟友投资人,本该雪中送炭,活生生地演绎了“釜底抽薪”。


罗永浩与债主(投资人)的吵吵闹闹不是个例,在不少创业公司身上也出现过投资人与管理层的控制权之争。只不过,老罗的戏剧性,让这种通常被美化的关系,显得颇为黑色幽默。


在以互联网为典型试验田的创投领域,投资机构往往是“白衣骑士”,与创始团队经常谱写甜蜜“恋曲”。以至于市面上充斥着“马云6分钟说服孙正义”“徐小平慧眼识陈欧(聚美创始人)”等各类传说。在商业逻辑上,这种美化有一定道理,风险投资,带着风险,就有赌的成分;少量风险投资,巨额财富回报,就有“拯救落魄创业少年”的话题性。


但外界不太关注的是,和软银同等重要的投资者雅虎,后来一度与阿里颇为不合;徐小平也会在适当时机从聚美套现离场。


在商言商,投资者馈赠的礼物,早就明晃晃地标好了价格。


罗永浩此前曾多次被限制消费


众所周知,为了做锤子手机,罗永浩却背上了6亿的巨额债务。

据悉,此前锤子科技经营出现危机,导致最多时欠了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的债务,其中罗永浩签署了无限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

随后,罗永浩就被限制消费了。

2019年9月4日,丹阳人民法院对罗永浩实施限制消费令,不得选飞机、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10月31日,锤子科技COO吴德周表示罗永浩离开坚果手机团队。12月3日,罗永浩也首次公布自己成为Sharklet Technologies公司的全球合伙人。

2019年11月3日,在被丹阳市人民法院颁发限高令后,罗永浩发布长文《一个“老赖”CEO的自白》回应称,自从2018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欠债约6个亿,自己也签了个人无责任担保的1个多亿,过去10个月逐渐偿还了公司债务3个亿左右,个人也还了数千万。

2020年12月,他又被限制消费了。

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则被限制消费信息,该限制消费令案号为(2020)津0103执4190号,立案日期为2020年9月7日,被限制消费人员为“罗永浩 ”。


月初刚表示:6亿债务年底还完

直播一年销售额30亿


尽管如此,罗永浩其实一直走在还债的路上

2020 年底,在综艺节目《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上,罗永浩上演脱口秀首秀,并公开表示其始于 2018 年年底的 6 亿债务已还清 4 亿。

2021 年 1 月,罗永浩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专访,对于多次登上限制高消费名单一事,罗永浩表示,真实的消息会回应,假的消息会辟谣。"至于心态,没有什么影响。"罗永浩还表示,不出意外,债务应该在 2021 年年底还清。

罗永浩还债的底气正是来自直播带货。

我们去年完成了大概30亿,直播电商(兴趣电商)、代运营、品销合一营销推广,还有培训业务以及供应链业务,这几块加一起,相信今年能完成100-150个亿。”罗永浩在4月8日的抖音电商生态大会上,立下目标。

罗永浩还提出,今年将帮明星、网红带货,为品牌商提供代运营,培训网红。

超百亿的目标能否完成尚不可知,但是,罗永浩直接将总部搬往杭州,显示其押注直播带货的决心。

2月3日,罗永浩所在的公司“交个朋友”签约落户杭州滨江互联网小镇。这次签约意味着交个朋友总部迁往杭州

滨江云集了众多头部MCN机构,其中包括薇娅所在的谦寻。据不完全统计,整个滨江高新区拥有150家以上的直播产业链企业,已经形成了供应链、品牌商等上游企业与直播机构共生共荣的直播产业完整生态链。

罗永浩称自己是“电商直播四大天王的之一”,同时他表示,“我只是老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除了直播,老罗还想做啥?

2021年,在精力允许的范围内,老罗想做更多出圈的事。

他可能要上几个综艺,热爱音乐的他,将会和湖南卫视联手推出一档全新的音乐节目《谁是宝藏歌手》,据悉,在这档节目中罗永浩将扮演“音乐公司合伙人”的角色。他还计划开办直播培训学校,希望“肃清”直播电商里的“江湖气”。“为这个行业长期稳健的走下去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吧。”

从企业家到“卖艺”还债,老罗不觉得自己“变了”,或者向理想主义弯下了腰。反之,“在我这里,从来不用赚到多少钱来衡量是否成功。”罗永浩觉得自己是那种很少有的、皮糙肉厚、生猛耐操的理想主义者。“我对世界充满热爱。

至于未来是否仍会创业?罗永浩的回答是,“生命不息,创业不止”。

本文来源:21财闻汇(ID:jiayou21cbh)综合自界面新闻、虎嗅、证券时报、北京商报、中国证券报、网易科技报道、中新经纬


浏览5485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下周一你一定要看盘,决战的时刻来了!(4月19日操盘思考) 创业板和科创50也充满了尴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