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龟社区的创始人!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11 05月
作者:无痕阅盘|分类:CRO追踪|标签:外包公司 药品 药物 康龙化成 药明康德 医美 药石科技


看完前一周的文章,想必大家对医疗行业CXO有了深刻的认识,而且,所长也旗帜鲜明的告诉大家,在所长眼里,从前往后的康龙化成、药明康德是比从后往前的凯莱英更有“前途”的(虽然他们仨都非常棒)。

 

举个例子,做医美的垂直细分平台新氧,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做了近10年才取得的成绩,而美团切入医美事业部之后,压根没花多久时间,就把新氧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这就是高频打低频,手握流量入口的力量。

 

药明康德成立时间比凯莱英晚两年不说,切入CDMO(药物生产外包)更是比凯莱英不知道晚了多少年,但目前,人家仅这块业务的营收就是凯莱英的两倍大,无他,谁让药明康德霸占了药物研发的最前端?

 

前端药物发现像沙漏似的,可以源源不断的给后面的CDMO业务导流,深刻明白到这一点的凯莱英在近些年也开始开展CRO业务(药物研发外包),也是想占据前端流量入口。

 

不过,新药研发的基因决定,从前往后相对容易,从后往前便有些难度。

 

所以,相比之下,所长更看好药明康德和康龙化成。

 

而今天要讲的公司——药石科技,更有意思,他占据了CDMO最最前端的位置,不论药明还是康龙,都是这家公司的客户,因此,他自然值得咱们好好讲解。

 

01

价值事务所


CRO和CDMO区别


我们总说CXO,虽然说过很多次,但是不少朋友还是会在后台留言,CRO和CDMO/CMO傻傻分不清,因此,咱们借药石科技好好的给大家科普一下,不搞懂这两者的区别,就很难看明白药石科技在产业链中的地位。

 

首先,咱们看CMO/CDMO,他们是药物生产外包,也就是传统意义上说的代工厂。

 

CDMO呢,算是医药行业的特色,因为医药行业即便是药物代工厂,也是很考验技术水平的,这个D就是Development,也就是对代工厂研发/技术能力要求较高的意思,没有D的CMO,就是技术水平差一点,普通的生产外包企业。

 

以康龙化成举例,他在自己的年报里面,一直将自己的CDMO业务讲成CMC,因为他这块业务不全,只能承接没有进行商业化之前的药物生产外包

 

我们知道,一个药物从研发到上市,分为下面几大步骤。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康龙化成承接的CMC外包订单,就是临床试验前一直到临床三期试验时使用的药物外包(主要是产能有限),上图的整个新药研发流程,越往后,需要的药物量愈多,所需要的产能也便越大。

 

换句话说就是,康龙化成目前的产能只能承接没有上市的药物订单,在临床 I 期可能只需要公斤级-十公斤级药物,到临床 III 期可能就需要百公斤级的量,商业化时用量往往会到吨级,不过,从今年开始,康龙产能扩建逐渐完成,也开始承接商业化订单了,不出意外,今年(2021年)年报公布时,大家也许会发现,哦,康龙将自己的CMC业务改成CDMO了。

 

因此,很多同学看到康龙化成CMC做临床I 期药物外包,就不明白了,为啥一个做药物生产外包的,还需要做临床试验???

 

不是CDMO/CMC/CMO需要做临床试验哈,是他们将药企进行临床试验时需要的药物生产出来。

 

而CRO,是药物研发外包,也就是上述那幅图,他们去帮助药企做药物发现、药物临床前研究(比如动物实验啥的)、IND申请(进行人体试验的申请,动物实验数据足够安全有效才能做)、人体临床试验(招募志愿者入组进行测试)、NDA申请(新药上市申请)....

 

目前,康龙化成、药明康德是即做CRO(药物研发外包),也做CDMO(药物生产外包),而CRO可以给CDMO引流。

 

换句话说就是:你都在我这里做研发了,也就在我这一块生产出来得了.....

 

背景介绍完毕,咱们言归正传,说药石科技。

 

02

价值事务所


CDMO的最前端


不论是凯莱英、药明康德还是康龙化成,他们做小分子化学药的CDMO都是承接从药物发现开始一直到商业化订单,都可以交给他们生产。

 

但是,他们不做分子砌块。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我们知道,一个化学药(小分子药),可以将他的结构式画出来,如果我们把药物分子比做房子,那么砌块就是构建这个房子的一块块砖,或者,大家把分子砌块想象成乐高积木吧。

 

举个例子,下图为药品吉瑞替尼,就可以由药石分子库中三个砌块拼起来,当然啦,不是放在一起说拼就拼的,是要把他们通过系列化学反应才能拼得起来。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当我们需要合成某化学药物时,肯定不是从头到尾一步步合成,都是找某些厂商买片段,然后再进行合成。

 

药石科技,就是做这些“片段”的,不要觉得这些片段没啥科技含量,事实上,他们是一个新药的精华。

 

因为,一个新药的药理活性及毒副作用就是由药物分子结构决定的,而,经过合理设计以及优化的分子砌块可以显著提高成药性,所以,做最前端分子砌块的药石科技,科技含量堪称小分子CDMO中最高的。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公司的博士占比,可以说是一众CXO中,最高的,大于药明康德4.7%,大于凯莱英的2.66%,经过不懈努力,目前公司已构建了 8 万余种品类多样、结构新颖、性能高效的分子砌块库,可以有效的助力药企研发。

 

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公司的客户粘性非常强,尤其是排名前几位的大客户,在公司花的钱,一年比一年多。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还记得所长在药明、康龙、凯莱英的文章里讲啥吗?

 

我们一定要重点关注海外收入占比多的CXO公司,2020年药石科技海外收入 7.10 亿元(+47.31%),占整体收入的 69.49%,正是能服务好国际大客户,使得公司国内增速更快,2020年,国内收入 3.12 亿元(+73.26%)。

 

海外收入高的,未来,国内就是一个巨无霸增长引擎,但国内收入占比高的,不一定能快速拿下海外市场。

 

强大的黏性和口碑,使得公司的销售费用率低到爆炸,2020年,销售费用率仅有3个点,一家营收10个亿的公司,全年销售费用仅有3000万,这无不说明,公司业务的强大。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03

价值事务所


药石的未来


做CDMO的最前端,随着口碑、流量的积累,公司很容易将触手伸展到整个小分子CDMO产业链,而且,由于客户找公司买砌块,公司只交付砌块,不会告诉客户如何去合成,尤其是一些药石专门为客户开发的“定制砌块”,所以,当客户的药品往临床后期甚至上市过程推进时,自然离不开药石。

 

毕竟,如果客户将后面的药物合成订单交给其他CDMO,人家可能做不出来,即便做出来也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得不偿失。

 

因此,可以说,药石自主设计的创新砌块对客户的绑定能力非常强,他的导流效果,堪比药明、康龙的由CRO(新药发现端)往后面的CDMO(生产药物端)。

 

去年三月公司公告收购浙江晖石药业,这家公司,正是药石用来承接 CDMO 商业化量级订单的布局。

 

去年12月21日,公司宣布完成9亿多的募资,其中,3.03 亿用于南京研发中心升级改造建设项目、3.52 亿用于药物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完善药物开发全产业链布局,实现中间体-原料药-制剂一站式 CDMO 布局。


药明和康龙都得靠它,科技含量最高的CXO公司,市值也很小

 

可以说,通过分子砌块的积累,公司十分容易实现整个CDMO一体化,而且也是由于分子砌块的积累,公司也有向创新 CRO 战略转型的潜质,毕竟,分子砌块都有了,将分子砌块组合后做成候选化合物/先导化合物便不是什么难事。

 

04

价值事务所


写在最后


2020年,药石依然保持高速增长,全年实现营业收入 10.22 亿, 同比增长 54.36%;实现归母净利润 1.84 亿元,同比增长 21.13%。

 

从短期来看,《价值事务所》认为,公司的分子砌块业务还有高速发展的空间,毕竟,国内创新药的爆发才刚刚开始,中长期来看,公司的逻辑在于将整个CDMO产业链打通,并且通过现有的分子砌块业务,延伸至像药明康德/康龙化成一般的CRO+CDMO公司。

 

大家一定要记住,CXO,从前往后延伸是相对比较容易的,从后往前,却要难不少。



浏览3005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奥精医疗(688613):国内矿化胶原人工骨修复材料领域的领先企业 是牛是熊,明天要拉出来溜溜了!(5月12日操盘思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