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价值投资是符合的时代要求的,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科技股还不太行,如果他生活在2000年以后,1990年以后吧,那他要保持这么好的收益率,一定要投科技股。在他的年代,消费型股票机会更多,让他赚了这么多。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时代的特色,价值投资是一个变化的概念,并不一定是指低估值和蓝筹,把价值投资理解为低估值和蓝筹,这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这只是一个价值投资的结果,并没有理解里面的原则是什么。

  价值投资真正的原则应该是,在当下买一个相对便宜的东西,考虑了未来的资金成本之后,在未来既覆盖时间成本,又获得一个超额收益,那这个东西就是赚钱的,就是找到了一个价值洼地。溢价超过1倍以上就属于严重高估,1倍的溢价,我就会卖出,这样的溢价说明市场处于极度乐观状态,这时卖出无论是从市场情绪上还是价值上,都是值得的。

  股票价格的核心还是它的价值,市场情绪只是最后起了一个助推的作用,给了一个买入和卖出的时机。

  这其实就是PEG(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的概念。彼得林奇给了PEG的概念,但他只告诉你按这个去做,却没有告诉你这个PEG隐含的意思。它隐含的意思是说,任何满足PEG=1的情况,大概率在三年之内它的PE会回归到15倍左右的估值。

  预测到这个公司在未来三年或者是明年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们就会知道它的核心价值在哪里?它明年的核心价值和现在有没有巨大的偏差?如果有,就可以买入作为配置。

  我们的投资策略就是对这个核心价值作一个中长期的评判之后,会对这个公司的核心变量(变化点)进行监控,监控这些核心变量有没有变化,如果这些发生变化,会对这个核心价值有影响。当然我们会看中长期,可能半年以上,看得再远不太符合我们的投资周期。

  我的基金从业绩来看可能选股的贡献更大一些,但真实地来看,这两者没有什么差别,因为选时我选的是它跌下来的那个时点,偏离度要大,我才会做一个大的买入的操作。如果偏离度不大的话,就不会有大的动作。这个时间很难判断必须要在几天之内买入,或者说调整一段时间买入,我们不做这样的动作,主要是看偏离度,只要偏离度够大,就可以买。

  本质上我对任何股票不带有任何感情,既没有信仰,也没有感情。我不觉得任何一个公司,如果它给了我很多机会让我在它身上赚了很多钱,我就对它有任何感情,没有的,在我这里,我看到的只是它有比较好的价值,我愿意去持有它,而不是说我觉得公司好我就去持有它。哪怕再烂的公司,只要它对价值的偏离度够大,我都愿意去做。当然注重偏离度的同时会考虑风险的因素,风险越大,我要求的偏离度越高。

  我希望自己能保持冷静和客观。

  我自己心里其实很难容忍一只股票的比重低于4%,如果你持有一个股票低于4%的话,意味着你对这个公司的信心是不够强的,你做这个操作带有很大的随意性。除了个别原因如交易员没有清理干净的情况之外,我基本没有低于2%的个股,既然我要做,就是输掉我也得认,我知道我输在哪里,如果你搞一个点,0.5个点玩玩,输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判断这个事情,你自己就会放过你自己。

  (作者系华安科技动力股票基金经理,华安生态优先拟任基金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