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或者说数字加密货币,它是货币吗?

QQ图片20190120163229.png

(今天1比特币可以兑换3697.3美元,得出1比特币可以兑换25054.7元人民币)


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对于很多想到币圈去投资的人来说,可能具有非常强的实用效果。


那么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其实我们要从两个方面来入手分析。

第一,数字加密货币是不是像这些币圈的人所宣称的那样,它能够很好地解决现行货币的问题?


第二,数字货币能不能完成货币的功能呢?

今天,我们先来回答第一个问题。


一、比特币是否真的实现“去信用主体”吗?


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对于很多技术极客来说,比特币代表的不是一个货币,而是一种他们特别向往的公正、透明,追求个人自由,也没有通货膨胀的信用体系。在这个体系里,是没有一个信用主体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信用节点,平权制衡,所以使得通货膨胀不会发生。


而这些都是他们所批评的现行的货币体系所存在的问题——信用主体中心化,不平等,还有通货膨胀。他们认为,这些问题用现代的技术都可以解决掉。


这种宣传听上去确实特别美好。那是不是真的这样呢?我们一条条地来分析。


先来看第一条,比特币是不是真的实现了“去信用主体”?


最近,人类的考古学有很多发现,认为在人类社会货币形成的过程中,某个强有力的权力主体一直是如影相随的,不管这个权力主体是主权国家,还是一个酋长,或者是某个地区的望族。而且,越是大规模的广泛运用,越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信用主体。


为什么呢?我们说货币是一种关于价值的共识,但在人和人之间达成共识协同的难度,其实要远远地大于技术极客们的想象。


信用主体的产生,实际上就是把这种多边的共识协同变成了点对面的协同,将这个过程大大地标准化和简化了。


那比特币是什么样子呢?比特币的信用机制是怎么产生的呢?依赖的是分布式记账。所有节点,都要完全同步透明地形成共识。


这个设计,其实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很多局限的,比如说现在比特币大概才几万个节点,内部已经开始产生分化了。你可以想象,当节点的数量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这种分化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除此之外,在后面的课程里你还会听到,节点达到一定的数量之后,进行协同,在技术上本身就面临着很多限制。


不管是从人类社会的历史来看,还是从现在的技术约束来看,比特币要在一个很大的范围内实现去信用主体化,现在看来,还不是一个既成的事实。

二、比特币是否真的实现“去中心,平等化”呢?


我们再来看,它是不是真的实现了去中心化,平等化呢?


这个问题也是特别有意思,很多人的第一感觉是,比特币的每个节点都是“同权平等”的,但是你仔细想一下就知道,这不现实。


给你换个场景,比如说现在是同样大小的一个矿源,一个矿工用锄头、铲子,另外一个开挖掘机来打矿井。这两个人会是一样的吗?其实这样的事情同样地发生在比特币的挖矿中。


在比特币的挖矿中,算力是决定因素。所以,那些拥有巨大能耗,大型服务器的“矿工”,就开始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了。


前几年,因为中国的IT人员的工资便宜,像内蒙的鄂尔多斯,四川的攀枝花,这些水电、煤电充足的地方,遍布“比特币矿场”。有一家叫比特大陆的企业,就占据着全球算力的一半。更何况,比特币的整个核心游戏规则其实掌握在一批核心的极客玩家手里。


换句话说,比特币的世界并不是真的没有中心节点和垄断型的节点,它只是以技术中心和算力中心的垄断,取代了原来主权国家的中心和垄断地位而已。


更深层地想,直到今天在这样的教育程度下,99%的人都没有搞清楚比特币的原则,或者说机制,更不要说自己去挖矿了。


再想一下,全世界大概还有数十亿的人,可能连电脑都没有见过,他们怎么可能作为一个平等的节点,参与到这么一个具有技术门槛的游戏中来呢?


所以说,比特币的世界没有去中心化,没有消除不平等,它只是用一种技术的中心取代了国家中心,用技术极客们的集体信用取代国家机器的信用主体,用算力的不平等取代了地位的不平等而已。


所以说,比特币也没有能真正地实现去中心化和平等化。


三、比特币是否真的能解决通货膨胀问题?


那么再来看,比特币是不是真的能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呢?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比特币的拥护者们反对现代的信用货币制度,他们认为,这种制度依靠的是一个不可靠的主权政府,它的权力不受控制,所以天生具有制造通货膨胀的冲动。


所以,比特币的创造者们模仿金本位制度,规定了比特币的上限是2100万枚。这就像世界上的黄金储量是有限的一样,他们认为控制总量就不会发生通货膨胀了


这其实是技术极客们对“现代货币信用经济”的误解所导致的。


回想一下就会明白,从某种意义上说,比特币设计的原则,和金银作为流通货币是颇有类似之处的,只不过比特币的生成和挖掘,是靠现代的信息技术,所以,比特币体系经常被称为“技术金本位”。


但他们都忘了,金本位在历史上存在了很长时间,而最后却崩溃了。


那它是怎么崩溃的呢?金本位崩溃的直接原因就是,当时的黄金货币的增长速度远远跟不上经济增长的速度,就不停地发生货币紧缩,导致金价狂飙,造成经济波动。换句话说,也就是黄金当时的开采,不足以支撑经济的增长。


在前2000年的农业社会中,人类经济的增长是很慢的。2000以内,一共增长了3倍。所以,货币的供应量自然也就很慢,因为流转的钱并不多。


但是,从工业革命之后到20世纪初这200多年,整个世界的经济增长了10倍,尤其是19世纪下半期以后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经济的增长就更快了。黄金的开采根本跟不上经济增长的速度,就开始发生了通货紧缩,发生萧条,产生经济波动。


而我们都知道,当货币供应量大大超过经济增长的速度的时候,就会容易发生通货膨胀,反之,则会容易发生通货紧缩,经济萧条。


不管是“技术黄金”比特币,还是真正的物理世界的黄金,它们的储藏量都是有限的。所以,供应量取决于挖矿的能力和意愿,换句话说,它是有一个相对稳定的自然增长的过程的。


而我们都知道,当货币供应量大于经济增速的时候,容易发生通货膨胀,反之,则容易产生通货紧缩。所以说,货币的供应量和经济增长必须是动态适配的。不管是金本位还是技术金本位,货币体系的稳定依赖于整个经济体处于一个相对稳定均衡的状态。


如果经济增速发生了大的结构性的变化,这种货币就天然地具有不稳定性了。工业革命后期,金本位的崩溃,信息技术变革之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甚至还有中国清末年间白银本位的崩溃,其实都是经济增长和货币制度之间的根本矛盾所导致的。


好,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再回过头来看比特币。2100万的储藏量,现在已经挖出了1500多万枚。那么,如果它作为法定货币的话,我们就不可避免地面临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智能技术革命导致经济的增速加快,比特币的供应量不足,然后可能就会通货紧缩。这个时候,比特币就面临着扩容的选择。而只要一扩容,就会面临着货币供应量增多,发生通货膨胀的压力。


另一条路是绝不扩容,除非全球的经济不再增长了,否则的话,就不可避免地面临着金本位当年的困境。


这也就是说,比特币其实也没有解决通货膨胀的问题,因为通货膨胀从来都不是货币问题,而是一个货币与经济增长动态适配的问题。


而什么叫动态呢?动态的意思就是,你不可能预设一个均衡的位置。所以,当比特币的创始者们在预设货币发行规则的时候,其实已经干了一件什么事呢——违背了人类社会动态演化的规律。


还是那句话,人类社会是一个演进的过程,任何要当上帝的想法,我觉得都是某种意义上的乌托邦。


所以你看,比特币其实和现行的货币制度一样,也面临着无数的困境和挑战。那么我们再退一步,不说它比现行的货币制度优越,那么它能算一种新的货币吗?这个问题我们明天再继续讨论。

不知道大家是否有注意过,2018年,数字加密货币的价格波动特别大。

QQ图片20190120163229.png

从上面两个图中大家会发现,比特币的价格已经从2017年底的1万多美元掉到了2018年底的不到4000美元,跌了百分之七八十。


另外一个比较有名的数字加密货币,以太币更惨,掉了90%多。


好,那就着这个问题,我想和你继续探讨下去,比特币到底算货币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从货币的功能特征,还有货币机制这两个方面来考量。


一、货币的功能特征


我们先从货币的功能特征这个角度来看,比特币算不算货币。


基础的经济学教科书告诉我们,货币要完成交换媒介,价值尺度,和价值储藏这几项功能。


货币的本质是一种对价值的共识


好,把这两句话前后连贯起来理解,大家会发现,价值稳定是货币存在的必要基础,因为只有价值稳定,才有利于形成更大范围的共识,也才能更大范围的完成交换媒介,价值尺度和价值储存这几项功能。


这里有个问题,什么叫做价值稳定呢?


我们不要凭空想象,可以参考美元、欧元这些世界主要货币的走势来看。

从2008年到2018年,美元和欧元的波动率分别是8%和9.62%。再看人民币的波动率,同一时间内,波动的幅度更小,才3.04%。也就是说对于现行货币来说,10%上下的幅度是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范畴。


好,那现在再来看比特币的波动率是多少。


比特币兑美元的价格,2010年的时候大概是0.067美元,一个比特币不到7美分。到2017年的时候是10000美元一个比特币。到2018年底,又掉到不到4000美元。这个波动率算下来,高达340000%。这是一个太可怕的数字。


而我们都知道,货币是其它资产的锚,如果一个经济体的货币是比特币这样340000%的波动,那你可以想象整个经济是什么样子,会比过山车还要颠簸刺激。稍不留神,就翻车了。所以说,这样的波幅,是不可能形成一个社会的稳定预期的。再加上比特币其实还有很高的技术门槛,目前的条件下,是没有办法形成大规模的共识的。


好了,既然难以形成关于价值的共识,你就可以继续推演下去了。那就没有办法在大范围内完成交换、媒介、价值尺度和价值储藏的功能了。无论是流动性也好,信用等级也好,都会遭遇很大的挑战。


所以,从货币的功能性和本质特征上,目前比特币不能被称之为货币


二、货币机制的可行性


好,那从货币机制的角度来看呢,比特币能算货币吗?我们来看一下。


科班出来的同学,我想肯定能理解,货币不仅仅是咱们看到的硬币、纸币,还是一套包括发行、流通在内的机制设计。所以,一套好的货币机制,最核心的要点是什么呢?是维护经济的稳定增长。更具体一点说,是维持物价稳定,充分就业,以此促进经济增长。


这一条,不是一国,而是现在各个国家的货币政策都在追求的目标。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采取的就是“相机决策”的泰勒规则。什么叫相机决策?就是先设定一个目标,比如说维持物价稳定,充分就业,促进经济增长。然后在这个原则下,根据具体环境的变化,来调整货币政策。


这个原则是著名的经济学家,也是诺奖的有力竞争者之一,泰勒老先生提出来的。


他给了一个公式,著名的泰勒公式:


名义利率=实际利率+通胀+0.5×(通胀-通胀目标)+0.5×(产出缺口


名义利率会随着实际利率、通胀水平、就业水平进行调整。它的意思就是,美国的货币政策规则,是一种动态的规则,它是时刻盯住现实情况来进行调整的。


你回想一下平时的新闻内容一下子就会恍然大悟,每次说美联储加息与否的时候,为什么会提到两个数字,一个是通货膨胀率(CPI),另外一个就是就业率。这两个数字对美联储是不是加息具有非常重要的参考意义。


你不要以为只有美元是这样,像欧元、人民币这些信用货币,虽然细则不太一样,但是原则是一样的,都是进行动态调整。


大家都知道,恶性通货膨胀会导致大规模失业,导致社会动乱,甚至最后导致政府倒台。所以,一个稳定的国家基本上都会把控制通胀放在执政目标最重要的位置上。所以,技术极客们所说的,其实是一种想象,现代国家的货币政策并不是像很多人所宣称的那样,是完全不受约束的。


我们再反过来看一下比特币的货币政策。

第一,它规定了2100万储藏量的上限。

第二,它的发行不是中央的机构来进行发行,而是所有的节点挖矿的结果。

这个设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比特币的供给和预设的静态均衡的经济增长模型是相适配的。


到这里的时候你会发现,比特币的设计者,也就是那些技术极客,他们深受自由市场理论的影响,认为市场会自发地达到一个均衡状态。所以,在这个经济体中,技术进步、自然灾害,甚至政治动荡,这些巨大的外生冲击都没有什么要紧的——而我们都知道,这恰恰是现代经济体的复杂之所在,外生的冲击经常是内生化。所以,我们看到的这些经济波动远远大于我们的想象。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形呢?因为人性是复杂的、多样性的,所以,经济体并不像天体运行那样规律和稳定,而是更像人体的生长,虽然说有规律可循,但是它的动态变化是受到很多不可控因素的影响。


打个比方,一个人或者说一个经济体发烧了,现代医学告诉我们,这是人体免疫系统在对抗病毒,进行自我防御。按照现行的货币政策“相机决策”的原则,怎么办呢?就是先看烧到多少度,38度以下就喝点水,多休息;38度以上还要持续好几个小时,可能就得用药退烧了,因为担心会烧坏其它器官。


这么一个场景按照比特币的机制来处理的话,会发生什么情形呢?那就可能会说,没事儿,只有发烧才能让免疫体更强壮,因为这种病反正自然都会好的。


好了,我想用这么一个例子,你就会更清晰地看到,比特币的货币机制其实是一种很缺乏弹性的机制。它预设了想象中的市场,这个市场就像《X战警》中的金刚狼一样,他是具有自我痊愈的永生能力的。


那么,照这样再推演下去,你就会发现,从货币机制的可行度来说,目前的比特币在应对这种复杂又脆弱,还有大幅变动的经济体运行的时候,目前为止是拿不出一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的。


三、比特币到底是什么?


好,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大家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不管是从货币的功能特性,还是在货币机制的实用性方面,比特币都没有办法满足一个通用货币所需求的条件,起码在目前的条件下,比特币还有其它的数字加密货币,还不是我们通用意义上的货币。


更何况,你去想一下,在可见的将来,主权国家仍然是人类社会最主要的一个社会组织机构,而货币发行的权力是这个现代机构最核心的权力。如果你站在那个位置上,谁会轻易放弃这种权力呢?我们很难把比特币称作一种货币。


那比特币到底是什么呢?我的理解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比特币虽然具有一定的货币特性,但是它现在不能很好地完成货币功能,所以,你很难在普适意义上把它称为通用货币。你从它的现在的价格波动中,都可以看出来,比特币更适合被看作一种高风险、高回报的数字金融资产。


所以,在可见的将来,对这种数字加密的金融资产的监管和容忍,我想会是各个主权国家,尤其是各个国家央行的一个重大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