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殊同

导语:有人会问:同一个爹,同一个起点、资源下的两家公司为何会走出两种不同的路呢?

黄金时代的影视市场与暂不景气的实业相比,犹如站在镁光灯下的明星,光环加身,备受关注,因而,除了华谊、光线、博纳等传统的影视巨头,发展最为迅猛的互联网公司们也开始纷纷祭出打造泛文娱产业链的大旗争相涌入。相较早发力的乐视、阿里,入局较晚的腾讯在2015年2月5日也意气风发一口气注册了一对“双胞胎”影视公司——腾讯影业及企鹅影视,可谓雄心壮志,满满马踏江山之势。

只是,沸腾的野望在触及冰冷的现实之后总会快速的冷却,一如在喜庆、热闹的贺岁档那个倍显落寞的腾讯影业之《少年》;而与之形成最强烈对比的不是其他的电影,而是当下正热播具有超高人气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这部来自其兄弟公司企鹅影视的网剧,成功为其赢得了“靠谱”的口碑。虽然,电影和电视剧的差异显然,但,同样的野心、一般高的起点、等同的规模,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在不一样的成长下,终会走出不一样的“人生”。

《少年》失利,《鬼吹灯》被赞,这对双胞胎真的不一样了

腾讯影业在2016年的贺岁档推出了成立伊始的首秀之作——《少年》,正常情况下,这部腾讯影业或者说腾讯主控的电影,应该来势浩荡,去时也应一路凯歌才对,可是,现实往往意外多于惊喜。

在同档上映的《长城》、《摆渡人》、《铁道飞虎》等贺岁片中,错估局势,想以小博大的《少年》可谓让腾讯影业得到惨痛的教训。这部有众多中青年卡司(主演:欧豪 / 张译 / 余男 / 郭晓东 / 刘天佐 / 郭姝彤 / 周一围/ 王烈 / 陈梓童 / 刘陆 / 辛芷蕾 /曹可凡)护航的影片恐怕将成为腾讯影业作品史上一抹难以拭去的败笔。

据某票房资料库显示,《少年》共上映32天仅收近1700万的票房,这个成绩之惨淡就不用说了,排片率最高仅7.8%,百度指数也是一路下走。

腾讯影业首部主控电影的失利,反射出其在甄选影片、选择合作团队、宣发等方面的不成熟,而失分的点恰恰也是作为影视公司所应具备的最基础也最重要的因素。

而反观和腾讯影业同期成立的企鹅影视,凭借一部《鬼吹灯之精绝古城》让其一跃成为自制网剧领域的后起之秀。

在自2016年12月19日播出后,虽然采取的是网友皆为之吐槽的周播制,但每逢更新都会迎来播放高潮,目前在腾讯视频已达27亿的播放量,在微博的阅读量为9.9亿,讨论量超200万。而《少年》在微博的阅读量仅为2555.6万,讨论量为3万。

其实,在自制剧方面,企鹅影视的出产作品远不止一部《鬼吹灯》,还有《名流》、《蜗牛》等热播剧:

虽然两兄弟的主攻市场不同,但是,相同的实力,再加上运作一部成功作品的共同基因,腾讯影业的首战失利在显示自身外强中干的同时,也造就了两者的新起点,而这或为两兄弟以后的发展带来更大、更未知的变数。

是互补,也是各自成长,竞争中谁被淘汰?

腾讯在影视市场的布局一直被业内称之为“双保险”,成立两家影视公司,不同的方向,不论是双赢还是一方得势,腾讯都可谓在影视市场站稳了脚跟,更何况,影、视难分家,两者的基本因子都是相同。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在成立之初,马化腾曾表示,腾讯十分鼓励内部竞争,同时也强调,两者是基于腾讯整体大战略所做出的布局,互补大于竞争。

只是,一件事情的走势正因为风险的不可控才有所谓的惊喜或失望,而企鹅影视和腾讯影业的同质化和差异化相互交叉,一路成长而来,互补之下竞跑相随,一旦优劣必现,合并还是淘汰或终难避免。

下面,让读娱君为大家介绍一下两家公司的同与不同。

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的相同点:

1.同时期成立,规模、资源等同。

2.两者皆是围绕大IP展开攻势:腾讯影业在游戏、动漫、文学的投资都是各个领域的热门,而对于企鹅影业来说,不但是强大的IP作品,签约大咖也是不遗余力——如《花千骨》的制片人唐丽君,《琅琊榜》的制片人侯鸿亮,《橘子红了》的导演李少红,《宫》的编剧于正,《暗黑者》系列的白一骢,以及著名编剧严歌苓等。

虽然两者招数和落脚点本质相同,但正如下图所示,不同的部门往往有着不同的背景和操作团队:

腾讯影业以影漫游的IP联动为核心,下设黑体工作室、进化娱乐工作室及大梦工作室,独立开展影片创作工作,同时组建了宣发、互联网产品研发及商务合作以及平台智能业务等部门。

而企鹅影视主要于网络剧、电影投资、艺人经纪三大核心业务上发力。电影方面,拟每年将参投10到15部电影;在网络剧方面,2016年一次性公布了《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九州天空城》《择天记》等8部自制网络剧计划;另外,还在积极进行艺人经纪方面的筹划。

只是,在读娱君看来,两者之所以圈划不同的战场,或源于两部门之前业务的相互“打架”。早在2014年6月上海电影节期间,腾讯视频就宣布牵手电影产业推出“为虎添翼”战略,积极参与到电影制作公司投资、生产、发行、运营、宣传等全产业链环节。同年9月,腾讯互娱也宣布成立以优质IP为核心的影视业务平台“腾讯电影+”,正式布局电影业务。并公布了《斗战神》、《QQ飞车》、《天天酷跑》、《洛克王国》、《尸兄》、《QQ炫舞》和《藏宝图》等首批明星IP电影计划。

虽然,企鹅影视曾在2015年9月以“破壳”为主题的发布会上也表示,腾讯视频参与电影项目是做参投,近期不做主控开发。在读娱君看来,通过纯投资积累经验之后,主控电影项目提上日程只是早晚的事,都颇具野心的两兄弟看似互补的局势也会随着彼此业务的更多重叠而走向竞争,届时,孰优孰劣,谁输谁赢,面临的终是一方被吃掉的结局。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腾讯在影视业务设置的这种“双跑道”模式并不新鲜,其很可能想复制现在的手机QQ和微信联手一统通讯江山的模式。只是,相较其在社交领域难以撼动的地位,腾讯在影视市场除了巨大的流量壁垒,要在影视产业拿出几部奠定江山的头部内容或还需要做更多的功课。

用互联网+打造腾讯影视帝国,内功也得修

腾讯在影视产业的野心毫不掩饰,虽然入局晚,但雄厚的实力让其在快速的整合资源后直追乐视影业、阿里影业,其在成立腾讯影业和企鹅影视的同时,也开始布局互联网影视金融——微影时代,并宣称用互联网+打造属于腾讯的影视帝国。

当下,互联网对影视产业的影响已深入骨髓,网剧时代的来临就是其在发展过程催生的行业变局,而在电影产业更是深深烙上了互联网的印记:

1.大量互联网资金的流入。在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崛起之后,争相控股影视行业的优质资源,在很多传统影视公司的股东表里都能发现互联网公司的身影,甚至后来纷纷成立自己的影业公司。

2.互联网的发展为影视行业优化产业链,从线下到线上,无论在院线、宣发还是衍生品的上下游都拥有比传统影视公司更大的话语权。例如,万达在院线的霸主地位、阿里的影视衍生产业链及腾讯自带巨大流量的传播壁垒等。

虽然,在影视产业的发展路途中,互联网的利好毋庸置疑,但是,依托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也会带来虚假繁荣,一如《叶问3》牵出的虚假票房事件,矛头直指中国电影市场连续三年40%多的票房增长其实是注水的,而2016年才是真实的中国电影市场。

当然,对于腾讯而言,如何夯实自身的实力才是重中之重。在拥有了资本、IP联动、渠道的优势之下,相较于传统的影视公司而言,过于稚嫩的主控能力或是目前其重大的硬伤,而《少年》的失败就是有力的佐证。

腾讯影业的CEO程武曾在“新探索·共生长”成立一周年发布会上说“我们什么样,我们的电影什么样”。如果真如其所言,那么,稚嫩的《少年》反射的正是腾讯影业的不成熟。同时,其还表示,相比依托于腾讯视频有巨大内容压力的企鹅影业(后更改为企鹅影视),腾讯影业则没有这一压力。彼时的话放在当下来看,或许腾讯影业被自己的过于自信遮住了双眼。

对于一名外来者,内力的修炼无疑是最难,这需要更多的积累、学习、摸索。就在近日,小米影业的败走正是提醒了那些互联网影业公司,在整个内容市场的大体格局已定的情势下,自身具备的哪些优势能够让其在不确定性颇高的电影市场抢到一块蛋糕。

在读娱君看来,互联网公司在进军影视产业的道路上,栽跟头的不仅是腾讯、小米,还有阿里影业,当这些巨头们都开始被市场敲打、教训,那么如聚美优品、58同城这样无明显优势的互联网公司进军影视市场会不会又是另一场的飞蛾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