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实现财务自由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不工作了?

在这里,我们就这两个概念先说明一下。

第一,财务自由
我把收入分为三大类:主动收入、投资收入和被动收入。

主动收入是指一定要自己亲自参与付出时间和精力才能获得的收入,比如,普通工薪族的工资,理财咨询师的咨询收入,销售理财产品的佣金收入等等。

投资收入可以理解为从投资中获得差价、利息,比如,炒房、炒股、买卖基金、投资P2P等等。

被动收入也叫睡后收入,意思是说,即使躺着睡觉什么都不干都有进账。

被动收入和其他两种收入的不同在于,它像是家里挖了几口永不枯竭的水井,今天把井里的水都抽完,没关系,明天又冒出来了。正因为拥有源源不断的现金流入,才可以让我们从为钱而工作(去别人家挑水)的困境中脱离出来。

我们说的财务自由,就是指即使不去打卡上班,躺在家里睡到自然醒或者跑去度假,也不用担心收入问题。

第二,工作
我把工作分为两大类:事业和饭碗。

事业是指自己非常喜欢,也愿意奉献一生来经营的工作,比如,我自己现在在做的理财规划师工作,它不仅让我在毕业后的三年内实现月薪从不到2.5K到40K的飞跃;也让我在毕业后的五年内收获多元收入:理财咨询收入、理财产品佣金收入、投资收入和被动收入一个都没落下;最重要的是,因为这份工作,我在社会上有了很强的辨识度。

饭碗是指自己不喜欢但也必须做的工作,比如,有个同学为了毕业后好找工作去修会计学位,尽管毕业后都在从事会计工作,那也只是因为她急需来支持家里,她自己却不开心。

那么,实现财务自由之后是不是就可以不工作了?

对于这个问题,只有已经财务自由的人最有发言权。

这些财务自由的人就像是我最近在追的美剧Boston Legal里面的那些资深老律师们,他们不仅自身赚取主动收入的能力很强,而且还有多元化的投资收入和被动收入来源。

这群牛逼律师牛逼到什么地步呢?

他们超强的说服能力可以达到颠倒黑白的地步,比如,他们为一个被控偷窃的有前科的男子辩护,负责这个案子的女律师受到公司资深律师的指导,在法庭上讲了一个虚构的关于小兔子的故事,让大家相信,看到的事实未必就是事实,最终把当事人的偷窃行为变成想拿回自己的钱包,无罪释放。

不过,尽管已经很老了,早已经是爷爷奶奶的身份,他们却不想退休,而且很害怕自己会因为老年痴呆症等疾病而不能继续上法庭。

他们缺钱花吗?

才不是!

他们只是害怕不能继续自己在律师界的传奇,甚至有人还想再活几百年。

当然,没有赚钱压力的他们可以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放下手头的工作飞到加拿大去钓鱼。

可见,渴望财务自由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追求有选择的权利,选择事业或饭碗的权利,并不代表实现之后他们就真的什么都不做了。

在我们解决了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

当普通人都在忙于赚钱,忙于用钱来满足我们安全感的时候,这些资深老律师们却追求社交需求、追求自我实现。即使有用不完的,这些老头老太太们依然还在计较自己的好朋友跟别人走的太近,依然还在计较自己能不能打赢一场官司去保住自己的传奇。

综上,实现财务自由的魅力在于,你可以有选择地工作,但随之而来的,你也会有新的需要。

我在大学的时候发现,最终有成就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们,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金钱方面的烦恼,有些人甚至生在贵族,他们的家族为他们提供了可以全身心投入到自己喜欢的研究工作的条件。

难怪《富爸爸穷爸爸》的作者罗伯特·清崎会一直强调这点,“每个人在追求事业之前,都应该实行财务自由”。

如果赚钱能力无法满足我们的安全感,你还可以求助理财规划师的帮助!

在理财规划师的帮助下,就算这辈子没有实现财务自由,至少这辈子可以少留遗憾,说不定因为你的努力,你的孩子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可以自由选择喜欢的专业,而不是被逼着选择那些看上去更好找工作的会计专业等等。

如果你因为理财而上这个行业,那么,说不定你也会成为像Boston Legal里面的那些资深老律师们那样,既能赚到钱,还能享受较高的社会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