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权健很火,火遍了每一个人的朋友圈,也火遍了每一家传媒的报纸和杂志,似乎不写一点权健的东西,都不是一家中国人创办的企业。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乐视网贾跃亭,到金立手机的刘立荣,在到0F0的戴维以及途哥的王利峰,好不容易最近的头条被杨幂和刘恺威离婚的消息刷屏了,以为创业圈没啥事了,结果,丁香医生的一篇文章《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让权健这个大品牌焦头烂额了,也让权健的创始人束昱辉,这个神秘的以8000万购买了600张纸(药方)的人浮出了水面!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这个董事长,这个创始人最近喊出的口号是:要让权健5年内营业额要达到5000亿。


而据网上的媒体报道权健集团始创于2004年,主营业务横跨医疗行业、中草药行业、保健品行业、中医药化妆品行业等多个领域。通过直销模式,权健实现了非常迅速的发展,2017年就实现了150亿元的营收,比我们两千亿市值的医药一哥、创新药龙头恒瑞医药的年收入都高...


但是,但是,但是,问题出现了。据第一财经记者查阅年报发现,权健2017年营业总收入0元,利润总额和净利润数额同为6952.82万元,纳税总额0.35万元,从业人数1人。


这如果是真的话,那权健就涉及到了偷税漏税和弄虚作假了。权健人自上到下都自诩“不是白衣天使,却胜似天使”;他们指着卫生巾,说可以防手机辐射;你们还能把保健鞋垫,说成能治疗前列腺炎疾病。


但这个谎,又该如何圆?


也难怪你们反驳丁香医生时大义凛然、义正辞严,他们说你们年销售额接近200亿元,简直就是冤枉呀!你们才1个人,去年收入才0元,光纳税就多达3500元,天地良心,日月可鉴。


表面上看,这次刷屏事件是丁香医生与权健的舆论争斗,本质上,却反映出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的严重缺位。当务之急,监管部门必须要正视问题,彻底查清真相,回应公众关切,给出权威说法。


这里面,还涉及到了一点“黑中医”的观点!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这里面,我谈下我的观点:中医是我国传统的医药之术,传承了2000年以上,我印象中的中医是:大夫给病人把脉,通过脉象就能够察觉出人体内的病症,然后,根据人的体质,对症下药,这个对症下药不单单是指药的品种,还包含每种药的重量。胖的人可能要多加点药,而瘦的人要少加点药,体虚的人要增加A类药,减少B类药,而阳盛的人可能就需要减少A类药,增加B类药


但是呢?到了现代社会,市场上卖中成药的药企很多,包含权健一家,但是这些药企的中成药的共同特征是所有人都吃一份药,理论上就行不通,当然,小病则可以治疗,而大病的话,效果肯定不如对症下药,煎服的中药效果好。


所以,黑权健,不代表是黑中医,权健代表了不了中医


这里面又分成了传统药企和权健的区别了,传统药企从不说一份药可以治疗百病,而权健可以。比如权健的拳头产品之一“火疗”

在权健的加盟店里,火疗要配合一种“火龙液”使用,火龙液也被称为“十多年的经典配方”,通过烧全身各部位,这种疗法被宣称为具有调理失眠、头痛、鼻炎、感冒发烧、便秘、痛经、风湿等几十种功效,甚至包括调理近视和肥胖,其依据是“火疗打开肌肤毛孔,肌肤能更快吸引火龙液中的中草药成分”。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权健“火龙液”

然而,“火龙液”本质上只是一种加了中药提取物的精油,且不论其中药配方是怎么来的,即使它们吃进去也未必有效,何况是抹在皮肤上。不仅无效,加盟店里还发生过多起顾客被烧伤烫伤的案例。事实上,权健“体用精油”(火龙液)的外包装显示,其批准文号为“食药妆准字”,可见它只是一款化妆品,化妆品宣称功效毫无疑问是违法的。

其它如权健的“骨正基鞋垫”“负离子卫生巾”,当然也没有医药器械许可证,而且从基本的科学常识也能知道,它们没有产生治理作用的途径和机理,不可能有“治疗心脏病”“活血化淤”的功效,其概念也是胡拼乱凑的。

168元一盒的“火龙液”、1068元一双的鞋垫是怎么卖出去的?有人怀疑“火疗”只是幌子,本质是传销,这无疑是一种合理的质疑。权健虽然获得了政府颁发的直销牌照,权健是否有超范围、超品种开展直销业务需要进一步调查。更关键的是,从各地参与者的经历,结合部分地方法院判决书的内容来看,权健公司涉嫌以发展下线为依据给付报酬的经营方式,其性质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调查。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不管在此次风波后,监管部门对于权健的经营行为如何定性,我们不能忽视十余年来在各个角落控诉“权健是骗局”的声音,不能忽视那些为此倾家荡产的人。是什么样的魔力让“火龙液”“保健鞋垫”这种产品行销十余年,以至于撑起一个横跨化妆品、保健食品、医疗行业的百亿商业帝国?

中国政府从2002年就致力于打击食品、保健品虚假和夸大宣传,可以说每两三年就有一次集中专项整治行动,在这类行动中,官方往往将这一现象归为少数商家违法违规,以及少数监管部门执法不力。但是,如果十多年来都没有将这“少数”商家整治好,而且它们还越做越大,就需要反思深层次的原因了。

稍加观察就不难得出,这些敢于“宣传”的企业,无一不是把“弘扬民族医药”挂在嘴上、写在官网上。这其中有一个极为诡异的逻辑,似乎只要是来自“民族医药”的产品——无论是否官方批准的还是民间的,都被默认为“有效”,如果你反对这些、质疑这些产品,就会被盖上“反对传统文化”的帽子。

然而,决定一款产品是否有效的是科学,不是文化。不管是火疗,还是中医药,我们都应该知道,没有任何一种“民族医药”“传统疗法”是天然有效的,我们首先应该默认它是无效的——除非你能拿出确凿的科学证据证明它有效,这种证据,不能是一纸典籍,不是“传承千年”的空谈,而是扎实的临床实验。如果我们没有从官方到民间都确立这种思想,骗子就永远有行骗的土壤,如果再加上某些地方政府的保护,那么这类骗子企业想不壮大都难!

《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里写到:4岁小女孩周洋罹患癌症,在多番治疗无果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药神”——权健,但这家凭借天价保健鞋垫和负离子卫生巾起家的公司,不仅没能让小周洋的病情好转,反倒因此恶化,失去宝贵生命。

如果事情到此打住,《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恐怕还难以触动人心。


匪夷所思的是,在小周洋奄奄一息时,她的照片离奇地出现网络上,说已经重获新生。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现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出一副画面,魏则西如果当时不是住进了莆田系医院,而是住进了权健医院的话,现在会不会也在网上流传着他的灵魂对大家说“权健治好了我的病,我之所以死了,是因为我过度劳累,累死了,与权健药无关”之类的网文呢?


随着权健危机的越演越烈,近日,权健集团赖以发家的医疗保健直销产业陷入舆论漩涡,被网友扒出早年权健老板束昱辉接受专访的时候,曾自曝足球队内外援用权健膏药。同时队内国脚王永珀也曾发微博说:我在用权健膏药做治疗,相信很快就会康复。不过今日他已将该微博删除。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我们吃光群众就擦亮眼睛,防止自己家的老人被洗脑,进入权健加盟店消费的同时,继续等事件的落幕吧!

QQ图片20181227080206.png

最后,我想说下癌症这个大话题,目前在医学界的所有医生都不敢说,得了某一癌症可以治愈,而权健敢说,当然,如果权健真的是收购的药方是古方的话,可能会对某一种癌症有疗效,但绝对不是对所有的病都有效的,不管是权健,还是其它商家,只要敢说卖的产品可以治愈癌症,绝对是骗子,骗钱的无疑!